全国首所希望小学现状调查:面临师资队伍老龄化困境

全国首所希望小学现状如何?安徽省六安市金寨县希望小学学校里50岁以上、临近退休的老教师占相当大的比例。而金寨县教育局基础教育科科长田开永也表示,不少希望小学都面临着师资队伍的老龄化的困境。

  原标题:全国首所希望小学现状调查:硬件飞速提升,师资力量是短板

  9月5日,全国第一所希望小学——安徽省六安市金寨县希望小学迎来了第27个新学年开学。

  从一个最初由祠堂改建的教室,到两层小楼,再到如今拥有数栋校舍与多媒体教学设备及标准化操场的现代学校,27年间,金寨县希望小学的变化翻天覆地。

  但在硬件设备飞速提升的过程中,金寨县希望小学仍无奈地面临着“软件”层面的问题,教师老龄化、留不住教师、缺少专业课教师……师资问题,紧紧地扼住了这所山村小学的发展。

  “我们学校由于编制满额,已经10多年没有新进过教师了,所以产生了年龄断层,同时,由于老教师尚未退休,学校又不能大量招聘能迅速适应新教学理念和模式的年轻教师。”

  金寨县希望小学校长董泽河告诉澎湃新闻,学校里50岁以上、临近退休的老教师占相当大的比例。而金寨县教育局基础教育科科长田开永也表示,不少希望小学都面临着师资队伍的老龄化的困境。

  与老龄化同时存在的,是年轻教师留不住。

  金寨县油坊店中心小学校长林甦说,近几年来,学校补充的特岗教师数量总体比不上离开的人数。“老师不稳定,我们每年对老师的配置都很着急。”

  从土墙瓦房到现代化学校

  沿着高速公路从群山中穿过,经过了1个半小时的车程,才从金寨县县城赶到位于南溪镇的金寨县希望小学。9月5日早上7点半,这所有27年历史的希望小学门口停满了前来送孩子上学的助动车,本就狭窄的道路,被挡去了一半。

全国首所希望小学现状调查:面临师资队伍老龄化困境

  和学校周边的建筑相比,金寨县希望小学的教学楼显得有些鹤立鸡群。宽阔的操场后是5层的主教学楼,左手边则是综合楼和宿舍楼。主教学楼的正面悬挂着“爱心楼”三个大字,凸显出希望小学的特点。

  “简直不敢相信,在山峦叠翠中,竟然隐藏着这么一所现代化的小学。”2016年7月,上海大学新闻学院学生郑立蓬和同学们来到金寨县希望小学开展社会实践时,曾惊讶于学校完善的硬件设施。

  在1990年前,金寨县希望小学还叫南溪镇中心小学,校舍只是镇上的一座祠堂。

  “原来的学校就是土墙瓦房,屋顶漏风漏雨,窗户上也没有玻璃,到了冬天,老师们就用半透明的皮纸把窗户糊上,有时窗户纸破了,寒风就从破洞处灌进教室,冷得不得了。”

  1988年就在南溪镇中心小学任教的教师杨先铭告诉澎湃新闻,校舍所在的祠堂建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青砖黑瓦,教室连电都没有,每逢阴天下雨,不仅到处滴水,屋内光线也特别差,“学生甚至看不清黑板上的字。”

  而那时,教学设备也相当简陋,“教室里只有一块黑板,几支粉笔,学生上课都要自带课桌板凳,什么都没有,连买粉笔的钱都缺,每天值日生擦好黑板后,要把粉笔灰收集在一起,交给老师,老师再加水调匀,灌倒小竹筒里,晒干晾好,再继续用。”

  1990年2月,经过共青团中央、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的考察,决定在金寨县南溪镇建一所希望小学。仅3个多月,一栋两层小楼就出现在了南溪镇中心小学的原址上,而学校更名为金寨县希望小学,中国的第一所希望小学。

  从此,金寨县希望小学终于从乡间祠堂走上了规范办学的正轨。

  14年后,学校的办学条件再次迎来了发展。现任校长董泽河说,2004年学校收到了来自社会团队近200万元的捐助,在原先小楼的位置,盖起了一栋2500平方米的主教学楼。“教室明亮,课桌椅齐备,那时教学楼就是周边最高的建筑了。”

  2013年,“班班通”系统(联网的55寸交互式电视一体机)安装进了学校每间教室。2015年至2016年,学校又修建了标准化篮球场、足球场,并建设了计算机室、音乐室、实验室等专业教室。学生数量也从1990年初建时不到300人增加到现今的1598人。

  编制问题困住希望小学

  教学硬件逐年提升,然而教学质量却没有太大提高,师资成为了金寨县希望小学以及金寨县其他小学进一步提升的瓶颈。

  “部分教师年龄偏大,接受新事物的能力较弱,不愿意学习使用新设备。”1989年从事教育事业、现任金寨县油坊店中心小学校长的林甦说,要求学校教师用好这些先进的设备,其实并不容易。

  他告诉澎湃新闻,现在学校里50岁以上、临近退休的教师占相当大的比重,“30到50岁教师的数量非常少,这对学校正常教学的持续开展是一个隐患。”

  谈及希望小学未来的发展,金寨县教育局基础教育科科长田开永也说道,不少学校都存在师资队伍老龄化的现象。

  除了老教师,学校里也有一批二三十岁的年轻教师,但这些年轻教师的专业素养,依旧让校长们担忧,“每年县里都会招收特岗教师,但这些教师通常不是师范专业的,他们需要较长时间的培训才能了解并掌握教育教学技能。”

  缺少专业教师也是各个希望小学的通病,董泽河说:“学校开展素质教育需要专业的教师,可专业教师的数量往往无法满足学校的需求。同时,由于主课的教学缺少教师,专业教师还不得不再兼教一门主课。”

  青黄不接,专业不强,在分析希望小学师资力量时,董泽河告诉澎湃新闻,其中一个原因,就是编制受限。

  根据2014年《中央编办 教育部 财政部关于统一城乡中小学教职工编制标准的通知》的规定,县镇、农村中小学教职工编制标准将统一到城市标准,小学教职工与学生比为1:19。正是这一编制要求,困住了希望小学的发展。

  董泽河说:“我们学校由于编制满额,已经10多年没有新进过教师了,所以会有年龄断层,同时,由于老教师尚未退休,学校又不能大量招聘能迅速适应新教学理念和模式的年轻教师。”

  工作41年的金寨县梅山镇马店小学校长吴以宝给澎湃新闻算了这么一笔帐,按照比例,学校只能有10多名教师,然而学校开设音乐、美术、体育课程,就至少需要3名专业教师,“如果这3名教师只教专业课,那剩下的教师就要负担全校6个年级200多名学生的语文、数学、外语等课程,显然工作量太大了。”

  学校教师数量受限,也为教师脱岗培训增添了困难。董泽河介绍称,目前学校教师教学任务比较重,某位教师参加脱产学习培训,就意味着别的教师必须分担他的工作。

  招的教师数量比不上离开的人数

  除了师资力量短缺,山村里的希望小学还面临着更为严峻的挑战——留不住教师。

  据董泽河介绍,从2009年开始,金寨县希望小学接收了大约二十多名特岗教师,但陆陆续续,四分之一的教师都选择了离开,其中不少是通过选调考试,进入了县级以上的学校任教。

  2013年9月,肖莉通过特岗教师招考来到了金寨县希望小学任教。但待了不到3年,今年8月,她就通过县里的选调考试进入县思源实验小学任教,对于离开的原因,她回答得很干脆:“提升自己。”

  她说,虽然也很舍不得金寨县希望小学,但由于家在县城,自己希望能有一个更好地发展,还是选择到县城教书。

  宋海浪和肖莉同样,今年从金寨县希望小学被选调到县城任教,“一方面县城离老家肥东更近,另一方面,也有了一个更好的居住环境。”

  “虽然比起同等级别的学校,学校(金寨县希望小学)硬件设施还不错,但乡镇学校和县里、市里、省里的学校还是有一定距离的。”对于现在乡镇学校年轻教师流失的现状,宋海浪认为最主要原因还是“人往高处走。”

  作为油坊店中心小学的校长,林甦也同样面临着教师流失的问题,据他介绍,近几年来,学校补充的特岗教师数量总体比不上离开的人数。“老师不稳定,我们每年对老师的配置都很着急。”

  “我认为这是一个正常现象,国家政策不像过去铁饭碗,现在人事比较灵活,对年轻老师很人性化。但从管理的角度,我们希望能更稳定,能把年轻教师留下来。”林甦说。

  董泽河介绍,特岗教师的聘期为3年,大致等同于从一名教育新兵向成熟教师转变的时间,接下来,这些教师就可能去谋求新的发展。尽管学校通过为新教师配备周转房、公租房,提供艰苦补贴等方式,尽力为教师提供更好工作生活环境,但新教师流失现象却始终存在。

  “乡村的工作生活环境相对艰苦,教师希望去生活条件更好的城区教书,这也无可厚非。我现在只能告诉新教师,即便要去别的学校,也要有过硬的教学技能,希望他们留在学校这几年能教好学生。”

责任编辑:曹荣梅
相关文章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