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习生成临时工后又一背锅侠 无处安放的实习生

出了差池的时候,实习生出场的概率总比较高,堪称临时工之后的又一“背锅侠”。何处安放实习生,实习生如何自处,这都是问题。行业不同,苦衷各异。想想电视剧里的关雎尔,天天被进度追着赶着,是能快速进步,但根本不可能静下心沉淀自我。

  原标题:背黑锅的实习生是“贵圈真乱”的注脚

  前些时候,有个长着一张金喜善脸的女壁画师被喷成了筛子。年轻貌美,在一座寺庙修了两年壁画,这两个元素凑一块儿,根本就是冲着当“网红”的节奏去的。可惜还没红两天,就被痛斥修复手法不专业,名为修文物,实则毁文物。闹腾了好一阵子,总算有了个“结论”:壁画师是实习生,已经离开了公司。

实习生成临时工后又一背锅侠 无处安放的实习生

  又是实习生!出了差池的时候,实习生出场的概率总比较高,堪称临时工之后的又一“背锅侠”。当然明白人都知道,拿实习生说事儿,简直是自杀式的公关行为。如此责任重大的工作,就这么交给实习生,这公司靠不靠谱,还用多说么?

  何处安放实习生,实习生如何自处,这都是问题。行业不同,苦衷各异。像电视剧《欢乐颂》里的关雎尔那样的实习生,一心想着转正,加班累得找不着北,时刻处在丢饭碗的恐惧中,除了工资,干的活儿、担的责任和普通员工好像区别也不太大。这种高压的实习模式可能称不上健康或者公平,但它已经成为转正的渠道,也有明确的规章制度支撑,只能让人感慨一下生活多艰。

  我所在的媒体行业情况大不一样。媒体实习生几乎是零报酬,实习内容也是以学习观摩为主,参与度深浅因人而异。通过实习直接转正的机会不算太多,从功利角度说,实习的投入回报比并不“划算”。不客气地说,很多实习生不是很在意能学到什么,只求将来能在求职简历上加上一个看上去“高大上”的机构名称,如果有篇署名发表的文章,自然更好。很多怀揣理想主义情结的同行对此深表痛心,我倒觉得无需过于悲观。毕竟,敬业诚恳的实习生也不少,身处一个浮躁时代,非要为顺应“潮流”的精致利己主义者痛心疾首,何苦呢!

  要我说,“刷简历”的实习生看起来“精明”,其实特别亏。“没有直接入职机会”的另一面,其实是可以纯粹地、毫无负担地学习技能、吸收养分。人生总共就那么长,能有多少这样的机会啊!如果不是处于毕业求职期,不好好珍惜实习机会,是不是傻?想想电视剧里的关雎尔,天天被进度追着赶着,是能快速进步,但根本不可能静下心沉淀自我。

  能不能有所收获,也不全然由实习生说了算。我懂媒体实习生的困惑:整理录音、查找背景资料这样的工作占了大头,太不高级了,能学到啥呢?如果实习指导老师仅将实习生视为扒录音、找资料的助理,那实习生确实有点悲摧。能有什么领悟,只能靠自己的勤奋和造化,实习变成了自习。

  我在当实习生的时候很幸运,实习指导老师都诚心对待实习生。整理录音的工作没少做,每次交完活儿,得来的除了客套的一句“辛苦”,还有三言两语的点拨:这个问题我当时为什么这么问,采访对象的那句话最关键,要是他回避你的问题可以怎么办。我也常被鼓励独立写稿,给署名,但实习老师们也担负起责任,我写出的稿子里几乎每一处关键细节,实习老师都会反复核实。我知道,这是敬业,而且如果真的出了问题,我也不会担心自己被拖出去背黑锅。

  这里就涉及实习生和实习老师的关系定位了。二者之间,是雇佣关系么?实习生本身能参与的工作就有限,置于纯粹的雇佣关系之下,极易沦为廉价甚至无偿的劳动力。是师徒关系?看起来像,但毕竟工作机构不是学校。或许,介于师徒和工作伙伴之间的关系,是比较理想的状态,能够传道授业,也能以相对平等的姿态沟通与合作。

  这个状态听起来挺美,但仿佛有点虚幻。它太仰仗实习老师的职业精神和个人素养了,万一遇上个“甩手派”,实习生就只能自求多福了。不管在哪个机构、哪个行业,靠谱的师傅自然关键,但还是需要相对成熟的实习生培养机制,哪怕是约定俗成的不成文规矩也好。不然,想从实习中有所收获,那就只能靠撞大运了。

  成熟机制既是一种规范,也是一种保护。所有的关系中都存在权力结构,任权力及其背后的心理优势蔓延,问题就不光是实习质量不高那么简单了,比如发生记者性侵实习生的丑闻。好的行业生态必须有规矩加持,责任义务都清晰,禁区也明确,这样才能保证实习生和机构之间不相互利用,实习生不会动辄沦为“背锅侠”,或者“贵圈真乱”的一个注脚。

责任编辑:杨菲菲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