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政经 > 正文

广东一副局长被上司锤杀冰冻十年 妻子只为讨个说法

遂溪县海洋与渔业局副局长陈振华被上司用扳手锤死,死后在遂溪县殡仪馆冰冻了近10年。近10年来,陈振华的家属一直在执着等待民事判决,妻子陈桂英坚持称,她希望陈振华被人们记住。为讨说法而任由遗体冰冻十年,让人唏嘘,这其中消耗的社会资源,由谁埋单,不得而知。

  原标题:一个被锤杀后冰冻了10年的“副局长”

  谁也没想到,陈振华死后会躺在遂溪县殡仪馆近10年,不能入土。

  陈振华生前是遂溪县海洋与渔业局副局长。2007年1月3日,他在办公室被上司宣雄杀害。尽管宣雄已判死缓,但案件的民事判决部分至今悬而未决,这成为陈振华迟迟不能入土的直接原因。

广东一副局长被上司锤死

  近10年来,陈振华的家属一直在执着等待民事判决,妻子陈桂英坚持称,她希望陈振华被人们记住。

  陈振华在遂溪县殡仪馆躺了10年,妻子陈桂英从没有去看过他,她也不曾打听过陈振华被冰冻的具体位置,她不敢再看丈夫一眼,“看了他也回不来了”。

  陈桂英对陈振华最后记忆停留在2007年1月3日。陈桂英赶到医院,见到了陈振华最后一面:他的头部被打烂,满脸是血,因为失血过多,整个人都蜷缩起来了。陈桂英当场晕过去了,她自己还被抢救了好几回。

  没有送达的通知书

  遇害当天6时,陈振华按平时的作息起床,他煮了白米粥,配菜是咸鱼,当天,局里安排陈振华值班,8时前,陈振华拿了摩托车钥匙,穿上鞋就走了。这一走,成了陈振华与陈桂英的永别。

  2006年12月30日,遂溪县组织部到海洋与渔业局考察,组织部走后,宣雄就听到议论说,陈振华要当正局长,而且陈振华在多人面前收扰人心,声称做局长比自己做得更好。宣雄听后心里很不舒服。

  陈振华也感觉快要“扶正”了,他从2001年3月调回遂溪工作,一直担任副局长,口才好,有亲和力,这次考察他拿到了92分。陈振华心情大好,元旦,他和朋友组了局打了两天牌。

  但陈振华没有想到,宣雄正在谋划一场杀害。

  “陈振华这个家伙,我还在任,就来抢我的位置,不能让他这么威风。”12月31日,宣雄在县委对面的五金铺买了一把扳手放在办公室抽屉里。

  1月3日,宣雄比陈振华来得还早,8时左右,宣雄就来到办公室打开了电脑。不久,宣雄看到陈振华从自己办公室走过。宣雄看到陈振华,又想起之前的传闻,“越想越恼火,越想越激动,杀死陈振华的想法又冒了出来”。于是取出扳手和一把裁纸刀,装在裤袋内,走进陈振华的办公室。

  陈振华正在摆弄刚刚配置的新电脑,宣雄一边走向陈振华,一边与他说话,分散注意力,趁陈振华不备,宣雄从裤袋里拿出扳手用力朝陈振华后脑砸去,陈振华应声倒下,宣雄又朝陈振华头部打了几下,陈振华不动了,随后,宣雄取出裁纸刀,割开陈振华双手腕的血管,见他已死亡,宣雄就带上扳手和裁纸刀骑摩托车回到家中。

  10时多,宣雄打电话给妻子李某明,对她说,“我在办公室杀死了一个姓陈的副局长。”李某明很震惊,打电话给妹夫,让他去办公室看看。后来,家人劝宣雄去自首,一起去了公安局投案。

  遇害之后,陈振华就冰冻在遂溪县殡仪馆。2007年12月13日,湛江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宣雄曾患轻性抑郁症,但在作案时并非处于发病期,具备完全刑事责任能力,宣雄罪行显属极其严重,虽有自首情节,难以对其从轻处罚。宣雄被判处死刑,赔偿350208元,一个月内付清。

  宣判12天后,宣雄向广东省高院递交了《刑事附带民事上诉状》,恳请改判。

  利息从哪天算起

  宣雄的上诉包含了民事诉讼,但陈桂英始终没有接到法院的通知,她认为法院剥夺了她的知情权和辩论权,没有给她维护民事赔偿的权力,这为之后的纠纷埋下了伏笔。

  广东省高院二审判处宣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但陈桂英始终没有等来民事判决。

  2009年9月17日,陈桂英从湛江市中级人民法院领到了二审的刑事裁定书,她不知道,省高院其实未对民事赔偿作出判决。她想尽快拿到赔偿,于是,她向法院提出强制执行宣雄的财产。

  2010年6月9日,陈桂英收到湛江市中级人民法院转来的执行款21961.46元。

  2012年2月14日,陈桂英接到通知去办理执行款的手续,法官告诉她,“经过领导讨论同意给你转账361000元。”陈桂英顿时起疑,反问:“(赔偿)不是以判决书为准吗?”她此时还不知道民事判决并未做出。

  直至2015年8月12日,陈桂英才从法院复印拿到宣雄的《刑事附带民事上诉状》和最高人民法院的《刑事裁定书》。

  陈振华本来在2012年就可以入土为安。然而,陈桂英坚持民事赔偿的利息从2007年12月13日算起要求补判民事赔偿,宣雄则坚持从二审刑事裁定之日的2009年9月17日算起。

  2015年8月14日,湛江市人民检察院在《终结审查决定书》中给出了民事赔偿执行难的理由:省高院对附带民事部分未作出判决或裁定,致使一审附带民事判决至今未生效,导致湛江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没有依据。

  宣雄在法庭上接受审判。

  慢慢抹去的痕迹

  陈振华在等待的判决的同时,他往日的痕迹也在慢慢被抹去。

  2012年,陈振华留在办公室的荣誉证书、个人遗物都被处理了,连同他最后骑过的那辆摩托车也被卖掉,没有人通知陈桂英。

  两年后,陈桂英才知道了此事,“局里没有人提老陈(陈振华),忘记了这个人。”陈桂英一直坚持,她希望人们能记住他。

  陈振华留在家里的只有几件衣服,房子是陈振华夫妻二人花了36万买下来的二手房,2006年春节前,夫妻俩才入住,每天吃完饭,陈振华都会牵着陈桂英的手去散步。

  “砸锅卖铁都要讨一个公道。”陈桂英把工资全都用来打官司了,“10年没有买过一件衣服,菜都是邻居亲戚给的。”陈桂英的这份执着也是缘于与陈振华深厚的感情。

  陈振华1955年4月出生,比陈桂英大6岁,两人都是遂溪县人,他们在大学相识后结婚,毕业后陈桂英也调到了北海。2001年,组织部来北海引进人才,陈振华决定回遂溪,当时调令还是陈桂英给他带来的,回来以后,陈振华和陈桂英就住在租来的30多平方米的房子里,直到2006年买了一套二手房。

  至今,陈桂英还在等待那一纸民事判决书,“这样老陈才能入土为安,否则入土了也不安。”

  记者手记

  何时安息令人唏嘘

  广东舜华律师事务所石卫东介绍,宣雄提起了刑事和民事上诉,按照法律常规,广东省高院在做出刑事判决的同时也应该做出民事判决。他认为省高院刑事判决改判了宣雄死缓,留住了他一条命,或考虑2年后死缓若改成无期徒刑,方便受害者家属争取民事赔偿。石卫东曾代理过一个法律援助案件,死者家属提起了附带民事赔偿,法院判了死缓,同样是基于以后的民事赔偿来考虑。

  石卫东认为,湛江市中级法院先后两次强制执行转款,有利于原告,“做得不错”。他说这保障了受害者的权益。

  陈桂英难以放下与亡夫的感情可以理解,但为讨说法而任由遗体冰冻十年,也让人唏嘘,这其中消耗的社会资源,由谁埋单,更是不得而知。

责任编辑:赵新燕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