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野长城被抹平 文物局回应网友不了解长城修缮

辽宁葫芦岛一条“最美野长城”被砂浆抹平,这条被誉为“最美野长城”的小河口长城是全国文物重点保护单位,起伏的墙垛与野性风貌被硬化路面所取代,遭网友质疑。绥中县文物局相关人士回应称,此次长城修缮使用的材料并不是砂浆,网友不了解长城修缮的工艺。

  原标题:辽宁“最美野长城”被砂浆抹平 修缮被指“比破坏还可怕”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近日,一条“最美野长城被砂浆抹平,700年历史的国宝面目全非”的帖子在网上引发热议。这条被誉为“最美野长城”位于辽宁省绥中县永安堡乡小河口村。

  小河口长城是全国文物重点保护单位,始建于明洪武十四年(公元1381年),这里的长城因为远处深山老林,鲜为人知。近年来,随着在登山爱好者和摄影爱好者中口口相传,小河口长城也因此小有名气。

  网帖中发布的照片显示,有一段长城的城墙顶面经过修缮后,被一层灰色物质覆盖。发布帖子的网友“魏永贤”在帖子中说,“小河口长城被人用砂浆抹平了,原本残缺的垛口墙等都被抹平了,野性十足的长城成了被硬化的‘路面’。”那么事实真的如网贴所说的那样吗?

\

  填平之前

\

  填平之后

  被抹平的长城给网友“馨馨叶”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2015年10月31号,她与朋友来到小河口长城游玩。她在微博上留言说:“看到修整后的一段,感觉就是破坏”。

  网友“馨馨叶”说:“感觉很不舒服,尤其是长城原来的砖和坡都很陡,它现在被抹平之后,你就得靠鞋才能支撑住,靠鞋底的纹路才能走上去,要不就滑呀。原来它是砖,摩擦力肯定要好一些,现在被抹平之后,特别滑。”

  在发布到网上的帖子里,网友“魏永贤”说,“这种修葺,还不如不修,简直比破坏还可怕。”昨天,有媒体报道,绥中县文物局相关人士回应称,网友提及的“最美野长城被砂浆抹平”说法并不准确,此次长城修缮使用的材料并不是砂浆,网友不了解长城修缮的工艺。

  而对于当地文物部门的回应,魏永贤昨晚表示:“从表面看是砂浆,我也不太懂在考古方面是什么特殊材料。我只能从表面看,好像是石灰掺了沙子那样。”

  从2001年起,居住在小河口村的刘福生,一直坚持着开展保护长城的工作,也正是他,把小河口长城修缮前后对比的照片提供给了魏永贤。说起被抹平的长城,刘福生仍然心疼不已。“三岁小孩都知道长城不应该这么修,哪有是平面的?那不是砂浆,那是水泥、白灰和土,抹了薄薄一层,手指甲那么厚。叫长城就应该带垛口,它把垛口都去掉了,去平了。”

  更让刘福生难过的是,在修缮过程中,一些长城上原有的构件甚至被随意丢弃。“现场就在那儿搁着呢,大石头谁搬得了。实际上,魏永贤发表的那些照片说得比较轻,那都是次要的。长城,它把它所有突出部分都去掉了。那人要把胳膊腿都拿掉了那还叫人吗?”

  2015年10月12号,摄影师高锦旭就在小河口长城拍到了两张长城构件被丢弃在墙下的照片。“丢弃的就有长城镝楼的圆形拱门。原来的拱门坏了,拿什么对付上去的我不太清楚。结果把这个发红的拱门给扔了,就不管了。第二张,古长城底下应该有拴马桩的槽眼儿,就扔在长城镝楼下了。”高锦旭告诉记者。

  国家文物局网站今年4月公布的《关于长城绥中锥子山段1号敌台-3号烽火台修缮工程方案的批复》明确要求,长城保护维修必须遵守不改变文物原状和最小干预的原则,严格控制各类干预措施的实施范围和工程量,妥善保护长城遗存的真实性、完整性和沧桑古朴的历史风貌。

  昨晚,辽宁省文化厅副厅长丁辉在接受中国之声采访时表示,如何评估长城修缮工程的结果,将取决于专家给出的专业意见。程序上没有问题,至于维修取得的效果,就看专家怎么定。那只是那段长城中的一小段,抹平只是其中的一种方式。不是所有的都能这么做的。修的时候效果好不好,现在也不知道。不好的话,下一步就调整。

  长城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文化遗产。2006年9月20号,我国出台了《长城保护条例》,这也是目前世界上唯一一部对已建的文物颁发的国家级法律文件。《条例》颁布十年来,长城整体保护管理状况得到了较大改善。然而,长城保护仍面临着诸多问题,包括自然损毁的加剧、人为破坏行为依然难以禁绝等等,长城的保护管理工作仍显得力不从心。那么该如何保护好老祖宗留下的这份宝贵遗产,

  在国家文物局网站公布的《关于绥中锥子山长城小河口段1号敌台-3号敌台段修缮工程的意见》中,意见首先要求工程方案应明确拟实施修缮的相关段落的长城认定编码和拟修缮长度,以及单体建筑的长城认定编码。

  那么什么是长城认定编码?简单来说,长城认定编码就好比是每个人的身份证号码。著名长城专家、中国长城学会副会长董耀会说,长城认定编码是国家在做长城资源调查时做的编码,就是在数据库里的一个编码。国家公布的长城资源调查结果就是,明代的长城8851.8公里,和历代的长城21196公里。国家认证、有编码的长城,才是世界文化遗产和国保单位。作为长城,各级政府都有义务对它进行保护和维护。

  在一些人看来,长城就是八达岭、居庸关、山海关等著名的景区,然而它们占整个长城的10%都不到。其余的长城,湮没在无人问津的地方。这些被称作“野长城”的长城,在自然和人为的侵袭下,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消失。董耀会表示,对于所有长城的保护,并不会厚此薄彼。文物系统面对长城整体都是一样的。民间把没有建成旅游景区、不需要买票进去的长城叫野长城,实际上这个称谓跟文物系统没关系。

  董耀会还强调,长城的修缮必须要进行,在修缮过程中要坚持最小干预的原则。“很多地方的长城由于时间太久远,自然地毁损也很大。可能跟人一样,年纪越大健康状况越差,长城也是时间越久远,出现的问题越多。所以对长城抢险性的修缮是必须进行的。现在国家在长城修缮的时候要求,都是以抢险加固最小干预为原则。所谓最小干预就是,它已经濒危了,要倒塌了,通过我们的修缮过程使得快要倒塌的这部分墙体不要再倒塌了,使它能长久的传下去。

  长城的维修和维护都需要资金投入,这恰恰也是当前长城保护的一大短板。董耀会认为,对于资金的合理分配和使用仍然有很大的提升空间。现在,长城的修缮更多集中在大工程上,像小河口这种。其它保护性修缮的地方,比如离小河口很近的一个山顶上的楼子裂了,其实花很少的钱把裂缝处理一下,这个楼子就保护起来了。搞大工程的钱由中央财政出,日常维护的钱由地方政府出。但是,很多长城沿线地方政府都比较困难,历代长城所在的404个县里面,50%以上都是贫困县。在财力相对薄弱的情况下,地方政府很难拿出这笔长城日常维护的钱,但是日常维护从中央财政又出不来钱。

  两天前,国家文物局副局长顾玉才透露,国家文物局正在组织编制长城的总体规划,未来将对重点长城段落进行重点维修,同时加强对没有开放,或者是没有进行维修的长城,也就是俗称的“野长城”的管理。此外,要进一步调动社会力量参与长城的保护工作。

责任编辑:谭雅文
相关文章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