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称中国正在赢得宇宙竞赛 将成新的太空超级大国

美国《大众科学》杂志2016年9月号发表文章《中国正赢得宇宙竞赛》。文章介绍了中国近年来在航天开发方面的进步。作者表示,虽然中国在“太空竞赛”领域投资目前还不如美国,但将在未来成为新的“太空超级大国”。文中认为,中美将不得不联合为拥挤的新太空时代制定新的规则。

  原标题:美媒:中国正在赢得宇宙竞赛

  美国《大众科学》杂志2016年9月号发表文章《中国正赢得宇宙竞赛》(China's race to space domination)。文章介绍了中国近年来在航天开发方面的进步,文中称:“中国将在我们之前重返月球;他们将派人在其他天体上行走,而我们不会”,认为虽然中国在“太空竞赛”领域投资目前还不如美国,但将在未来成为新的“太空超级大国”。文中认为,中美将不得不联合为拥挤的新太空时代制定新的规则。

美媒称中国正在赢得宇宙竞赛 将成新的太空超级大国

《大众科学》杂志配图

        以下为文章全文:

  在这个十年结束前,人类将抵达他们从未去过的地方:月球的背面。月球黑暗的一面——它永远背对着我们——此前那里一直是神秘的,没有人造物体曾经在那里表面着陆。这一任务将是工程学的奇迹。需要几百吨的火箭(飞行38万公里),一部机器人着陆器、一个无人月面车,它将使用各种探测器,照相机、红外光谱仪来揭开埋藏在土地里数十亿年的秘密。这一任务还将首次探测月面氦-3储量——聚变能源的可靠材料。而正计划在这个历史性的旅程中在月球表面插上旗帜的国家,是中华人民共和国。

  在多年的投资和按战略计划行动后,中国正在成为太空超级大国的路上昂首前进——而且可能将成为占优势的那一个。上面提到的嫦娥4号月球任务只是它远见和雄心的一个例证,他们将把太空变成民用和军事的领地。现在,中国的卫星已经在为中国的飞机、导弹和无人机提供导航,同时也在观察着外国军事基地——以及农作物长势。他们的太空任务数量不断增长,中国的火箭和太空人正成为民族自豪感的源泉。

  “中国将太空能力视为全球领导情况的指标,”美国华盛顿大学太空政策研究所创建者约翰·罗格斯顿(John Logsdon)表示,“这让中国在一个与超级大国地位有关的领域内取得了合法权利。”

  中国预计的太空投资现在还没有美国NASA高,后者今年获得的投资是193亿美元。但中国使用有限的资金取得了最大的效果。在去年,他们进行了19次成功的太空发射——仅次于俄罗斯的26次,比美国的18次要多。在下一个十年内,我们会看到中国各种各样的宇航任务,和NASA以前的那些一样——或者更好,包括量子通讯卫星,以及21世纪30年代前半期的载人登月任务。

  让中国人登上月球,他们将加入一个仅有两个国家的俱乐部。这将重新定义21世纪的太空——军事上、经济上,以及政治上。他们现在有许多计划,重型运载火箭、载人空间站,以及世界最大的卫星星座系统——包括拍照和导航用途。同时,美国——尤其是在载人航天方面——几乎没有什么新动作。

  “我不担心中国突然一个蛙跳,蹦到我们前面去,”华盛顿的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领导詹姆斯·刘易斯说:“我担心的是我们分心去做别的,当我们清醒过来的时候才发现他们已经在太空中处于优势。”

  和美国太空市场一样,中国主要依靠与国家主导的航天企业,与中国航天局合作,在军事和非军事领域扮演双重角色。中国的太空企业中包括航天科技公司(航天飞船的主要制造商),它旗下的运载火箭研究院(他们发展了长征系列火箭),空间科技研究院(主要设计中国的卫星),以及航天科工集团,这是一家国防承包商,他们制造了许多包括原子钟和导航卫星在内的产品。

  中国的火箭时代从一开始——讽刺性的,就和美国联系在一起。中国的火箭之父,钱学森。他在1935年进入麻省理工学院,并加入了曼哈顿工程,稍后成为著名的喷气推进实验室的共同创办人之一。但在麦卡锡时代,他被指控为共产党同情者,随后被软禁了5年。1955年,他回到中国,并被视为英雄。他随后领导了中国的弹道导弹和太空火箭项目。事实上,中国仍然在使用他所领导发展的长征火箭来发射他们的太空系统。

  从80年代开始,中国开始发射复杂的通讯和情报卫星,并开始向其他国家提供廉价的卫星发射服务。他们还开始进行了一个太空人训练项目,并开始建造载人任务舱和航天飞机。2003年,他们成功发射了首架载人飞船,神舟5号,第一位太空人杨利伟在太空中停留了21个小时。中国听到了太空竞赛的发令枪。从那之后,中国开始了快速的跃进:多人太空任务,太空行走,以及,2011年他们发射了第一个空间实验室天宫1号。明年早些时候,他们还要发射他们的第一代空间货运飞船天舟1号,这意味着“重型火箭”。这艘货运飞船将与已经发射升空的中国空间实验室对接,并提供补给物资用于空间科学试验。

  如果这些听起来好像还是在重复那些几十年前已经有其他国家(美国和苏联)进行过的壮举,那么如果你考虑到一些新科技,例如中国的量子通讯卫星,这种即视感就会被摔碎了——在你阅读本文的时候,那个卫星已经在轨道上了。它的全称是空间量子科学实验卫星,量子卫星是人类第一次尝试,在卫星和地面站之间传送光量子加密信息的尝试。通过利用缠绕量子进行加密的信息,将可以保证信息不被截获或破译,任何尝试截获信息的行为都会触发警报,这让量子加密技术理论上坚不可破。

  在一个全球电子监视的年代,量子通讯网络将可能让最先进的信息攻击行动失败,这将允许中国军方和情报部门的部队和间谍之间安全传递信息。只要中国还是仅有的可以通过量子通讯穿过大气层传递信息的国家,它就将享有科学和战略安全优势,同样也将增强其经济安全性:量子卫星研究者的长期目标就是保护金融安全。

  中国提升太空实力已经,并且将继续增加北京和华盛顿间的地缘政治摩擦。在这两个国家之间互相贸易联系已经深化的情况下,它们仍然将对方视为安全威胁。事实上,中国的太空项目已经多次在美国国防安全报告中被提到,这越来越不能让人轻松。正如美国和苏联在20世纪60-70年代所展示的那样,太空能力经常会影响到地面上的局势。登月在军事上的好处几乎是零,但其产生的地缘政治效果确实切实的。“中国将在我们之前重返月球;它们将让人在其他天体上行走,而我们不会,”刘易斯说。“现在美国看起来仍在太空中领先,但我们似乎在戴着桂冠休息了。如果其他国家突然惊醒并发现中国已经领先了呢?”

  中国的长足发展可能会导致太空合作关系的重新洗牌。中国近期的里程碑太空任务都非常稳定,而他们的目标非常坚决(例如无人探测火星),中国航天局“给许多国家提供了绝好的发展新合作关系的机会,让他们能够开展太空探索,”德国哥廷根大学访问教授,中国科技政策专家阿兰那·克罗利科夫斯基说。

  中国同样也在和那些不愿参加华盛顿自利的太空合作项目的国家提供机会。它提供了廉价和简单的进入太空的方法,他们已经在为委内瑞拉、老挝、尼日利亚、白俄罗斯这样的国家发射卫星。巴基斯坦已经开始使用中国的军用级卫星导航系统,这意味着中国也将把共享太空情报作为未来发展联盟关系的武器使用。

  如果按自己的节奏继续下去,中国将在今年发射试验性的天宫2号空间实验室,随后一组乘员将进入实验室并开展技术试验,这些研究对建设永久性载人轨道空间站有关键意义。第一个空间站的组件——天宫3号——是中国优先度最高的项目。它预计将在2022年发射升空,这对于中国太空研究来说将标志着一个全新的时代。天宫3号将能够支持3名太空人,并开展一系列科学研究。值得注意的是,中国航天局已经开始欢迎其他国家参加,向他们提供机会,可以帮助他们的航天员进入宇宙开展科学研究。

  考虑到国会禁止中美航天局之间的合作,美国显然不会在这些国家的行列之中。但是许多美国现在的太空合作伙伴却很可能很愿意。毕竟,如果美国和合作伙伴们按计划让国际空间站在2024年退役,那么中国就将成为唯一拥有空间站的国家。

  就如同冷战的时候一样,太空活动也能够促进和平,而不是相反。中国在军事和民用方面日益都和美国一样日益依赖太空,然而那里的自然环境充满了危险,这就创造了两国——以及其他参与太空活动的国家——保持至少是合作关系。现在全球都依赖于太空通信和导航,这是我们这个数字化时代的基础,这意味着中美两国应该合作,为日益拥挤的新太空时代制定新的规范,太阳系还是我们的公共草坪。至少现在还是这样。

责任编辑:徐睿明
相关文章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