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煤企去产能:中长期专项贷款解决企业债务问题

作为煤炭大省的山西,煤炭去产能的过程中,企业债务问题的处置成为关键。在去产能的过程中,企业负债压力上升。在纾缓煤企债务压力中,山西省差别化信贷政策中,提出了引导银行业在7家省属煤炭集团开办转型升级中长期专项贷款。

  原标题:山西煤企“去产能”日子如何?有中长期专项贷款纾困

  作为煤炭大省的山西,煤炭去产能的过程中,企业债务问题的处置成为关键。

  “2013年以来,由于煤炭行业市场运行受阻,产能过剩问题日益凸显,煤炭企业生产、销售、回款等环节的时间拉长,贷款期限与其生产经营周期严重不匹配,煤炭企业现金流严重不足,企业还款压力不断加大,信用风险不容忽视。”山西银监局局长张安顺在2016年第46期银行业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

  根据山西省的计划,2016年,将关闭退出21家煤矿,对16座未履行核准手续擅自生产建设的煤矿采取强制措施停止违法违规生产和建设。

山西煤企去产能:中长期专项贷款解决企业债务问题

  张安顺表示,银行业支持煤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防控金融风险的治本之策,关键是落实有扶有控差别化信贷政策,即“有扶有控”。重点扶优质煤企特别是省属七大煤业、扶优质煤企中的先进产能。对于落后产能及违规产能,要求银行业退出贷款或做好债权转移。

  截至目前,山西银监局指导银行业对辖区230户融资金额较大、有3家及以上债权银行的企业组建债权人委员会,其中煤炭企业债委会109个。

  中长期专项贷款纾困

  根据山西银监局的数据统计,省属七大煤炭集团是山西煤炭行业龙头企业,占用全省银行业融资的25%。

  在去产能的过程中,企业负债压力上升。在纾缓煤企债务压力中,山西省差别化信贷政策中,提出了引导银行业在7家省属煤炭集团开办转型升级中长期专项贷款。

  一方面实施贷款重组,将原短期流动资金贷款重组为转型升级中长期专项贷款。另一方面通过发放转型升级中长期专项贷款,对省属煤炭集团的合理融资需求予以支持。

  “对七大煤业的短期贷款,不是一下子重组为中长期贷款,而是到期后,根据企业的需要和银行的授信政策进行重组。”张安顺表示,在煤炭产能过剩的情况下提出转型升级中长期专项贷款,一方面是一行三会有相关政策,另外一方面则是煤炭企业发展的需求。

  今年4月份,一行三会发布《关于支持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中就提出,“积极创新中长期信贷产品,支持企业实施智能化改造和产品升级。”

  “随着经济下行,特别是煤炭行业企业产能过剩,煤炭企业生产、销售、回款等环节的时间拉长。在这样情况下,银行贷款期限和企业生产周期不匹配,这种情况下形成银行频繁的续贷、转贷,企业频繁申请转贷信贷,对企业和银行造成很大的成本浪费。” 企业需求方面,张安顺表示,在这样的背景下,出台对重点优质煤炭企业升级中长期专项贷款。

  在条件具备的情况下,山西选择了焦煤集团作为先行试点。

  建行牵头对焦煤集团组建债委会,在落实债委会机制的同时,为焦煤集团设计转型升级中长期贷款产品。

  建设银行山西省分行副行长宋佐军在发布会上表示,焦煤集团是建行银行总行的战略客户,不仅仅是对焦煤到期贷款做了续贷,还给焦煤集团新增2.45亿贷款和5亿元的理财。

  “这些都是按照焦煤集团生产经营周期的特点配置的中长期信贷产品。” 宋佐军称。

  数据显示,焦煤集团本部129亿元银行债务中,63亿元贷款全部落实到期后办理转型升级中长期专项贷款,66亿元理财产品到期后及时接续理财产品或办理转型升级中长期专项贷款。

  山西银监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王志刚则表示,对于升级中长期专项贷款,要根据企业生产周期对资金的需求,取决于银行也对借款企业的自主判断,将短期贷款都换成中长期专项贷款不切实际。同时,也要求银行业在转贷或者贷款重组时候,坚持风险缓释措施不减弱。

  109个债委会“有扶有控”

  解决大型企业债务问题,成立债委会成为各地一项首要工作。山西设立109个煤炭企业债委会,实施差别化信贷“有扶有控”。

  “‘扶’对煤炭产业来讲,是扶煤炭产业中的先进产能和优势企业。“控”是针对煤炭产业中落后产能和劣势企业。”王志刚对媒体表示。

  具体而言,山西省先进产能和优势企业集中在省属的七大煤炭集团,进行扶持。“控”的是落后企业,特别是严格控违规新增产能,对违规再建的煤矿和已经确定退出关闭的煤矿严格控制。

  宋佐军表示,建行在“扶”的方面细化成两类,一类支持类,一类维持类。“支持类”建行在166户煤炭企业中确定22户先进产能优质企业,进行增贷支持转型升级。

  对于22家优质企业的筛选,一是符合国家和山西省煤炭转型升级的政策要求。二条是一些“硬条件”,建设银行对先进产能定义,一般是产能一千万以上,产品质量、安全、环保要达到一定的要求。

  在“控”方面,例如对16座未履行核准手续擅自生产建设的煤矿及2016年拟关闭退出的21家煤矿均为省属七大煤炭集团的独立煤矿,涉及49.6亿元贷款,要求银行业适时保全或退出相关贷款。

  宋佐军在回答第一财经提问时表示,关闭的煤矿属于淘汰落后产能,这些煤矿都是隶属于省属七大煤企,这些贷款都得到了相应的化解,例如与母公司、其他企业进行了有序衔接,没有发生风险情况。

  同时,109个煤炭企业债委会也按照“一企一策”原则,研究制定可操作的稳贷、增贷、减贷、重组等方案。

  稳贷方面,山西银行业共为已成立银行债委会的109户煤炭企业办理转贷续贷1.07万笔、金额418亿元,已成立债委会的七大煤炭集团本部及其部分成员企业基本保持存量融资到期接续。

  增贷方面,109户煤炭企业提供表内外融资余额2154亿元,较年初增加54亿元。重组方面则共办理债务重组金额13.16亿元,发放用于支持煤炭企业兼并重组等并购贷款余额28.7亿元。

  山西银监局也为优质企业减轻财务负担,例如健全转贷续贷机制,合理确定利率水平,规范服务收费等来降低企业融资成本。

  山西银监局数据显示,全省银行业对煤炭行业贷款一般实行基准利率,对七大煤企基本实行基准利率,部分银行给予基准利率下浮10%~15%优惠,降低煤企融资成本。

  此外也鼓励银行业支持优质煤企拓宽融资渠道。截至目前,山西银行业通过承销或购买企业债、公司债等方式,向省属煤炭集团提供直接融资余额达2065亿元,较年初新增380亿元,增长23%。

  “煤炭去产能对银行业信贷资产影响刚刚开始,我们现在要下一个结论,恐怕还需要观察。就目前情况来讲,去产能对银行业直接影响不是很大,去产能长远来讲对银行业发展是有利的。”王志刚称。

责任编辑:王飞
相关文章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