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费公路究竟亏在了哪儿 为何上市公司不亏反赚

收费公路这一被公众认为“躺着就把钱挣了”的好生意,统计公报却显示非但并未赚得盆满钵满,多达29个省收不抵支,缺口最大的省份甚至达到479.8亿元。一家高速经营企业编制27人,实际却多达156人。而养护工程中的利益输送,也并非秘密。

       原标题: “收费公路收支为负”究竟“亏”在哪儿

  截至9月19日,北京、河北、广东、新疆等29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已公布了2015年度的省级收费公路统计公报。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度29个省区市收费公路收入平均超过七成用于偿还银行贷款本息,收支平衡均为负。其中,收支缺口最小的是安徽省,为1.2亿元,收支缺口最大的是河北省,达到479.8亿元

  收费公路这一被公众认为“躺着就把钱挣了”的好生意,统计公报却显示非但并未赚得盆满钵满,而且多达29个省收不抵支,缺口最大的省份甚至达到479.8亿元。公众缴纳的过桥过路费,连用于还贷尚且捉襟见肘。相比嫌贵的公众,默默承受巨亏的收费公路,恐怕才最该“哭穷”才对。

收费公路究竟亏在了哪儿 为何上市公司不亏反赚

  然而,收费公路亏损这笔账,与一些高速公路上市公司的财报其实很难对上号,高速行业2014年、2015年年报显示,其利润水平甚至远超金融、地产。当然,仅仅因为上市的收费公路很赚钱,便认定这是个赚钱行业,也并不全面,收费公路毕竟不只有发达地区盈利状况良好的高速公路,同样也有维护成本高但收入不高的西部公路,整体平均下来,出现亏损也未必全无可能。

  不过,即便如此,收费公路的这笔亏损账,其实并不能作为公路收费定价不够高、收费期还要无限期延长的依据。应当说,仅仅是账本,还远远不足以透露出收费公路的行业秘密。事实上,早有审计曝光公路收费的大量资金,其实并没有用于还贷,而是被挪用于建楼堂馆所,甚至投资股票。既然如此,还本付息支出是否被夸大,是否因资金的挪用与违约而导致还本付息支出比例提高,恐怕更值得追问。此外,无论是养护经费,还是运营管理支出,更是不乏水分。以人员工资支出为例,收费公司的高额福利,人浮于事、超编严重,都屡被曝光。例如,一家高速经营企业编制27人,实际却多达156人。运营管理支出高企,当然一点也不意外。而养护工程中的利益输送,也并非秘密。既然如此,收费公路的高额负债,究竟是如何形成的,当初签下的收费公路的建设维护账单里有多少水分,巨额收费公路支出,究竟是个什么“筐”,恐怕更值得追问。

  相比国内收费公路的哭穷喊亏,国外的收费公路却并不普遍,笔者曾经在英国自驾旅行,走遍英格兰几乎没有遇到过收费公路,前往牛津大学的路上才好不容易碰到一处收费站,问英国的朋友,这居然是英国唯一的收费公路,而在收费年数到期后,这条路也将由国家收回免费通行。相形之下,国内收费公路的“此费绵绵无绝期”,甚至边收边亏,实在太过奇葩。

  基于此,收费公路收支平衡均为负,不能想当然被当成哭穷涨价、延续收费的理由;恰恰相反,收费公路究竟亏在了哪儿,亏损账的背后,究竟有啥秘密,倒是更亟待追问到底。

责任编辑:吕膨江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