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拍是自恋的一种表征 人人自恋的时代是一种文明病

人人自恋的时代是一种文明病。这种病,在很多社会问题上也都有所体现。现在剩男剩女为什么这么多,为什么在婚恋关系中人与人彼此很容易看不上、瞧不起,说白了,也就是人太自恋了,太以自我为中心,没有形成普适的价值判断。

  原标题:人人自恋的时代是一种文明病

  最近,作家张辛欣介绍自己新书《选择流落》的时候说,“这是一个人人自拍人人自恋的时代”,但关于“自我”和“灵魂”的讨论却似乎太少,“我们不爱惜别人的生命,也不珍惜自己这副为人的材料”。

大清早的起来就自拍

  这些话给我带来强烈的共鸣感。现在很多人不分年少美丑,总在没完没了地摆弄自拍,这种现象让我也很不理解,有时甚至很反感。对此,张辛欣说得更狠,“我对网上无所不在的驴脸蛋自拍照,看着就反胃,千篇一律,眼圈都描得跟驴眼睛似的,模样彼此相似,亚洲男生也加入这种自拍行列,太娘了吧?”这话肯定会惹很多女性不高兴,当然,也包括那些伪娘们。

  我不是想借此来攻击自拍现象,来引起群愤,夺人眼球。我只是想不明白,有些自拍的人为什么会臭美到那种地步。长得不好看不是错,毕竟都是爹妈给的,可是,不好看还要出来搔首弄姿,破坏公共空间的审美环境,在朋友圈刷屏让人堵心,这真的让人很不爽,有种“丑人多作怪”的意味。最糟糕的是,对这种现象,那些朋友或熟人还要虚伪地进行一番点赞。我觉得,这种现象就是典型的没有“活在真实中”。

  自拍是自恋的一种表征。不得不说,现在很多人的自恋已近于病态。有些当领导的长得并也不比雷政富好多少,在权力强烈驱动下,自觉面若潘安,对女性搞起潜规则泰然自若;有些穷得只剩下钱,在财富光环的映衬下,掉进精英狂妄主义的泥潭浑不自知;还有些人胸无点墨,满肚草包,偏偏附庸风雅,涂抹几句打油诗就自封是文曲星下凡。这样的自恋背后,就是盲目自信,就是价值迷失,难以自醒。

  人人自恋的时代是一种文明病。这种病,在很多社会问题上也都有所体现。现在剩男剩女为什么这么多,为什么在婚恋关系中人与人彼此很容易看不上、瞧不起,说白了,也就是人太自恋了,太以自我为中心,没有形成普适的价值判断。如今才子佳人多寂寞,寂寞只因太自恋,拼完颜值比才华,才华看尽比财富,流于表面,太过功利,这样的婚恋选择注定太过脆弱。没有共同的文化观念,没有笃定的价值信仰,爱情即便步入婚姻,围城就是危城,很容易坍塌成一地废墟。

  婚恋如此,其他方面的问题亦如此。权力价值观不同,政绩观异化,做的又怎么可能都是德政,又怎么都能实现满足民众的善治;财富文化观不同,财富伦理自然不同,自然就会有人达则兼济天下,有人在巨富中耻辱地死去。说到底,过度自恋其实就是自我迷失,在这种情况下,人性表现或是继续停滞于阿Q那种太多投机、怯懦、麻木的状态,或是变成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迷失在个体利益为中心褊狭地带,或是面对群体性无知而缺乏个体的独立与自由。

  文明是文化的高级阶段。在人人自恋的时代,必须懂得寻找自我,必须在对别人的生命与价值保持尊重的同时,来守护一种更为理性、宽容、开放的文化价值观。对个人来说,懂得从疯狂自拍和极度自恋中走出来,才能实现人格的提升进而提升人生的境界;对整个社会和国家来说,也只有积极在现代化和全球化的价值体系中守护自身的文明,才能拥有真正的文化自信。

责任编辑:赵新燕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