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能过剩行业将是债转股重点 僵尸企业被剔出名单

记者梳理发现,产能过剩产业的央企和国企将成为本轮债转股的潜在目标。按照国家工信部今年8月发布的《关于利用综合标准依法依规推动落后产能退出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钢铁、煤炭、水泥、电解铝、平板玻璃将成为淘汰落后产能的重点行业。

原标题:债转股重启首例落子钢企,这些国企是新一轮债转股的重点  

        统计显示,按照申万行业分类,2016年半年报中,钢铁、铝、水泥、玻璃和煤炭的资产负债率分别达到67.73%、64.12%、56.17%、54.47%和54.02%。

  海通证券分析师姜超指出,过剩行业龙头企业将是新一轮债转股的重点,央企和省属大国企是主要的债转股对象。

  根据早前媒体报道,有望进行债转股的企业包括:因行业周期性波动导致困难,但有望逆转的企业;高负债的财务负担过重的成长型企业、过剩产能行业的龙头企业,以及涉及国家安全的战略型企业;但不包括僵尸企业、恶意逃废债的企业、有可能助长产能过剩的企业。而具有一定经营力能、但经营效率受历史债务负担影响较大的企业,应是债转股的主要对象。

  就近期涉及债转股个案而言,中钢集团、渤海钢铁、东北特钢均为产能过剩的钢铁行业。事实上,2016年半年报数据显示,钢铁行业平均资产负债率为67.73%,高居过剩行业之首。

产能过剩行业将是债转股重点 僵尸企业被剔出名单

  钢铁行业上市公司中,有16家公司2016年半年报的资产负债率高于行业均值。其中*ST八钢、*ST韶钢、西宁特钢、重庆钢铁、华菱钢铁、抚顺特钢、安阳钢铁、南钢股份资产负债率均在80%以上。

  上述16家高负债的钢铁企业中,除南钢股份实控人为复星系郭广昌外,其余均为央企和地方国企控股。其中*ST八钢、*ST韶钢和武钢股份3家实控人为国资委,西宁特钢等钢企高负债钢企则为地方国资委控股。

  盈利能力下滑,负债高企的钢铁国企,一旦遭遇债务违约等困境,无疑更需要”债转股“这一工具。9月13日,银监会主席尚福林曾表示,支持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地方资产管理公司对钢铁煤炭等领域骨干企业开展市场化债转股。

  另一值得关注的行业是煤炭。2016年半年报数据显示,煤炭行业平均资产负债率为54.02%,同比上升0.8%。煤炭行业上市公司中,有23家公司2016年半年报的资产负债率高于行业均值,其中*ST黑化、*ST煤气、*ST百花、*ST山煤、*ST新集、*ST神火、安泰集团、山西焦化、平煤股份资产负债率均在70%以上。

  上述23家高负债的煤炭企业中,除陕西黑猫、安泰集团、永泰能源和*ST黑化4家公司实控人为自然人外,其余19家上市煤企均为国务院和地方国资委控股,其中*ST新集、中煤能源2家实控人为国资委。上述23家高负债煤炭企业部分在2016年半年报业绩亏损。

  值得注意的是,方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称,在政策上,对这轮债转股的对象使用的措辞是“银行潜在不良资产”,而充斥不良资产的僵尸企业更是被严厉禁止在门外。可见,披星戴帽的*ST股列入债转股潜在标的的可能性也较低。

  僵尸企业被剔出新一轮债转股标的

  中钢集团与广西有色分别属于钢铁、有色行业,均来自产能严重过剩的行业。前者虽负债近千亿元,债转股方案最终敲定,后者重整半年多,仍宣告破产。可以看到,监管部门对债转股企业资质的认定仍然谨慎。

  从上述广西有色的例子可以看到,并非负债严重的国企都能走债转股的路子。圈定标的范围的标准究竟在哪里?

  今年初,“权威人士”曾在《人民日报》头版文章中指出,要“保人不保企”,勇于处置“僵尸企业”。强调要多兼并重组、少破产清算,但对那些确实无法救的企业,该关闭的就坚决关闭,该破产的要依法破产,不要动辄搞“债转股”,不要搞“拉郎配”式重组。

  也就是说,僵尸企业被剔除出新一轮债转股标的范围。虽具体标准尚不明确,但综合来看,债转股标的范围仍集中于暂时出现过度负债、但尚有盈利恢复预期的“非僵尸”国有企业。该类企业多见于煤炭、钢铁等传统产能过剩行业。

  圈定以上范围,即意味着未来债转股方案不太可能出现大面积复制的情形。从更深层次看,债转股背后还蕴藏着债权人、债务人、地方政府等多方参与者的博弈。

  以渤海钢铁为例,天津市政府对其债转股方案表现出积极的态度。按方案,天津市政府将牵头成立基金来承接渤海钢铁在银行的债务,由包括银行理财在内的社会资金参与基金投资。但因涉及到1920亿元的巨额债权,债权人方面的接受度并不高。有分析师指出,多家企业银行已经明知丧失偿债能力,但迫于各方压力还要接受债转股方案的商讨。

  从博弈的角度看,也显示出产能过剩企业大面积实施债转股的概率较小,未来仍将大概率保持审慎推进的节奏。不过,中钢集团债转股方案的落定仍具有较为积极的意义,尤其在方案设计上,为后来者提供了借鉴思路。其中,方案采用留债和转股并行的方式,留债规模近300亿元,转股规模近300亿元。并根据银行贷款时资产的评估价值来决定银行的转股比例,充分考虑了银行的转股意愿。此外,针对转股部分,中钢采取6年期的可转债方式,前3年以较低的利率付息,从第4年才开始按比例转股。

  对此,中信建投银行杨荣认为,循序渐进的方式有利于减少银行损失,同时给予债转股公司充足的时间来消除银行与企业间的信息不对称,增强银行实行债转股的意愿,并避免有潜力但暂时陷入债务困境的企业出让更多股权。

责任编辑:孙钰展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