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钢铁业面临整体重组:十年内将组建十大钢铁集团

9月20日,两公司分别发布公告称,本次重大资产重组初步交易方案拟为宝钢股份(600019)向武钢股份(600005)全体换股股东发行A股股票,换股吸收合并武钢股份。有分析称,到2025年,六成以上产量有可能集中在十家集团,为此将分三步走来推动钢铁行业的重组。

  原标题:中国钢铁业大重组:“三步走”或组建十大集团

  到2025年,六成以上产量有可能集中在十家集团,为此将分三步走来推动钢铁行业的重组,而继“宝武”重组之后,“鞍本”的实质性重组也将在年内提上日程。

  宝钢与武钢重组正在拉开一场序幕。

  9月20日,两公司分别发布公告称,本次重大资产重组初步交易方案拟为宝钢股份(600019)向武钢股份(600005)全体换股股东发行A股股票,换股吸收合并武钢股份,其中,宝钢股份为合并方暨存续方,武钢股份为被合并方暨非存续方,预计不会导致公司最终控制权发生变更,也不会构成借壳上市。

中国钢铁业面临整体重组:十年内将组建十大钢铁集团

  继宝钢、武钢重组之后,中国正在谋划一盘更为庞大的钢铁行业重组的棋局。

  产能过剩大背景下,中国钢铁企业“散小乱弱”的现状带来的恶性竞争等问题日益暴露,行业整合已迫在眉睫。

  9月19日,在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主办的以“化解过剩产能的思路与出路”为主题的“经济每月谈”上,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迟京东透露,国务院将系统地推进钢铁产业开展大范围的兼并重组。

  到2025年,六成以上产量有可能集中在十家集团,为此将分三步走来推动钢铁行业的重组,而继“宝武”重组之后,“鞍本”的实质性重组也将在年内被提上日程。

  “鞍本”再重组提上日程

  中国进出口银行原董事长兼行长李若谷不久前向中央提交过一个钢铁行业产能过剩的材料,在他看来,在产能过剩的背后,钢铁企业面临的一个重大问题是分散。

  “分散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据工信部统计,我们的钢铁企业300多家,平均一个省10家,全世界没有产能这么分散的状况。如果把凡是和钢铁有关系的企业加起来是2000多家,产能分散非常严重。”李若谷说。

  分散的一个后果就是钢铁企业普遍的恶性竞争。全联中小冶金企业商会原名誉会长赵喜子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钢铁近些年来的大面积亏损最大的原因就是行业间的恶性竞争。尽管近期价格有所回升,但中国钢铁市场的主体格局不发生改变,行业间的恶性竞争就不会消除,去产能也很难推进。

  值得注意的是,钢铁行业兼并重组的进程已初露迹象。

  备受关注的宝钢、武钢两大钢铁央企的重组方案已通过国资委上报至国务院。中国有望诞生一家总资产超过7000亿元、年产能达到6000万吨、规模位列中国第一、全球第二的钢铁“巨无霸”。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迟京东表示,宝钢和武钢同处长江流域,市场比较集中,生产要素条件也比较相似,档次差别不大,兼并重组后市场竞争力可得到大幅提升。

  “比如硅钢,当年武钢生产的时候,最紧缺时一吨卖4万元。宝钢开发出来以后,价格降到现在不到1万元/吨。如果重组,两家就不存在恶性竞争了。”他说。

  迟京东称,宝钢和武钢的兼并重组对行业来讲是一个启示,今后钢铁业的发展将以兼并重组为主导方向,而不是像过去那样盲目扩张。

  “下一个兼并重组的对象,国家推动的是‘鞍本’的兼并重组,马上就会研究,到年底可能会对外公布。现在开始,国家推动的重组,宝钢、武钢是第一个,下一个就是‘鞍本’。”迟京东透露,继“宝武”之后,“鞍本”进一步重组已经被国务院提上日程。

  不过,鞍山钢铁集团规划发展部部长贾启超在回应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求证时表示,也是从媒体上获取这一消息,其所在企业还没具体的规划,企业也没有提前动作。

  早在2005年,鞍钢和本钢就已经联合重组成立了鞍本集团,但多年来两家公司除了挂牌和共享统计数据等最初成果外,实质性重组基本停滞,人事调整和资产整合更是没有触及。

  国资委研究中心研究员胡迟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鞍钢和本钢重组面临着复杂的所有制归属以及由此而来的权责关系。

  “鞍钢属于央企,本钢属于辽宁省国企,其重组既跨区域又跨所有者,由于双方利益纠缠不断,又互相推诿义务,加上厂办大集体职工安置等历史遗留问题无法解决,历经波折之后也只是成立了一个松散的鞍本集团。”他说。

  胡迟表示,武钢和宝钢的重组更为顺利是因为两者都是央企,统一归国资委监管,属于同一所有者框架内的重组,部分业务也有重叠之处,因而更容易操作,但鞍本重组则要复杂得多。从整个国企层面看,实现整合重组的也主要以央企为主。如何实现跨地区、跨所有者的兼并重组一直是一个待解的问题。

  “三步走”组建十大集团

  “过去做的很多兼并重组是局部的,这次可能要系统性地推进兼并重组。”迟京东表示,宝钢和武钢的兼并重组只是钢铁产业兼并重组示范性的第一步。

  他透露,国务院正在全国层面推动一轮钢铁行业兼并重组、处置僵尸企业的系列动作,并发布了相应的指导意见。

  迟京东表示,这一轮重组的目标是,到2025年,中国钢铁产业60%-70%的钢产量聚集在十家左右的大集团里面。

  “这些大的集团基本是3-4家八千万吨级的钢铁集团,6-8家四千万吨级的钢铁集团以及一些专业化的集团,比如无缝钢管、不锈钢等产品会形成一些专业化集团。”

  “(上述)指导意见管十年,分三步走,第一步到2018年,第二步到2020年,第三步到2025年,三步走明确了不同的要求,最终兼并重组将成为钢铁行业今后发展的主线。”迟京东表示,围绕这个总目标,已初步确定了“三步走”的路线图。

  第一步是2016年-2018年,以去产能为主,并作出兼并重组的示范。

  迟京东表示,这一阶段的去产能是要把影响钢铁行业长远发展的产能出清,“不单纯是过剩的,包括无效的、已停产的,以及有可能将来恢复的,该出清的都要出清,2018年前以此为重点。”

  赵喜子表示,增加钢铁行业的市场集中度是钢铁行业多年来不变的课题。但由于产能过剩,钢企大多负担沉重,钢企缺乏联合重组的动力,而实践中,一些重组甚至出现了1+1小于2的双输局面。

  他认为,去产能为钢铁行业提升集中度提供了难得的机遇。去产能以“瘦身”为基础的,三十到五十万吨产能的小钢企有可能整体死亡或被兼并,只有在此基础上,联合重组才会成为可能。

  第二步是2018年-2020年,这一阶段将完善有关兼并重组的政策,解除一些政策对钢企兼并重组的制约。

  “从今年开始到2018年也不能说不完善这些政策,但有些政策可能留不出时间来,这主要集中在2018年-2020年左右,围绕兼并重组的政策进行完善。”迟京东称。

  一位发改委官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正研究相关政策支持融资、资产管理公司参与处理破产重组或退出企业的债务,同时优化兼并重组的市场环境,比如给兼并主体以“三减两免”的税收优惠以及相应的融资政策,从而提升兼并重组主体的意愿。

  第三步是大规模推进阶段,时间是在2020年-2025年。实际上,工信部部长苗圩在多个场合强调,今后一段时间内将重点推动产能过剩产业重组、消除僵尸企业,这一过程中将积极推进破局性、战略性兼并重组,培育一批核心竞争力强的企业集团。

  毫无疑问,钢铁是大规模兼并重组的主战场。因此,在迟京东看来,未来每个钢铁企业在思考自身发展时,都要考虑一下“我和谁重组,谁和我重组,我跟谁优化,谁跟我优化”,而不是像过去那样,一心想着“上两个高炉、上两个转炉”。

责任编辑:徐睿明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