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才子辞职卖肉 辞去公务员职务互联网创业卖猪肉

03年,华商报首次报道了陆步轩北大才子长安街头卖肉引发关注,随后,陆步轩被安排进了西安市长安区档案局从事地方志工作。今年9月19日,他对外宣称“辞去公职继续卖肉”,不过这次他把肉摊弄大了,和合伙人北大校友陈生一起赶互联网大潮,在网上卖猪肉。

  原标题:“北大屠夫”陆步轩“再执屠刀” 时隔12年辞去公职重做“猪肉佬”

  陆步轩,1966年出生于西安长安,1985年以长安文科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这个北大毕业后在长安街头卖肉谋生的才子,2003年7月26日经华商报首次报道之后,几乎家喻户晓,掀起了一场关于人才话题的大讨论。

北大才子辞职卖肉

  随后,陆步轩被安排进了西安市长安区档案局从事地方志工作。到区志办上班之后,他就把肉摊交给妻子打理,又于2010年给了弟弟,自己一头扎进了写书编书的工作中,甚至经常加班加点也毫无怨言。

  专访背景:

  时隔12年,陆步轩在自己50岁知天命的时候,又爆出惊人举动。9月19日,他对外宣称“辞去公职继续卖肉”,不过这次他把肉摊弄大了,和合伙人北大校友陈生一起赶互联网大潮,在网上卖猪肉。

  近日,华商报记者专访了陆步轩。他说:“卖猪肉10年赚了200万,当公务员12年分文不剩。看来,公务员还是没有卖猪肉实惠。我是单位里比较异类的人。现在,我这个异类的人,又异类了一把,把自己曾经梦寐以求的公职给辞了,要重操旧业当‘猪肉佬’。过去我是匠,卖猪肉的匠人,现在我想成为家,一个猪肉方面的专家。”

  谈辞职原因

  网传“兼职”被调查 决定辞职跟校友一起卖猪肉

  华商报:你现在辞职,经过了多长时间的考虑?

  陆步轩:实际上,从我萌生辞职的想法到正式离职,也就3个月时间。递交辞呈是今年8月1日,现在已经获得区人社局批准。

  2008年5月,我结识了北大校友陈生,他是一家食品公司的董事长。他在养猪卖肉,我对这个行业比较熟悉,业余时间就帮帮他。2009年创办广州屠夫学校时,没有教材,我就担负起编写教材的任务,至于兼任该校名誉校长之职完全是挂个名,利用我的影响力便于招生。

  今年5月初,我应陈生邀请,利用双休日赴广州参加他的公司的活动,某网以“北大屠夫能生意与公务员兼顾吗”为题予以质疑,并指责区政府不作为,被国内多家网站转发,造成不良影响。于是,区政府就派人调查我在企业兼职的情况。

  我与陈生是校友兼朋友,朋友之间,帮帮忙很正常,他提出过给报酬,为避嫌我没接受,也没持有公司的股份,所谓的兼职完全是无稽之谈。调查倒是没什么事——本来就没有的事,肯定不会查出什么。陈生得知此事后,鼓动我辞职,跟他一起卖猪肉。鉴于公司业务拓展很快,为了不再给区政府及领导添麻烦,更是为了做成一点事,我慎重考虑后,决定辞职。

  华商报:决定辞职,都征求过哪些人的意见?

  陆步轩:决定之后,我征询亲朋的意见,他们众说纷纭,当然主要意见还是求稳,走一处不如守一处,况且公务员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工作;档案局及区志办的领导也挽留,劝我再坚持三年,工龄达到30年,办理提前退休手续,什么都不耽误。我权衡再三,既然去意已决,又何苦在意太多,蹉跎时日,徒增华发。征询老父的意见时,他倒挺开明,只是担心我走远了,怕他离世时我不在身边,毕竟他已经84岁了。我对父亲说,“不用担心,现在交通方便,万一有事,几个小时就能赶回来。”

  谈担任公职

  当时想当公务员是一种情怀 但公职收入低难以维持生计

  华商报:此前的公职身份是什么?

  陆步轩:事业编制,参照公务员管理。

  华商报:当初你开肉店能挣不少钱,但你却想要一份公职。愿望实现了,13年后为何又不想要这份公职了?

  陆步轩:不是13年,应该是12周年。那时候,想当公务员应该说是一种情怀。上世纪80年代的大学生,国家统招统分,而且是名校,应该有不错的归宿;但我运气不佳,以致沦落到街头卖猪肉。公职比肉摊的社会地位高,收入稳定,而且受人尊重。

  可是,真正上班之后,我的工资开始只有1000元,年收入万把元,这与我开肉店的收入相差甚远。2010年之后,肉店交给别人经营,没有了肉店的收入,仅靠一个人的工资维持一家的生计还是有些困难。情怀实现了,但作为一个基层公职人员,收入低,工作辛苦,12年只休过三次公休假,忙的时候,周六周日都得加班。区志办虽然也算文化部门,但基层工作琐碎,整天陷在文字工作里,枯燥乏味,缺少提升,在学术上也不会有什么造诣。

  2010年,我为屠夫学校编写教材,压根儿找不着参考资料,几乎全凭自己依照经验摸索、调查、探究。撰写过程中,我逐渐认识到自己的优势。一般专家教授多从生猪的养殖、繁育、防疫上阐释,可能是“君子远庖厨”的原因,对猪肉销售环节的关注度不够,更谈不上实践经验;而杀猪卖肉的,实践经验丰富,但缺少探究、分析、总结、表述的能力。我综合二者长处,操刀卖肉十余年,接触过的猪成千上万,实践经验可谓丰富;受过几年高等教育,文字表述不会太差;又是个一根筋的人,遇事喜欢较真,再假以时日钻研探究,有可能成为猪肉营销方面的专家。

  谈未来发展

  钱已不是很重要 关键是要做成一件事 混日子是不行的

  华商报:你认可“北大猪肉佬”这个称呼么?

  陆步轩:当然认可啦!我算是跟北大碰上瓷了,可谓“一次碰瓷,终身受益。”

  华商报:你觉得自己身价多少?

  陆步轩:(笑)我哪能谈上什么身价呢!前景是看好的。

  华商报:2013年你回母校演讲时,说自己卖肉给北大丢脸了,现在你还这么认为么?

  陆步轩:北大作为中国重要的学府,是为国家培养栋梁之才的,是出科学家、文学家、哲学家、企业家的地方,而我却是个卖猪肉的,的确给北大丢脸了。现在,我已过知天命之年,要想成为其他方面的专家是绝无可能的。所以要利用自己的优势,希望有朝一日真正成为猪肉方面的专家,也就无憾了。

  华商报:你现在已经算是成功人士了,对当代大学生就业有什么寄语?

  陆步轩:我离成功还差得远着呢!是徒有虚名。其实,到了我这个年龄,钱已不是很重要了,关键是要做成一件事,给后人留下来,混日子是不行的。至于给大学生的寄语,现在我还没资格,等以后吧!

  华商报:现在走辞职这一步,你觉得社会舆论会怎样评价你?

  陆步轩:社会进入多元化时代,评价当然是多元的。人们站在不同的角度,会得出不同的结论,有支持也有反对,有批评也有表扬,这我能理解,也不在乎。

  我在原单位继续干下去,一眼可以看清10年、20年以后的情况,不会太差,也不会太好,缺少奋斗的动力,实在没啥意思。过去我是匠,卖猪肉的匠人,现在我想成为家,一个猪肉方面的专家。万一不成功也不后悔,毕竟奋斗过,将来也不留遗憾。我信奉“不求卓越,但求不悔”这句话。

责任编辑:赵新燕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