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小年:信贷如此集中于房地产政府需警惕楼市泡沫

许小年:货币和信贷的投放,大多进入了房地产市场,实体经济依然不景气。从数据上看,7月份新增贷款4000多亿人民币,几乎全都流向了房地产市场;八月份新增贷款9000亿元,其中6700亿是住房贷款。信贷如此集中在房地产,这是前所未有的,需要引起警惕。

原标题:许小年:房地产不可能支撑中国经济这么大的体量

  经济下行压力大,产业转型升级日益迫切。政府先后出台多项政策“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引导扶持实体经济发展。但近段时间全国地王频出,资金持续流入房地产领域,与振兴实体经济的目标相背离。在这样矛盾的局面下,应如何看待政府“三去”政策、产业政策、财政政策?

  9月下旬,著名经济学家、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教授许小年即将出席时代传媒举办的“丝绸之路(敦煌)国际文化博览会—诺奖学者丝路行论坛”。

  论坛举办之前,许小年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在谈及房地产的持续高烧,他忧心忡忡:“内部的风险超越临界点的时候,就有可能出现债务危机,和资本市场的大幅度调整。”

  时代周报:近年经济下行压力大,今年一季度的经济指标有所好转,下行压力似乎有所减轻,你对当前经济形势,如何判断?

  许小年:今年前几个月经济暂时好转,这是实施传统凯恩斯主义政策的结果,增加货币、信贷投放,政府上马投资项目,经济似乎企稳,但这只是一种无法持续的表象。

许小年:信贷如此集中于房地产政府需警惕楼市泡沫

  5月份,有关部门发布权威讲话,扩张性政策的势头得到抑制,但是从六七月份到八月份的数据来看,讲话的精神并没有得到认真的落实。

  时代周报:近段时间,全国各地地王频出。人们预估楼价会继续疯涨,纷纷入市。房地产的盛宴会把中国社会带向何方呢?

  许小年:货币和信贷的投放,大多进入了房地产市场,实体经济依然不景气。从数据上看,7月份新增贷款4000多亿人民币,几乎全都流向了房地产市场;八月份新增贷款9000亿元,其中6700亿是住房贷款。信贷如此集中在房地产,这是前所未有的,需要引起警惕。房地产一个行业不可能支撑中国经济这么大的体量,而且房价不断上涨,使得市场的风险越来越高。

  如果不能在“三去”(去产能、去杠杆、去库存)上取得显著的进展,中国经济内部风险积累越来越多,对经济的长远发展十分不利。风险一旦超过临界点,资产价格大幅度调整,有可能引发企业和地方政府的债务危机。

  目前市场上流行一种错误观点,认为中国的居民部门负债率并不高,可以在企业和政府去杠杆的同时,增加居民负债。如果对比世界上主要的经济体,中国居民部门的负债确实不算高,但是这种横向比较没有太大的参考意义,因为中国的社会保障相对落后,居民部门不得不通过私人储蓄以弥补公共保障的不足,居民储蓄率与福利国家是没有办法对比的。

  时代周报:世界经济疲软,不少国家施行超低利率政策、负利率政策,但是收效甚微。这一货币政策对中国有何启示呢?

  许小年:世界各国的中央银行进行发钞票的竞赛,实行零利率甚至负利率的政策,荒唐到了不着边的地步,但是印钞票并没有使得这些国家摆脱萧条。希腊的债务危机反复不断地爆发,意大利最近又遭遇银行危机。事实证明,去杠杆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仅靠中央银行发行货币,解决不了问题,需要政府、家庭和企业部门承受短期阵痛,认认真真地削减债务,核销坏账。低利率只能减轻一点还款负担,不能解决债务的存量问题。

  去产能、去杠杆、去库存的政策是一个整体,现实中看到的是加杠杆,银行贷款和社会融资总量在继续上升。加杠杆的结果是推高过剩产品和资产的价格,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推高房地产价格,政策性扭曲的价格给企业送去错误的信号,诱导企业增加产能,增加供应,结果是更多的过剩产能和更多的库存,用加杠杆的方法不可能实现去产能和去库存的目标。房地产市场就是一个突出的案例,在高房价的引导下,开发商看好未来的销售,频频拍出地王,这意味着未来供应的增加和存货的增加。

  时代周报:近日,林毅夫、张维迎两位经济学家就“产业政策”争论了起来。你对 “产业政策”这个争论焦点有何观察?

  许小年:产业政策建立在一个假设的基础之上:政府官员能够比企业、企业家更好地识别未来的新兴技术和新兴产业。在这样的假设前提下,政府调动资源,投入到这些新兴产业中去,加速它们的发展,带动其他产业升级和经济的增长。但是我们知道,这只是一个美好的假设,这个假设能否成立取决于三个条件。

  第一个条件是政府官员比企业和企业家拥有更多的信息;第二个条件是官员比企业家具有更好的判断能力;第三个条件是官员比企业家有着更强的激励,扶持和发展新兴产业的激励。很遗憾,这三个条件在现实中都很难成立。

  新技术和新产品的开发是一个不断试错的过程,企业和企业家在市场的实践中,经过多次反复的尝试,才找到或者感觉到未来的技术和产品方向。

  第三个前提条件是激励,激励包括正向的和负向的。正向激励就是创新成功所带来的收益,新产品、新技术的开发一旦成功,企业的销售和利润大幅度增长,企业家积累个人财富,因此他有非常强的激励投入创新活动,识别未来有潜力的技术和产品;所谓负向激励就是承担失败的后果,企业研发创新失败,不仅研发的投资和人力资源的投入无法回收,而且有可能因为错失机会,企业经济发生困难甚至倒闭。比如说诺基亚在智能手机的研发上慢了一步,曾经销售额世界第一的企业因此而倒闭。换句话讲,企业家每天都处于必须创新的压力下,创新事关企业的生死。

  时代周报:地处中国西北的甘肃自古是丝绸之路的一个重要节点。当下,甘肃希望能抓住“一带一路”的历史机遇,你有何看法?

  许小年:甘肃地处西北,国家针对西部的“西部大开发”政策提出和执行了很多年,但是现在的西部经济发展水平跟东南沿海相比,仍有很大的差距。原因在哪里?为什么没有执行过“大开发战略”,北上广深的经济仍然发达呢?人们也许会说,这些城市享有特殊政策,那么西部为什么不可以有呢?西部有了北上广深的政策,是不是就可以缩小和东部的差距了呢?事情没有政府规划那么简单。历史上的丝绸之路通过甘肃,这条著名的商业、贸易之路不是汉朝或者唐朝政府规划出来的,而是民间百姓自己走出来的。政府官员今天制定政策时,应更多地从市场出发,从实际出发,多做市场和企业调研,多听听老百姓的意见。

责任编辑:孙钰展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