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级研修班似野鸡大学培训班 为何引来无数高管老板

所谓的高级研修班、“三无”高价培训班是一个久禁不绝、久治不愈的顽症,明眼人一查,这些高价培训班属于类似“野鸡大学”的“三无”培训班。即便这样,为何类似野鸡大学的培训班如此神通广大,引得无数高管、老板“竞折腰”?

  原标题:高价野鸡培训班的“画皮”急需揭下

  近日,网上出现了很多高级研修班的招生广告,比如互联网金融实战总裁班、标杆企业CEO研修班、卓越商道与创新经营EMBA总裁高级研修班等等。尽管名目各异,却有许多共同特点,即宣扬是名校开班、名师授课、学员高端。学费有的要70多万元,稍便宜一点的也要29800元。然而,明眼人一查,这些高价培训班属于类似“野鸡大学”的“三无”培训班。

高级研修班不过野鸡大学的三无培训班

  “三无”高价培训班早已成了一个久禁不绝、久治不愈的顽症。人们不禁奇怪,类似培训班怎么这么神通广大,引得无数高管、老板“竞折腰”?有句话说得好,反复发生的问题要从规律上找原因,普遍发生的问题要从体制机制上找原因。纵观这些高价培训班,往往有着华丽丽的名字和高大上的培养目标,再傍上北大、清华等名校耍个“超级模仿秀”,就击中了不少高管、民营老板爱慕虚荣的需求。有了所谓“名校培训结业证”加持,至少能提高社会对他们的认可度,便于在业务联系、商务谈判中传递可靠的印象。

  更关键的是,中国人比较重视同学情、战友情,花点钱就能结交高端人脉,相比做生意的交易成本还是很划算的。正因此,不少培训班都拿学员身份作为重要卖点。比如一个培训班号称上市企业的老总有50多位,如此巨大的人脉资源库,对于许多民企老板、企业高管注定很有吸引力。“项庄舞剑,意在沛公”,这样的培训班久而久之就异化成了结交人脉的俱乐部、商业资源的集散地、利益联姻的名利场。可以说,浮躁社会之下的利益驱动,正是高价培训班的现实土壤。

  没有真才实学的培训,只是在拉朋友圈,这种高价培训班只会给鱼龙混杂大开方便之门。有个教训很深刻:2015年9月有报道称,36岁的浙江人王源想方设法混入浙江大学,成为“浙大总裁高级研修班”的成员,王源吹嘘经营的一些公司,其实都无任何实体和贸易,仅仅是个公司名而已,却在随后与这些总裁校友们之间进行资金拆借和诈骗,先后骗了2000多万元。即便是正规的名校培训班,尚不能免除鱼目混珠,更何况这些“三无”高价培训班。

  有人说,这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此话谬矣。如果只是“黄盖”愿挨倒也罢了,真正“挨”的还有被傍名校的名誉,对社会的诚信建设、价值坚守、精神弘扬,包括老百姓对大学的崇拜和信任度都会产生重大的不良影响。遗憾的是,尽管政府出台了很多禁止社会乱办学的条例、办法、法规,但在执行过程中却很难落实到位。

  那么,是不是就没有办法了呢?非也。我们看到,中组部曾下发一纸“禁读令”,引发各大EMBA班领导干部的退学潮。尽管还有少许事业单位、国企领导干部仍在参加多种形式的高收费培训,但已难以成势。这一经验提醒有关部门,找准治理切入口,与名校合力打假,就不愁压缩不了“高价培训班”的生存空间,关键就看是否认真。

责任编辑:赵新燕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