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老汉被推销 药堆满客厅共18万花光积蓄和养老金

济南老汉为给78岁患有糖尿病的老伴治病,轻信了打着“北京同仁堂”旗号的所谓的“知名老中医”的电话推销, 从5月中旬到中秋节前后,那先生一共向“同仁堂”购买了整整18万元的“特效药”,堆了30平米大小的客厅满满一地。

  原标题:济南76岁老汉被推销买18万“特效药”赔光老本

  家住济南铁路宿舍137号的那先生今年76岁,为给78岁患有糖尿病的老伴治病,轻信了打着“北京同仁堂”旗号的所谓的“知名老中医”的电话推销, 从5月中旬到中秋节前后,那先生一共向“同仁堂”购买了整整18万元的“特效药”,堆了30平米大小的客厅满满一地。骗子也是花样百出:剪鞋垫敷药、美国 神水泡脚……直到那先生花光了自己所有的积蓄和养老金无力支付药费时,他这才意识到自己上当受骗了。目前,那先生已经报警。

济南老汉被推销 药堆满客厅共18万花光积蓄和养老金

  电话里知己知彼,诱引老人上钩

  5月中旬左右的一天,那先生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电话,还没等他开口,电话那头就把他和老伴的姓名说了出来:“这是不是那先生和于女士家,我打电话找他们有事。”那先生一听对方说出了自己名字,虽然心里有点犯嘀咕,但嘴上还是说了“是”。

  “那就对了,你是不是住在纬八路×××号××宿舍,老伴还长年患有糖尿病?”那先生一听,信息准确无误,便询问对方是谁。“我是北京同仁堂糖尿病康复中心的乐主任,同仁堂现在研发了一套治疗糖尿病的新方法,对治疗您老伴的糖尿病有很好的疗效,建议您试一下。”电话那头说。

  “现在不需要,我先考虑一下吧。”那先生婉拒了乐主任,但此时已经开始放松警惕了。随后,乐主任说了几句客套话后也挂断了电话。

  半个月后,乐主任再次给那先生打电话。“我的老师何东升是北京同仁堂的治疗糖尿病知名老专家,不仅给北京领导看病,还享受国务院的津贴,最近就打算 去济南召开研讨会,只收5个看病名额。从上次的谈话中我能感觉出你对同仁堂也很信任,所以我真的想把一次绝佳治疗糖尿病的机会给你。”乐主任称。

  那先生原本就是北京人,后来因工作迁居到济南,确实非常相信北京同仁堂,听乐主任这么一说,那先生已经开始犹豫了。乐主任通过那先生语气判断他心理已经起了变化,于是趁热打铁,告诉他明天何老师会亲自给他打电话。

  老人防线被击溃,掉入买药陷阱

  第二天,何老师果真打来电话。“我13岁学中医,16岁参军,后来在中央保健局当医生,您老伴的病我看了很多遍了,她从1999年就得了糖尿病,受病痛折磨都快30年了,我一定能把她治好,这次千逢难载的机会你可不要错过了。”何老师说。

  那先生想起了老伴这些年一直靠吃降糖西药和打胰岛素缓解病痛,这些方法治标不治本,如今老伴身体更是每况愈下,一人多病,他不禁伤心起来。

  “嗯,要是抓住这次机会,老伴的病说不定就治好了,人家能把我们的姓名、住址和病情说得清清楚楚,又是北京同仁堂的医生,应该不会是骗子。”那先生心想。

  “好吧,那您看我老伴的病该怎么治?”那先生问。“您老伴的病就像是马蜂窝,如果用杆捅或用火烧,只会让蜂子越来越多,所以您老伴的病急不来,需要一个眼一个眼地去治疗,不能操之过急。”何老师称。

  “你先买2-3个月一个疗程的药,估计吃完后你老伴在5年内不再打胰岛素和吃降糖药,病情会稳定住。”何老师称。至此,那先生的心理防线彻底被击溃了,他明白糖尿病不可能完全治好,于是完全相信了何老师。然而,他岂会想到他已经掉入了骗子精心布置的卖药骗局。

  前后买药共18万,堆满30平米客厅

  那先生相信何老师后,第一次从何老师那里买了15000元的药,快递一共给他寄来5种药:降糖胶囊、足贴、泡脚粉、蜂胶牙膏和眼贴。“这些药能值 15000元么,看上去都是保健品也不是药啊?”那老师收到药后,心里有不少的疑问,但他自我安慰道:人家是老专家,老专家给咱看病还计较那么多干啥!

  自从第一次买药之后,乐先生以及他的学生刘先生每隔十天半个月就给那先生打电话,以“应该进入下个疗程”、“推荐知名医院专家药方”、“新的治疗方法”、“充分利用过剩药物”等理由向那先先生推销药品,截止到中秋节那先生共购买保健药品18万元。

  下午1点左右,记者来到那先生家中看到,那先生购买的保健药品已经堆满了30平米大的客厅,大药箱子和小药箱杂乱地摞在一起。记者注意到,不少药品是2014年生产的,另外通过手机扫码大多数药品没有价格,药品真伪也无从证明。

  “同仁堂那边给我寄来的药大多数都是重复的,有些只是换了一下包装盒和瓶盖,就又给发过来了。”那先生说,有些药一盒就能用一个月如泡脚粉,但是他们给我发了一大箱,少说也要20多盒,2年他也用不完。

  望着屋里堆积如山的药品,那先生显得很无奈。

  剪鞋垫熬药敷脚,“美国神水”泡脚

  买了这么一大堆药,那先生吃不完,于是就打电话问“同仁堂”那边怎么办,这时乐先生拍着胸脯说绝对让那先生家里药颗粒不剩,并给他支了这样一个招: 先把药盒子剪成鞋垫,然后把剩下的药放到一个锅里熬,熬好后将药涂在鞋垫上,然后用脚使劲踩,药物就会顺着脚趾和脚底板进入到身体中。

  那先生按部就班照着乐先生的法子做了,但是不久后那先生就发现问题了:熬的药太稀,涂在鞋垫上不一会就流走了。那先生把情况反映给乐先生后,乐先生又给他支了一个招:我给您寄几瓶美国神水和足家老铺膏药,你把其他药混着一块泡脚。

  这样,那先先生于是又从乐先生那买了20瓶60毫升的“美国神水”,一共花了15000元,合着750元/瓶。那先生老伴做了一周治疗后,发现没啥效果。这时那先生也算账了一笔账:神水加药品泡脚,泡一次脚少说也要1000块,这样下去我可吃不消。

  这个担心告诉乐先生后,乐先生称:“这样吧,马上过中秋了,我送您点礼吧。”于是给那先生寄了月饼、一箱药和熬药油。

  花光积蓄和养老金,老人选择报警

  那先生称,他是退休干部,老伴是退休护士,家境还算可以,但自从买药后,花钱就成了无底洞。“现在我所有的积蓄和养老金都花光了。”那先生说,为了买药,他曾把一张还没有到期的存折里的6万块钱取了出来,光利息他就要损失6000元。

  “孩子也知道我买药的事,从一开始他们就劝我不要买,可是我不听。”那先生说,他的孩子之前跟他说,哪天要是买药钱要是不够了一定不要跟他们借。“现在钱都花光了,我跟孩子还有我老伴的关系闹得都很僵,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他说。

  “所有寄来的包裹上只有电话,连个地址都没有,乐先生的电话显示所属地是武汉。”那先生说,他曾拨打武汉12315咨询此事,工作人员告诉他在武汉有10多个同仁堂,他必须搞清楚是哪个同仁堂。“你说我怎么能搞清楚啊?”

  最终,那先生和老伴于女士选择了报警。19日下,记者多次拨打那先生提供的乐先生和何老师电话,均无人接听。

责任编辑:逯佳琦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