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企挖空环城高速 投资40多亿运行不足半年出事故

吕梁环城高速公路位于山西省吕梁市所辖离石区及方山县境内,是山西省“三纵十二横十二环”高速公路网规划中的重要一环,也是吕梁交通发展史上第一条环城高速公路。为什么运行不足半年便出现“事故”?经排查大桥下面已经被两家矿企挖空。

  原标题:两矿企“挖空”投资40多亿元的吕梁环城高速

  吕梁环城高速公路位于山西省吕梁市所辖离石区及方山县境内,是山西省“三纵十二横十二环”高速公路网规划中的重要一环,也是吕梁交通发展史上第一条环城高速公路。该条高速公路为省级重点工程项目,属于“省投市建”建设项目,由山西省高速集团出资,山西省交通规划勘测设计院设计,全程38公里。

矿企挖空环城高速 投资40多亿运行不足半年出事故

  吕梁环城高速公路始建于2011年4月,于2015年11月完成通车。然而从今年4月至今,该高速公路的重要路段——大武往临县方向主线被双向封闭。

  一条投资40.78亿元的高速公路,缘何运行不足半年便出现“事故”?背后有何隐情?环城高速何时能够重新环城?

  一“出生”就“生病”的环城高速

  吕梁环城高速公路起点位于方山县大武镇闫家山村北,采用大武枢纽连接临离高速公路,田家会枢纽连接青银高速公路汾阳至离石段,终点位于离石区田家会街道办上楼桥居委会西,路线全长38.188公里,采用双向四车道高速公路标准建设,设计速度80km/h,项目总投资概算为40.78亿元,于2011年4月正式开工建设,2014年9月完成交工验收,2015年11月10日全线通车。

  山西省交通运输厅及吕梁市主要领导曾出席通车仪式。《吕梁日报》报道称:其(吕梁环城高速)通车运营,对改善我市区域路网布局,加快吕梁区域经济发展、满足城市交通需求、改善吕梁投资环境、促进吕梁城镇建设,以及沿线经济发展、产业结构调整、煤炭外运、旅游资源开发等都将产生深远的影响和极为重要的战略意义。“我市将以吕梁环城高速的正式通车为契机,切实加快立体综合交通体系建设步伐,进一步完善基础设施,不断优化投资环境。”

  然而这条被寄予厚望的吕梁首条环城高速,在通车仅160天后,却已然“返工”。

  据吕梁环城高速公路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许宏介绍,2016年4月中旬,运管处的养护工人发现郭家沟1号大桥的1号桥墩到5号桥墩出现裂缝,及时进行了灌缝修护,但仅仅3天后裂缝继续变宽,运管处随即向上级主管部门山西省高速集团报告,由高速集团委派山西省交通规划勘测设计院专家进行实地勘测后发现,出现裂缝的高速路下方有方山县聚星矿业和方山县同巨矿业两家铝矿企业的矿区。

  2016年4月23日,吕梁环城高速公路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发布公告:“因吕梁环城高速公路郭家沟1号大桥5号桥墩右侧地下出现空洞,疑似采空。为了确保郭家沟1号大桥安全稳定,避免国家财产和人民生命财产损失,现对吕梁环城高速公路大武往临县方向主线实行双向道路交通管控。”

  通告中的“大武”,指的是与吕梁市区紧靠的方山县大武镇,其区位优势明显,吕梁机场便位于大武镇木格堂焉村;而辖23乡镇的临县,则是吕梁地区人口最多的县,矿产资源丰富,尤其是红枣种植面积大、产量高,被誉为“中国红枣之乡”。

  在高速公路通车前,从大武往临县行车只能走314国道,50公里的路要走3个多小时,高速公路通车后,两地通行时间缩短至20分钟。方山县交管部门一位工作人员对记者称,“刚享受了(高速)不到半年,又只能走老路了。”

  7月1日,郭家沟1号大桥采空区治理工程启动,记者在项目部了解到:“项目采空区段落分布于K6+441-K6+747,采空区总长306米”“采深41.8-82.8米,采厚2.5米,回采率80%,采用灌注C20细石混凝土及水泥砂浆充填为主,注浆量为27000立方米,计划工期45日历天。”

  当地群众何时能重新享受这条翘首以盼多年的高速公路?大武收费站一位收费员对记者说:“听说十一就通车了,也不一定。”另一位收费员则表示:(通车时间)还没有接到上级通知。

  “肯定想早点通车,封路期间每天都是巨额损失。”吕梁环城高速公路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许宏称,“但必须要服从安全,(修好后)验收合格了才能走。”

  9月8日,记者从吕梁市国土资源执法监察支队支队长刘承东处了解到:治理工程9月10日就能结束,待验收通过后就可以通车。关于具体通车日期,他并未给出回应。据吕梁环城高速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许宏讲,可能9月14日通车。

  谁的责任?

  投资40.78亿元的高速公路,仅通车半年便遭如此重创,“先有矿,还是先有桥?”似乎成为界定责任的核心命题。对此,《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对当地政府、设计方、吕梁环城高速公路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以及涉事铝矿,进行了走访。

  记者从多个渠道了解到,吕梁市高度重视此事,先后成立了事故处置组及事故专项调查组,由分管安全生产和矿产资源的副市长杨巨才负责,成员由吕梁市安监、国土等部门,包括方山县主要领导及高速集团成员组成。

  “调查组在大武住了一个礼拜,通过谈话、调阅资料、实地调查等形式进行调查。”吕梁市国土资源执法监察支队支队长刘承东说,“杨市长非常关心善后的事,每周都要听进展汇报。”

  关于责任界定和追究问题,刘承东表示,“调查报告已经出来了,市里已经上了几次会研究,还没有定下来。”

  6月30日下午3时,《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第一次来到郭家沟1号大桥所在地方山县县政府,却发现县政府大楼空空荡荡,记者一直等到下午4点左右,陆续有几位工作人员“上班”,均表示对此事不知情。

  8月9日,记者第二次来到方山县政府,县新闻办主任段晓琴经请示领导后表示:(善后的事)县里没有参与,是吕梁市主导,县里不方便接受采访。

  记者随后赶到吕梁市政府,吕梁市新闻办副主任彭斌表示他并不知情,分管市领导外出,会尽快给记者答复。但截至记者发稿时未获回应。

  8月10日,记者又赶到吕梁环城高速公路建设的设计单位,也是目前善后治理工程的设计单位山西省交通规划勘测设计院(下称“设计院”)。一位知情人士对记者讲述了高速公路建设与矿产开采“共舞”的经过:2008年,两个矿的开采手续审批完成;2009年,设计院开始勘探这条路时,当时矿井距高速还有500多米;2012年,设计院下井勘探时,发现矿井距高速公路已缩短至约220米。“只要保持50米的距离,就符合安全设计条件”,该知情人士称,当地政府曾与两家矿企达成协议,答应为对方置换同等面积的矿区。

  又过了4年,形势继续“恶化”。“今年去善后调查,采空面达到80%。”该知情人士明确说,“我们没有责任,设计方只对图纸负责,底下有金矿还是银矿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对此,记者求证了一位长期从事地下轨道交通建设的业内人士,他的观点也佐证了设计方的“清白”:“如果知道下面是空的,谁敢在上面设计桥?”

  另据来自设计院的知情人士透露,治理施工费用在2000万元左右。该人士表示,市政府已责令矿企先垫付1000万元。但据吕梁环城高速公路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方面介绍,治理施工费用目前是由该公司先行垫付,待责任落实后再进行赔付。

  8月11日,记者从太原再次折返到吕梁市方山县,在郭家沟1号大桥采空区治理工程项目部实地看到,簇新的高速公路路面上,几名工人正在热火朝天地打洞;而在郭家沟大桥下,包括打桩机、挖掘机、水泥车等在内的多个施工设备正在忙碌地作业。

  该治理项目的建设单位吕梁环城高速公路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施工单位山西交科岩土工程有限公司、监理单位太原理工大成工程有限公司,联合竖立了一块“项目概况”的标志牌,除了对项目的技术参数、工程计划等做出表述外,特别强调“系大桥建成后开采地下矿层留下的采空区”,这似乎已说明建设单位对此事的态度。

  两家矿企是否违规?

  两家“挖空”高速公路大桥的矿企是“何方神圣”?全国工商登记信息公示系统显示:方山县聚星矿业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2003年10月,注册资本360万元,经营范围为“陶瓷土地下开采、销售”。方山县同巨矿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06年9月,注册资本3800万元,经营范围为“加工销售:石英岩、硅石、精微铁矿粉等等”。

  显然,两家矿企的成立时间都在吕梁环城高速的立项建设之前。它们是否存在违规开采的现象?平时的经营管理状况如何?监管部门是否存在监管缺位的情况?记者多次致电主管部门方山县国土资源局局长李喜照,未获回应。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侧面了解到,事实上针对高速公路从矿区上方经过,方山当地政府并未对聚星矿业和同巨矿业给予货币补偿或置换同等面积矿区。但多位受访人士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矿上应该负主要责任,不能因为政府某些承诺没有到位,就触碰“采空”这条红线。

  记者多次试图联系方山县聚星矿业和方山县同巨矿业的负责人均未果。8月11日,记者来到郭家沟1号大桥不远处的方山县同巨矿业郭家沟矿区项目部,发现不锈钢栅栏门已经紧锁。

  在不远处的方山县聚星矿业有限公司,厂区内已然空空荡荡,没有看到工作人员。一位从门口走过的村民对记者说:“这里停工很久了,听说老板犯下事了。”

责任编辑:逯佳琦
相关文章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