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运营商号段成电信诈骗重灾区 犯罪分子有恃无恐

诈骗分子利用虚拟运营商的170、171等号段进行诈骗的案件频发,已成为“电信诈骗重灾区”。其根源在于虚拟运营商没有严格实行手机实名制,整个事件暴露了虚拟运营商在实名制落实方面的落后,并被违法分子通过诈骗电话的方式对受害者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原标题:实名制有名无实 虚拟运营商号段成电信犯罪重灾区

      近年来,诈骗分子利用虚拟运营商的170、171等号段进行诈骗的案件频发,已成为“电信诈骗重灾区”。其根源在于虚拟运营商没有严格实行手机实名制,犯罪分子很容易躲过警方追踪,所以作案有恃无恐,而警方打击非常困难,受害人常常血本无归。有关人士建议,虚拟运营商亟须加强自查自纠,通信管理部门则应加强监管,将手机实名制落到实处,创造一个安全、健康的网络环境。
虚拟运营商号段成电信诈骗重灾区 犯罪分子有恃无恐

  虚拟运营商电信诈骗

  愈演愈烈

  近年来,170、171号段的虚拟运营商电信诈骗案频发。据 介绍,以170、171号段为主要服务平台的虚拟运营商,租用实体运营商的网络开展电信业务,被视为国内移动通信市场打破行业垄断、引入民间资本的探索。目前用户总数已超过2000万。但由于行业监管不到位,实名制管理松散,致使大量出现垃圾短信、骚扰电话、电信诈骗等现象。

  8月19日,山东临沂市18岁女孩徐玉玉接到了一通号码以“171”开头的诈骗电话。即将进入大学的她被骗走9900元学费。在报警回家的路上,她突然心脏骤停,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同一时期,临沂市河东区汤头镇塔桥村的大一女生小芹也遭遇电信诈骗,两张银行卡里的6800元钱被骗光。此外,23日凌晨,临沂市临沭县的大二学生宋振宁不幸离世。亲属称,该学生在去世前接到诈骗电话并受骗,其父母因伤心过度住进医院。

  据工信部信息,截至今年4月底,已关停了14万多个涉及通讯信息诈骗等犯罪行为的电话号码,其中虚拟运营商号码6万多个,占将近一半,已经成为“电信犯罪重灾区”。

  多地公安部门在发布诈骗预警时表示,170、171号段是电信诈骗“重灾区”。例如,自去年12月成立以来,在温州市反诈骗中心接到报案的3000多起电话诈骗中,170号段占三分之一以上;今年以来,深圳市共发生涉及170号段的诈骗案件800余起,市民被骗超过1100万元。

  “只要看到170的号,肯定给按死。这里头大多是广告、推销、诈骗。”不少群众反映说。

  “打击这类诈骗最大的难度在于查不到真实的人是谁。”山东一位多年经办电信诈骗案件的刑警说,虚拟运营商这些号段为了促进业务,资费比较便宜,实名登记比较松。

  “警方查机主,如果没有实名登记,就无法查明真实身份。即便是实名登记,也可能是用别人的身份证办理后,犯罪分子去买的。”这名刑警介绍说,买虚拟运营商的电话卡无须面对面的交流,可以从网络或者雇人大批量的收购,因此很难查明机主真实身份。

  今年7月,工信部网络安全管理局组织对虚拟运营商新入网电话用户实名登记工作暗访发现,存在违规行为的网点占比为33.9%。其中,实体营销网点违规率比为26.0%,网络营销网点违规率比达40.7%。

  实名制落实不力

  犯罪分子有恃无恐

  有关业内人士分析说,当前我国通信业发展面临收入和利润低增长的严峻考验,随着越来越多的虚拟运营商开始运营,市场竞争将日趋激烈。虚拟运营商发展一年多以来,受困于盈利模式难,在开放业务初期及早期发卡阶段,靠渠道养卡,为了迅速累积用户量,未能严格执行对电话卡的实名开卡,导致其在实名制规范上不够严谨。另一方面,虚拟运营商在放号了5个月左右才开始接入实名制认证平台,这导致此前的存量号码需要清理。

  山东省网络环境智能计算技术重点实验室教授陈贞翔说,按规定,虚拟运营商的号段也需要实名制,但实际上,有些虚拟运营商并没有做到。

  8月25日下午,记者走访了济南的多家手机卡代办点发现,不用身份证依然可以买到手机卡。在济泺路山东通讯城,一名卖手机卡的中年男子表示可以不用身份证,即可购买手机卡。记者看到,他卖的手机卡号段正是170、171号段。

  在山东师范大学附近的一手机卡代卖摊点,记者询问没有身份证能不能买电话卡。“这种电话卡有20元一张的,也有50元一张的,不需要身份证,买了就能用。”小贩说。

  与此同时,相较于基础电信运营商,虚拟运营商缺少线下网点,也增加了实名制的难度。另外,落实实名制需要增加成本,对于盈利困难的虚拟运营商来说,也是一项沉重的负担。

  “虚拟运营商实名制一样要持本人的身份证去开卡,才能使用通讯服务。”中国虚拟运营商产业联盟秘书长邹学勇说,但是虚拟运营商线下门店特别少,主要是通过线上购买通讯服务,需要通过快递员进行配送,然后拿着身份证进行实名登记,这里面就可能存在许多问题。

  政府部门监管不力是实名制“有名无实”的另一原因。上海律协信息网络及高新技术法律研究委员会副主任刘春泉表示,虚拟运营商作为企业,在保护个人信息的法律责任方面没有明显的法律风险,因此很少有企业真正重视,这不是立法而是司法和执法不力造成的。“企业没有责任,没有风险,当然就怎么赚钱怎么干。”

  专家表示,网络实名制是以保护网络信息的立法名义推行的,说明从制度设计角度已经明确实名制与个人信息保护缺一不可,但现在由于监管不力,客观上就出现了实名制导致个人信息“裸奔”,电信、网银等利用个人信息的犯罪泛滥成灾。

  政府、企业需携手

  共创安全网络环境

  有关专家和业内人士表示,安全性是互联网时代消费者最为关心的问题之一,工信部要加强监管,虚拟运营商要自查自纠,从技术、管理等多方面落实实名制,有效遏制诈骗信息、垃圾短信,促进虚拟运营商行业健康发展,形成健康的网络环境。

  工信部信息通信发展司副司长陈家春认为,虚拟运营商号码被不法分子利用发布垃圾信息、进行电信诈骗,主要是因为虚拟运营商发展还处于初级阶段,管理措施不完善、实名制落实不到位,让不法分子钻了空子。

  “整个事件暴露了虚拟运营商在实名制落实方面的落后,并被违法分子通过诈骗电话的方式对受害者造成了很大的伤害。”专家认为,虚拟运营商的实名制落实要进一步加强,对非实名制的170和171用户要实行强制性的停机或者关闭语音和短信使用服务。

  工信部近期要求,虚拟运营商必须严格落实实名制登记规定,并对前期未实名登记、虚假登记的电话号码,完成用户身份信息补登记等工作。

  专家认为,实名制已成为虚拟运营商行业发展的政策“红线”,各家企业必须按照相关要求严格执行,适应严格监管的政策环境。虚拟运营商需要联合相关政府部门以及基础运营商,推进实名制,打击网络通信诈骗,净化市场环境,切实保障用户合法权益。

  “对于新入网用户,不论线上线下,都必须做到100%实名;对于未实名老用户开展积极排查,进行补登记。”目前国内发卡量最大的虚拟运营商蜗牛移动的相关负责人说,完善实名制登记成为近期企业的首要任务,“有困难克服困难也要干” 。此外,公司还携手警方开展联动机制,加强对涉嫌违法违规号码的处理。

  “垃圾短信、骚扰电话、电信诈骗等问题频发,根源在于实名制落实不到位,工信部在研究相关政策,重点落实实名制。”工信部通信发展司司长闻库认为,对企业来说,落实好电话实名登记工作,既是企业的社会责任和法律义务,也是企业品牌形象的重要体现,更是整个虚拟运营业务可持续健康发展的坚实基础。

  另外,为促进虚拟运营商行业的发展,有关人士建议,虚拟运营商企业应明确自身定位,找准市场细分,深挖用户需求,开拓新的市场空间,走差异化、可持续发展的道路。经济参考报

责任编辑:吕膨江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