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称互联网投资火热依然 投资从沸点转热点

O2O、互联网金融、网络大IP……伴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互联网领域总有热词持续刷屏。然而,越来越难融到资金的创业者、愈来愈谨慎的投资者都告诉我们,如今的互联网行业虽然很热,但已经不再“高烧”。

原标题:人民日报:互联网投资尽管火热依然,却已显露拐点

  9月19日刊登题为《从“风口期”3—5个投资人追逐1个项目,到2016年投资人主动“休假”,互联网投资过热了吗?》文章。文章称,腾讯超越中国石油、中国石化等传统企业成为亚洲市值最大的公司,蚂蚁金服B轮融资后估值高达600亿美元,直追百度市值,滴滴和Uber合并成的新公司估值预计达350亿美元……互联网“独角兽”们的出现,让资本为之疯狂。

  然而,从去年年中开始,不少创业者发现,在许多优质标的频频创下融资新高的同时,一些投资人也不再一掷千金。互联网投资尽管火热依然,却已显露拐点。

  投资从沸点转热点,形成了估值高、效率高、投资额和投资者规模屡创新高的“三高”症状。

  O2O、互联网金融、网络大IP……伴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互联网领域总有热词持续刷屏。然而,越来越难融到资金的创业者、愈来愈谨慎的投资者都告诉我们,如今的互联网行业虽然很热,但已经不再“高烧”。

  互联网与资本的“蜜月时光”可谓一场土豪的烧钱恋爱:从2012年渐入佳境,到2014年至2015年上半年进入“风口期”,各路资金疯狂烧钱,以至于形成了“三高”症状。

人民日报称互联网投资火热依然 投资从沸点转热点

  估值高。博华资本经理方昊天回忆,在互联网领域,2000年时三五百万美元已算高额投资,而到了2014、2015年,“上亿美元的投资已经不新鲜了。”明势资本合伙人曾颖哲强调,“风口期”时无论项目好坏,其估值都远远高出本身的实际价值。

  效率高。“‘风口期’完全是资本追逐项目的时候,平均下来3—5个投资人追逐1个项目,大家争先恐后,投资速度极快,唯恐下一秒项目就被其他投资人抢占。”在北京一家基金任投资总监的张亮(化名)说。方昊天回忆,2012年以前,项目等来一轮融资往往需要2—3年,而在2014—2015年,常常是年初迎来A轮投资,到年底前就能有B轮和C轮投资。

  投资额和投资者规模屡创新高。“风口期”各路资金疯狂涌入,2014年创下了中国风险投资金额的历史新高;物流大佬顺丰开启“顺丰嘿客”进军 O2O领域,万达携手腾讯、百度上线飞凡电商平台,沃尔玛全资收购了1号店在中国的电商业务……许多传统产业企业纷纷进入,希望借助互联网创造新的增长点,从中分一杯羹;更多打出名气的项目则开始频频烧钱“倒贴”,为圈客户大有“赔本赚吆喝”的势头。

  以微微拼车为例,在2014年12月其拿到400万元的第一笔投资,估值8000万元;2015年1月,拿到750万元的第二笔投资,估值1.5亿元;随后包括中信资本、盛大资本等一大拨投资机构涌入,给出的估值从1.5亿元变成3亿元,又从3亿元变成5亿元、8亿元,直至10亿元。

  然而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市场出现了第一批开始“冷下来”的投资人。比起当初“要钱有钱,要人有人”的热火朝天,现在不少互联网投资人似乎进入了“休假”模式:融资规模、估值水平均在下降,频率也放缓,投资人趋于理性。

  “从2015年年中开始,融资数量在逐渐下降。即便是较有潜力的领域,比如人工智能,融资虽然在继续,却并不特别顺利。”汉能投资集团高级分析师陆尹坤表示,市场缺乏显著热点,以前的在线教育、O2O、互联网金融等,都曾引发热烈讨论和关注,但现在的行业没形成什么大方向。“能看的项目不多,很多美元基金的合伙人都去海外休假了。”

  投资者趋于冷静,短平快收益吸引资本进入,但造血功能不足、跟风追涨造成行业泡沫,资本为何愿意大规模进入互联网领域,甚至不惜以“倒贴”为代价?

  传统行业产能过剩,而互联网行业投资回报的“短平快”,无疑是投资扎堆的根本原因。“2014至2015年,传统行业增长乏力,企业一年365天干满350天,净利润不到10%,投资至少三到五年才有回报,而互联网投资1年估值就可能翻番,3年可能增长至10倍,对资本具有绝对的吸引力。”张亮说。

  跟风心理又为投资热潮添薪加火。“以O2O为例,大众点评、美团成功后,上门美甲、上门洗车、上门家教等各种O2O模式纷纷涌现。这其中有些是刚需,有些则市场前景不明,但在风起云涌的热门时期,大家往往就跟风投了。”陆尹坤说。

  “正是资本对于互联网的追捧,让企业的估值水平、融资规模不断攀高,高估值反过来又吸引了更多资本,最终雪球越滚越大。”张亮说。

  然而,这种高估值也容易形成产业泡沫。

  “互联网+”融合并不容易,很多传统企业力图借助互联网转型,却没有找到适合自己的商业模式。沃尔玛曾经期待1号店为其带来线上线下的融合,然而仅仅不到1年,只能无奈地将1号店转卖给京东;同样期待线上线下整合的飞凡电商也是不温不火,万达广场庞大的线下资源并未能为其带来大增长,如今腾讯、百度宣布不再跟投,只留万达一家独撑。

  投资逻辑重新定义后,项目本身的造血能力被忽略,造成行业良莠不齐却瞬间虚胖。不同于传统产业基于净利润的估值模式,互联网企业的估值往往基于流量、用户数、营业额等指标。互联网企业高速成长时不盈利,需要不断融资支持基础设施的投入和正常运营。然而,当投资者发现,资金投入像无底洞,看不到未来盈利时,不可避免会反思投资逻辑,进而降低项目估值水平。“这一轮互联网企业普遍需要烧钱砸市场,且缺少造血能力,需要投资者不断输血。当输血难以为继,输血链断掉,企业纷纷倒闭。”张亮说。像微微拼车在烧完钱后,3个月就完成从估值10亿元到轰然倒塌的历程。这种背景下,投资者不可避免将反思,项目热度也逐渐降低。

  缺乏原创性的跟风项目,特别容易引发倒闭潮式的负面效应。当过多的资金和创业者涌入同一行业,无序与过度竞争不可避免,商业模式未经受住考验的企业只能倒闭。仍以O2O为例,续e洗车、赶集易洗车、云洗车、功夫洗车等上门洗车服务纷纷倒闭,倒闭潮也蔓延到养车领域,甚至连估值曾高达6亿美元的博湃养车也在今年4月宣布倒闭。“可以说90%左右的O2O都失败了。”张亮说。

  “不同于早期成功项目的财富效应,倒闭潮带来的是负面效应,当投资者发现10个项目9个半亏钱时,就会冷静下来。”同渡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吴蓉晖说。

  逐利与避险最终使互联网投资从过热降温。创新工场联合创始人汪华表示,投资人并不是没有钱可以投资了,而是大家到了沉淀期。对项目的判断从注重用户数量,重新回归商业本质,关注盈利能力和趋势。“投资没有少,大家只是在寻找真正可靠的商业模式,或将来能够做到大公司的企业。”

  资本热潮留下了什么,投资对行业的孵化、培育、发展、成熟有强烈的促进作用,资本热潮的席卷最终给互联网乃至实体经济带来了什么?

  “资本的关注总是有好处的,从种子、天使、VC、PE再到并购基金,其对一家企业甚至一个行业的孵化、培育、发展、成熟都有强烈的促进作用,而也许某个未来经济的新增长点就在其中。”张亮说,经济有周期变化,行业也有周期,互联网也不例外。

  移动互联网浪潮之后,虽然有许多企业倒闭,但也留下了美团、饿了么、滴滴、支付宝、微信支付等真正改变人们生活、真正创造价值的企业。

  此外,本轮浪潮后,互联网改造传统产业的能力也令人印象深刻。“互联网最妙的一点在于它本身是数字化的,互联网的数字属性为经济的精细化运作奠定了坚实基础,能推动实现整个经济结构的优化升级:从原来的高能耗、高投入、高污染的粗放式增长,走向集约式、高效率、可持续的增长模式。”曾颖哲说。

  未来,我们需要怎样的“互联网+”?互联网与传统产业二者该如何结合?成功者凸显着互联网点石成金的能力,失败者也提醒从业者,互联网不是万能的金手指,不做好准备,二者的结合可能“1+1<2”。

  “一些传统行业和互联网结合出现‘水土不服’,归根结底还是思维方式的问题。”曾颖哲表示,很多时候传统企业仅将互联网视为线上的销售渠道和传播渠道,用来打广告、做社交。但其实互联网背后,是自由、分享、协作的价值观。“传统行业想借好‘互联网+’的东风,就不能把这张‘网’理解得太简单,认为投资做好营销就万事大吉。钱应该花在用户体验和产品质量上,才能让两个行业的融合发展‘1+1>2’。”

  汪华表示,未来,互联网提高实体经济效率的改造不会停止,除了目前的电子商务、O2O、企业应用、B2B、互联网金融外,未来广义的自动化,包括智能硬件都是非常重要的趋势。

  投资者仍在等待新的投资“风口”。晨兴资本董事总经理刘芹认为,前一波科技高潮期已经慢慢过去了,下一波新的东西如AI、VR、深度学习和大数据等都很热,但尚未形成移动互联网式的大波浪。“科技的周期需要一段时间的冷静平台,慢慢积聚一定的力量,然后突然某一天出现突发性因素,促使主升浪的出现,到了高潮、泡沫、破灭,然后再一次潜伏。我们的科技变革周期还在孕育,资本随时在追逐下一个‘风口’。”

责任编辑:孙钰展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