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光斗:郭德纲和王宝强的败笔是和亲近之人贴身肉搏

同王宝强和马蓉的离婚大战一般,郭德纲和曹云金的公关战,同样犯了公关中的大忌——和亲近之人贴身肉搏,其结果必定是一地鸡毛的双输败局。你说我除我名、说我不尊师徒之道,我揭你睡女记者,结果在局外人的受众眼里落下的印象是:此二人一丘之貉。

  郭德纲:搞笑大咖的公关败笔

  如果把“笑”看作一个产业,那么中国则有三大以“搞笑”为产品的巨头公司,由北往南三足鼎立,分别是以赵本山及其徒弟为代表的黑土地二人转小品文化企业、以郭德纲师徒为代表的相声文化艺术企业、以周立波为代表的海派清口“诙新闻”企业。三巨头占据中国“笑市场”绝大多数市场份额,具有很高的品牌集中率。

郭德纲曹云金的公关大战

  日前,三足之一郭德纲集团的师徒撕逼活火山再度复燃,成为社会和公众关注热点。  郭德纲出生在“相声窝子”天津,7岁开始学艺,至今已有三十多年。郭德纲功底扎实、收放自如、商业化运作娴熟。相声界前辈大师马季和侯耀文都曾对郭德纲有极高的评价:“有一个郭德纲就使相声热闹起来,敢情相声有这么大的魅力啊!”马季先生似有将相声中兴之责托付给郭德纲之意,一改“相声火不过小品”的现状;侯耀文更是曾对郭德纲赞不绝口,夸他好学、敬业,“求索十年,一朝被大师慧眼识中”。

  郭德纲对于相声的的理解超越众人,而郭德纲也确实中兴了相声这门传统艺术,1995成立德云社,让相声重归剧场,票房一路上扬,近年来更是一票难求。祖师爷赏饭吃,郭德纲在相声艺术上的被认可既是因为他拥有的相声天赋,也是源于他对相声的用功和坚持,如他在自传中所言“相声是我的命”。

  郭德纲靠“嘴”安生立命、赢取功名,但郭德纲也因“嘴”毁誉。他以“嘴毒”著称,爱逞口舌之快,“能把人骂化了”;自出道以来,争议不断,捧红郭德纲的不仅仅是他的相声技艺,还有他的一场场撕逼大战,无论是和搭档、捧红他的“当家的”北京电视台,还是徒弟曹云金、媒体……一言不合就开撕,愈撕愈勇。

  2008年和搭档徐德亮起波澜;2010年因被爆出别墅侵占公共绿地,徒弟殴打记者,在后来的演出中郭德纲称打人徒弟李德彪是“民族英雄”,大骂“记者像妓女,北京台龌龊”,引发舆论哗然;同年和李菁何云伟起骂战,爱徒曹云金随后也宣布退出德云社、自立门户;2013年北京电视台年仅51岁的台长王晓东患肝癌病逝,郭德纲微博发诗一首“一去残冬晓日红,三杯泪酒奠苍穹。鸡肠曲曲今何在,始信人间报应灵。”并附加大红“囍”字,郭德纲犯了众怒,遭北京电视台同仇乱忾地抵制;今年郭德纲修德云社家谱,言称“曾用云字名者二人,欺天灭祖,悖逆人伦...夺回艺名,逐出师门。”引起曹云金的公开反击。由此,郭德纲的个人品牌遭遇近年来最大的危机。

  郭德纲因一张口吐莲花的嘴而兴,因各种骂战频频引发舆论关注。相声这门说话让人笑的本领,不仅仅是郭德纲的饭碗,更是郭德纲的武器。虽然他言称“喜欢安静”,但却每隔一段时间便会把自己置身喧哗的新闻热点中心,成为娱乐记者可靠的粮票。

  郭德纲有无数钢丝,又极其擅长舆论战,也是中国最大娱乐IP之一。但郭德纲在每一次个人品牌的危机公关中都难言成功。作为相声大咖,郭德纲的嘴就是炮,但并不是自己骂爽了,就能取得公关上的成功。赢了口角之争,得了心中之快,却往往输掉了个人品牌美誉度,落下个“郭德纲始终是个起于市井的相声艺人,难成一代大师”的社会评价。

  其实公关和外交“木同根,水同源”。职业外交吴建民搞了一辈子外交,算是把外交这件事搞透了,他总结一生的外交经验化成了这样一句话:“其实外交说复杂很复杂,说简单也简单,无非是怎样同外国人沟通、交流,为国家多争取几个朋友,少树立几个对手。”而公关也是同理,即获得朋友、化解矛盾的艺术。同是说话,会说相声却未必懂得公关,郭德纲在个人品牌公关中大有很多可斟酌之处。

  公关中价值观的错位:在商言“情”

  公关技巧是每个企业和个人品牌都应该具有的能力,它的外在是与人相处和与媒体沟通的艺术,它的内在则是企业和个人的价值观和格局观。

  常言道“在商言商”,郭德纲让相声重回剧场,买票听相声,本质上也与电影等文化艺术商品无异,而郭德纲的身份也不仅仅是一个相声艺人,更准确的身份是一个相声艺术商人。郭德纲和徒弟之间的矛盾不仅是内讧一,而是传统相声中的门徒制度和现代市场经济制度中的一次观念转变的冲突。  理解了这一点,郭德纲在危机公关中的所犯的错误不仅仅是“睚眦必报”,更是相声产业经营管理观念中的错位。不引入现代企业经营管理制度,郭德纲今后还会遭遇各种囧途。

  犯公关大忌:和亲近之人贴身肉搏

  无论是王宝强和马蓉的离婚大战,还是以往的任何将和亲近之人矛盾昭然于天下的危机公关处理方式,皆犯了公关中的大忌——和亲近之人贴身肉搏,其结果必定是一地鸡毛的双输败局。

  “仆人眼里无英雄”。越亲近的人对你的吃喝拉撒、生活细节了然于心,一旦双方撕破脸皮,理性的矛盾化解方式便会失效,只剩下互相爆料抹黑的公关滥招。以王宝强和马蓉事件为例,你曝光我出轨,我就曝光你先找小三,随后各种污点一并流出,加之媒体的参与,一场揭黑大战便就此上演,最后谁也捞不到好处。而郭德纲的曹云金的公关战,也未能免俗,你说我除我名、说我不尊师徒之道,我揭你睡女记者,结果在局外人的受众眼里落下的印象是:此二人一丘之貉。  越亲近的人,越应避免双方矛盾公开化,宜冷处理和私下协商解决,化干戈为玉帛;最不济大道朝天各走半边,与其睚眦必报,不如相忘于江湖。

  穷寇勿追、见好就收

  郭曹师徒反目已有多年;郭德纲旧事重提,编写家谱,公开将云字辈徒弟何云伟、曹云金除名,对旧事纠缠不休,欺师灭祖的恶评让对方没有退路,此乃公关大忌。这和郭德纲在北京电视台长王晓东去世时的报复行动一样不智。和往日冤家纠缠不休,不仅没有让郭德纲落下好名气,反而落下个睚眦必报的恶劣形象。

  公关事件中的两方本来就处于舆论的漩涡,外界对于内情莫衷一是,如果总是你给我一拳,我还你一掌,那么真相和公正的评论只会被越描越黑,逞了口舌之快,却输了美誉。 相声是门技艺,而公关却是“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化敌树友的艺术,郭德纲的嘴里除了相声,还有子弹,却没有公关的智慧。 至于曹云金,所谓“连爆猛料”更是加深了群众对他“恶徙”的印象,有道是“名师出高徒”,老师的危机公关都如此失败,学生能好到哪里去呢?
(本文经作者同意转自李光斗品牌观察 李光斗更多观点请关注专栏)

责任编辑:赵新燕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