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不是说理的地 看微信点赞转发拉黑的话语生态

微博不是说理的地方,往往一旦发生分歧,就会由最初的讨论变成最后的攻击;微信亦复如此,通过转发对自身有利的文章来为自己站台,或者在群内独白,进行人身方面的檄伐诛杀。好友之间,在谁的帖子之下点赞,是否给自己观点点赞,转发谁的文章,皆成为敌友划分的标准。

  原标题:朋友圈的话语生态

  近来朋友圈内互相拉黑的朋友甚多,也有因误会不曾申辩以致把我拉黑的,而后得知乃因我给该朋友的论敌点赞,又曾在饭桌上见二友因点赞而拉黑以至于互不敬酒差点翻脸,似乎朋友圈如同地雷区,一不小心就炸裂开来,恨不能学某友从不发表观点,偶尔冒泡发张美景图片。最后,只好选择把那些不愿动笔写入文档的民国报纸趣闻贴出来,算作随手做个读书笔记,以便日后借助关键词随时查阅。

微信朋友圈的话语权

  或如徐贲所言,微博不是说理的地方,往往一旦发生分歧,就会由最初的讨论变成最后的攻击;微信亦复如此,通过转发对自身有利的文章来为自己站台,圈子内部朋友也参与论战,最终归宿便是圈子内部的互相告慰;或者在群内独白,进行人身方面的檄伐诛杀。昔日好友之间,在谁的帖子之下点赞,是否给自己观点点赞,转发谁的文章,皆已成为政治立场,也成为敌友划分的标准,心生不快而日渐成为仇敌,就像人人都在践行被冷落的居伊·德波的名言:“换朋友比换想法要好得多”。

  阿贝尔·蒂博代在《批评生理学》中谈论了不同身份之间的文学批评互相攻讦,常见形式便是“作坊批评”:“把一种批评对他种批评的不知、斗争、讥讽和挖苦视作其生存之必须及其健康之证明”,翻出对方最不体面的表现作为评判的依据,专找薄弱环节下手,恨不能一脚踹死对方;又或者,在分析和批判时从一个全能的视角出发,从自己分析与批评的对象中抽身而出,既有居高临下的优越感,又有免于责任的自我正确感。此类批评往往要么是礼尚往来式溢美之词,要么是箭林石雨般攻讦之语,是为最不光彩的话语事业。

  1954年,当阿尔及利亚处于分崩离析之时,加缪在笔记中对“行动和写作”进行了反思。朋友之间因立场相异而互相攻讦,从而使得论战的情绪变得越发狂热,加缪对这种“过于积极的介入”充满困惑,他怀疑这些积极介入的论战双方,不过是因为他们不能断定介入的正义性。每每当良心受到煎熬,或当意见被人否定而恼羞之时,他们总会手忙脚乱地为自己寻找相关的理由,使自己的话语介入看起来更具合法性。知识分子在亢奋的声誉争夺中,变成了自我表演的姿势分子。对此,茨维坦·托多罗夫曾告诫:“舆论自由,包括困扰我们的舆论,应该加以保护。这并不意味着任何批判姿态本身都是令人赞赏的。如果人们得益于民主的公共空间里同行的表达自由,却采取一种普及的诽谤的态度,批判就变成一种无所产出的免费游戏,除非其自身的出发点被颠覆。过分的批判谋杀批判。……普及化的怀疑主义和体系化的嘲讽只拥有智慧的表象。”

  当然,并非因此而放弃话语彻底陷于沉默,事不关己而学鸵鸟,毕竟,竞争是商业的灵魂,争论是文学的灵魂。伏尔泰将“健康的批评”视为第十个缪斯。没有批评的批评,批评将会死亡;但是,过分的批判,最终谋杀批判。健康的批评总是伴随着谦逊的态度,如赫希曼那般保持自我更新的“自我颠覆”理念,警惕固执己见地保卫自身迂腐陈见,把积极参与公共事务的热情与智识上的开放性结合起来。而朋友圈的话语生态,往往很难平衡这两者之间的距离。尽管最为可怕的是没收批评的可能性,让我们丧失言说的权利,但在互联网的民主化表达生态下,话语的表达往往容易沦为焦躁的表演,从而让话语表达更像是情绪化的泄愤。

  由于朋友圈这种批判生态还会牵涉转发和点赞的人,以致我们似乎丧失了好好说话的环境。很多时候,你摘录某本书的某段内容或者发表生活的某种感受甚至转发点赞谁的话语,由于心理的危机导致心理的敏感,对号入座者不可胜数,以致朋友圈的言说成为生活的政治场所,转发点赞与否成为友情分量的衡量标准。在半封闭生态的朋友圈如何言说,已经成为生活政治学。唯有抽身出来,自我拒绝表演,以拒绝情绪化的疏离态度,才能敏感地发现这种微妙无形的残酷生态。

  半封闭状态的微信生活,比广场似的微博生活更为危险,造就了一种半公共半私人的融合,也造就了公共与私人的模糊。正是这种生活政治般的批判牵连,如今的朋友圈,在转发和点赞之间似乎已经沦为另一种精心计算的话语式贿赂,通过情感按摩的方式让自己成为被人珍视的替代品,而不需自我意识的真诚表达。情感按摩制造着舒适的安全,真诚表达陷入危险的冲突。此类现象,在包容性较差而善于建友帮拜码头的外省尤甚。

  每每打开朋友圈,见朋友互相攻讦恨不能拉黑对方的情形时,总想起布罗茨基在柏林面对流亡者们狂热对骂时的疏离态度,或者又想起《顾颉刚日记》中的一段话:“与静秋出散步,遇钱锺书夫妇。……锺书以洪迈诗‘不将精力做人情’语相劝,当勉力行之。我居三里河,实无异退休,惟有努力抓住此未来之五年,将笔记及论文集编好,庶不负一生劳力。”

责任编辑:赵新燕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