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经济 > 人物 > 正文

万宝之争引上市公司防卫:证监会称不得限制股东权利

“宝万之争”开战,唤醒了A股公司的反收购意识。近期,越来越多上市公司试图通过修改公司章程的方式对“野蛮人”进行提前布防。对此,证监会表示,上市公司不得利用反收购条款限制股东的合法权利。在监管问询和证监会约谈之后,已有不少公司收回了“过度”的

  原标题:上市公司反收购“防卫过当” 监管层忙喊停

  据中国证券网8月30日报道, “宝万之争”开战,唤醒了A股公司的反收购意识。近期,越来越多上市公司试图通过修改公司章程的方式对“野蛮人”进行提前布防,以规避被“恶意并购”的命运,但由于诸多“反收购”条款合规性存疑,已经引发监管多方关注。

  上周五,证监会明确表示,上市公司不得利用反收购条款限制股东的合法权利。在监管问询和证监会约谈之后,已有不少公司收回了“过度”的反收购条款。

王石和姚振华

  “反收购”条款频遭诟病

  据不完全统计,自“宝万之争”后,已有20余家上市公司公告修改公司章程,通过各种手段以图增加“野蛮人”通过举牌控制上市公司的难度,防止恶意收购。然而,不少公司拟修改的公司章程频遭诟病,甚至出现了与现行证券法规相抵触的情况。

  抬高股东行权门槛已是最主流的做法。近期多家公司在章程中提高了《公司法》规定的股东行使“改选董监高提案权”、“自行召集股东大会权”所需的持股比例、持股时间要求。如华神集团此前修改的公司章程中包括,“收购者存在如下情况,其持有的公司股份不得行使表决权,包括自最近一次买入公司股票之日起36个月内存在被证监会及其派出机构处罚的情形或立案调查,以及未履行信息披露义务或所披露信息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重大遗漏等情况。”但是,《公司法》第103条规定,股东出席股东大会会议,所持每一股份有一表决权。

  提案权、股东大会召集权等方面更是“重灾区”。如山东金泰设置持股10%股东还需持股270日以上方能自行召集和主持股东大会。但《公司法》第101条第2款规定,连续90日以上单独或者合计持有公司10%以上股份的股东可以自行召集和主持股东大会;第102条第2款规定,单独或者合计持有公司3%以上股份的股东,可以在股东大会召开十日前提出临时提案。

  另一大方向是给现任管理层设置“保护条款”,即限制董监高改选人数、任期或者决策程序。如近段时间备受市场瞩目的廊坊发展,前脚刚收到恒大地产二度举牌的告知函,其控股股东后脚就马不停蹄地向股东大会提请了修改公司章程的临时提案,针对董事会换届提出特别新规。具体看来,新的公司章程对每年改选的非职工董事、监事分别限定为不超过1/3、1/2,任期届满或辞职的情形除外;并在董事会中明确规定新增职工董事3人。根据现行法律法规,需经股东大会表决的重要议案、一般以出席会议的股东所持表决权的2/3通过为准。然而,部分上市公司在此框架之上,将规定事项表决生效的要求从2/3提高到3/4,条件可谓十分严苛。

  一个近期才出现的动向是所谓“金色降落伞”条款。即发生恶意收购时,公司董监高、核心技术人员等在任期尚未届满而任职终止时,不论其主动离任还是被动解职,公司都必须支付高额补偿金。如雅化股份新的公司章程规定,在公司被恶意收购的情况下,公司董监高在不存在“违规违法及不具备任职条件”的情形下被提前解除职务,应该按其税前薪酬总额的十倍给付一次性赔偿金,并按《劳动合同法》另行支付经济补偿或赔偿金。中国宝安、多氟多、海印股份、兰州黄河、友好集团等多家上市公司同样将类似条款列入公司章程。对于如此高额的经济补偿条款,不少投资者质疑是否有输送利益的嫌疑,是否会出现内部人慷股东之慨自肥的问题。

  更令人诟病的是信息披露义务触发时点“下移”至3%。根据《证券法》、《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相关规定,投资者直接或间接持有上市公司股份达到总股本的5%时,应在事实发生的三日内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在此期间不得继续买卖该公司股票。如伊利股份、世联行等公司修改后的章程均规定,投资者持有或与他人共同持有占公司发行股份3%时应当向董事会出面报告、期间不得再买卖,同时,每增加或减少3%都应按上述股东操作。这一做法显然与法规不符。

  问询函、约谈合力降温

  面对越来越多试图修改公司章程的上市公司,交易所开始加强监管。山东金泰、金路集团、雅化集团、中国宝安等上市公司的行为,均遭到交易所问询。交易所要求上述公司对修改公司章程的合理性、是否限制股东权利作出说明。而在遭受交易所问询后,上述公司或取消公司章程修订,或将拟修订的条款进行修改,以便符合法规规定。

  如金路集团8月29日晚间发布公告,决定取消此前董事局通过的《关于修改公司章程的议案》,并不再提交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8月23日晚间,公司公告拟修改公司章程,其中多项涉及反收购条款。包括限制董事成员改选,在董事局任期届满前,每连续十二个月内改选董事的总数不得超过章程所规定董事局组成人数的四分之一;非经原提名股东提议,且现任当选董事在不存在犯罪行为或能力不足等问题时,任期内一旦被解除董事职务,公司应按向该名董事支付其本人在公司任职董事年限内税前津贴总额的6倍支付赔偿金等。

  8月26日交易所向金路集团发函,要求公司详细说明本次修订《公司章程》的原因、背景及内部审议决策程序,赔偿金支付标准的合法性及合理性,是否损害公司及全体股东利益,是否涉嫌利益输送,以及董事任命条款是否存在不合理地维护现任董事的地位。

  遭问询后终止修改章程的还有雅化集团,华神集团等。

  山东金泰则是在上交所问询和山东证监局约谈的监管合力下,对其前期提出的章程修订案进行了调整,仅保留“有召集权和提案权股东需满足连续持股270日以上”的一项要求,对其他条款的修改均被取消。

  部分公司不改初衷

  从目前来看,尽管有公司在交易所的干预下,及时撤回了不合规的反收购条款,但也有多家公司不改初衷。

  如中国宝安证券部人士表示,修改的章程已经董事会、股东大会通过,暂时没有变动。此前,中国宝安修订的内容为“当公司被并购接管,在公司董监高任期未满前如被解除职务,须本人认可,且须一次性支付相当于其年薪及福利待遇总和十倍以上的经济补偿”等。世联行证券部人士亦表示,修订后的内容已经董事会、股东大会通过,上报至深交所。如果有变动,会及时公告。

  佰利联昨日晚间披露了关于对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公告,称公司修订《公司章程》是为了防范恶意收购。据佰利联此前披露的章程修订条款,一旦出现恶意收购的情况,股东大会在审议一系列议案时,均需要经过出席会议所持表决权的四分之三以上决议通过,另公司高管、核心技术人员主动辞职或被动离职的,需支付5倍薪酬的赔偿金,此外公司董事会还可以自主采取“为公司选择其他收购者”、“降低恶意收购者的持股比例或增加收购难度”和“对抗性反向收购、法律诉讼策略”等反收购措施。

  对于交易所的问询,佰利联的回应是,鉴于上市公司召开股东大会的成本高,程序严格,在发生恶意收购的情况下,股东大会的反应相对迟缓、处理机制相对僵化,无法及时对恶意收购作出反应和处理甚至可能对公司造成难以弥补的损害。因此,有必要通过《公司章程》赋予公司董事会在公司遭受恶意收购的情况下采取必要行动的权限。

  监管还需通盘考虑

  市场观察人士认为,上市公司触碰法律底线、“任性”修改公司章程潜藏的危机,并不仅仅事关一家公司股东之利益,当此风渐长,将会动摇整个A股市场收购制度的基础。他同时指出,股东权利的合法保护是公司制度赖以存在的基石之一。如果公司章程以自治名义,通过大幅度提高股东行使权利的门槛,随意限制乃至取消《公司法》赋予股东的权利,A股市场本就广为诟病的“大股东控制上市公司”的普遍格局将进一步被固化,机构投资者和中小股东参与公司治理的积极性也将进一步丧失。

  在上周五证监会例行新闻发布会上,针对“近期,部分上市公司提出议案,拟修改公司章程引入系列反收购条款来布防野蛮人 、防范恶意收购 ”的提问,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张晓军称,已经关注到相关问题,交易所方面发出了监管问询,相关证监局约谈公司有关人员,要求公司通过信息披露,充分、有针对性地解释相关条款设置的合法性、正当性和必要性。

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张晓军

  张晓军表示,上市公司章程中涉及公司控制权条款的约定需遵循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不得利用反收购条款限制股东的合法权利。证监会依法监管上市公司收购及相关股份权益变动活动,发现违法违规的,将依法采取监管措施。

  针对目前的实际情况,有分析人士指出,控制权市场竞争日趋激烈,仅依靠交易所层面对个案展开问询,显然只能解决一时之矛盾。从根本上解决这一矛盾,还需要“通盘考虑”。首要的是从规则上对目前存在争议的问题进行明确。例如可以通过规则明确上市公司在公司章程中设置反收购条款的“底线”,另可适时启动《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的修改,回应上市公司收购和反收购中的基础性、难点性问题。

  此外,监管措施上亦需要更有力的措施匹配。在现有制度框架内,监管除了可对反收购的监管逻辑、政策导向进行表态,还可以加大监管力度,强化监管协作。例如,交易所的自律监管可与派出机构的行政监管进一步有机结合,形成合力,及时制止明显违法的、不正当的反收购条款。此外,对于“缺位”的中介机构,应当强化监管,督促归位尽责。

责任编辑:徐睿明
免责声明:齐鲁财富网发布文章来源于互联网或部分原创,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并不代表本网站立场,也不对任何第三方构成投资建议。本网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或违规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竭诚配合删除。邮箱:2500210576@qq.com 联系电话:0531-55562781。
加入收藏

研究报告

会议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