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登录 | 注册
首页>原创 > 正文

韩都上市了 37年济南老服装焦其济玩社群做不一样裁缝

父亲与玉谦旗袍第四代传人是师兄弟,他子承父业,从学徒到自创服装厂干了37年服装,他9年前先于凡客效仿PPG、略晚于韩都衣舍玩起电商。如今56岁仍不服老,他又玩起众筹、社群搞订制,要做回到中国传统的裁缝,不过他要做新式裁缝。

 文/李松
 父亲与玉谦旗袍第四代传人是师兄弟

  他子承父业

  从学徒到自创服装厂干了37年服装

  他9年前先于凡客效仿PPG、略晚于韩都衣舍玩起电商

  如今56岁仍不服老

  他又玩起众筹、社群搞订制,要做回到中国传统的裁缝

  不过他要做新式裁缝

  头发已经花白的他

  被评为“2015年度影响济南市经济人物创业精英奖”

三元欧肯焦其济

  56岁的焦其济头发已经花白。

  不过,他像很多年轻人一样,会不时刷刷微信,每天晚上一个固定项目是,在一个微信群里玩红包接龙的游戏。两个手机基本不离手。

  这是一个名为“泰山衬衣俱乐部精英群”的微信群,是他发起的3个群之一。虽然不像很多人那样开口闭口“社群经济”,但实质上这是一次社群经济的尝试。

  用10年时间,同在济南的韩都衣舍即将成为中国互联网服饰第一股,把互联网玩得登峰造极。

  焦其济做服装已经37年,9年前也玩过电商,甚至先于凡客。现在,他要用新的社群,做回传统的裁缝。

  这或许是他被评为“2015年度影响济南市经济人物创业精英奖”的重要原因。

  1 渊源

  【父亲是玉谦旗袍第四代传人师兄,自己看着济南服装兴衰】

  焦其济毫不避讳地说,37年一直在服装行业里的自己,亲眼目睹了济南服装业几十年的兴衰。

  1960年出生的焦其济,中国倒数第二批下乡,2年后回城到当时还在经二纬六路上的济南服装二厂当工人。

  这算是子承父业。

  他父亲是济南服装三厂的员工,从农村出来在服装厂当学徒,和玉谦旗袍第四代传人于成章是师兄弟。于成章是如今玉谦旗袍老板于仁谦的父亲。

  焦其济如今仍清楚地记得,自己到服装二厂的报到时间是1979年10月6日。

  当时他在车间当工人,很快被抽去参加厂里搞的高级技术培训班。在这个类似旧时学徒制的培训班里,师傅手把手教他从认面料、量体、裁剪、制作、锁缀到最后的整烫,全学一遍。旧时这叫“全活儿”。

  这让焦其济对服装生产的全过程了如指掌,这也是后来做销售、再到自己创业,争都如鱼得水的原因。

  1年半后,他顺利出徒。
 

  2 转行

  【济南第一条金利来领带、第一套皮尔卡丹西装是他引进来的】

  可惜,出徒后他并没有干服装生产,直到现在焦其济仍认为是一种遗憾。不过,这让他有了更多的经历。后来敢于自己创业,也与这段经历有很大关系。

  1984年10月10日,他被调到新成立的经营科任副科长。

  当时的背景是,此前不久济南市召开的全市工业经济会议提出,企业要“两条脚走路”,即不能光依靠国外市场,也要做国内市场。之前,服装二厂只做出口。

  这让焦其济在市场经济刚刚兴起时就接触到了市场一线。

  正是因此,他很快又被调到与服装二厂属于济南二轻局的另一家公司做业务主任。这家公司以销售服装为主,在舜井街22号有一家商场。

  彼时人们对服装刚刚有名牌的概念。意大利品牌皮尔卡丹在天津有一家工厂。他们想卖皮尔卡丹的西装,经人介绍,焦其济跑到天津,跟对方谈进西装来卖。

  当时这家公司相当牛。在11个总经经、副总经理中,只有一个中国人,负责职工生活。

  好不容易对方同意给货,但进货的时候,我们只能提出要多少货,而不指定号码。人家给多大号,我们只能拿多大号的货。山东人体型大,很多小号的服装就不好卖。但没办法。

  很快,他又跑到广州找到金利来。在上世纪90年代,大陆很少有外来的服装品牌,来自香港的金利来绝对是名牌。金利来的老板祖籍广东梅县。

  焦其济现在还记得,当时他们到广州市人民南路22号,找到金利来中国区一位罗姓经理。对方同意他们销售金利来的领带。

  皮尔卡丹和金利来从此才在济南有卖。
 

  3 创业

  【曾经“觉得自己肯定一辈子就在这干了”到被逼自己干】

  如今很多年轻人不提创业似乎都不好意思,但老一代人里,不是被“逼”到一定程度,一般不会换单位,更不用说创业。

  焦其济说,自己为什么几十年后仍对进厂日期、工作调动日期等记得清清楚楚,是当时觉得这是一生中的重要时刻,绝对不应该忘记,“觉得自己肯定一辈子就在这干了”,根本没想到会离开,更没想到会自己干。

  但有时候不是所有东西都是自己能左右的。

  几年之后的1994年,由于种种原因,焦其济产生了自己干的想法。

  当年,他与历城区经委共同成立了一家公司,叫三元实业发展中心,公司属于国有与集体联营,历城经委是大股东。

  干的是他的老本行,服装生产和销售,以企业用的工装为主,也做一些时装。

  这就是如今三元欧肯的前身。焦其济是董事长。

  去年三元欧肯的销售额过千万元,连续3年增长率超过10%。

  演变成三元欧肯与他们和法国一家公司的合作有关。

  2007年,他们与一家名为欧肯的法国专业服装公司合作,引进对方的模板、技术、工艺等,同时代理其品牌在国内的销售,并获准使用其品牌。
焦其济在法国

 

  焦其济在法国▲

  公司名称由此而来。公司主要生产工装和衬衣,同时订制衬衣和西装。

  每次见到焦其济,他都身着衬衣,冬天的外套也多为西装。

  他几十年来几乎全部是衬衣西装,没有穿过T恤。少有的一次是,他要去南部山区参加一次活动,从美国回来的女儿非要他穿T恤。这件T恤是女儿从美国买回来送他的,他不能让女儿失望。照片发到朋友圈,朋友纷纷“莫名惊诧”。

  他说,谁让咱自己做衬衣和西服?
 

  4 试水

  【几乎和凡客诚品同时学PPG,稍晚于韩都做电商】

  引进欧肯同时,焦其济做了一次尝试——电商。

  那时候,电商远没有现在流行。

  一位因体型原因买不到合适衬衣和西装的朋友,长期让焦其济为他订制衣服。2007年年中,这位朋友告诉他,最近从一个叫PPG的网站上买了一件衬衣,相当不错。

  2005年成立的PPG,开创出了国内网上服装直销模式,产品依靠OEM代工,销售依靠呼叫中心,以超低成本对业界发起了颠覆性冲击,其“轻公司”的模式让业界眼前一亮,2007年获得了年度最佳商业模式奖。

  彼时正是其巅峰时期,刚刚拿到了1000万美元的风投。

  焦其济于是到网站上买了一件衬衣。拿到货后,他发现其衬衣无论是做工还是质量,都不如他们的,“咱比他好多了”。

  他又去问了一些朋友,大家都说,网上销售,可以省去中间环节、没有租金、不需要仓库且白天黑夜都能卖,“听起来挺好。”

  于是,他开始招兵买马,照着PPG的网站也做了一个,主要销售自己生产的衬衣。当年8月份,网站上线。这是他首次试水网上销售。很快,他们又上线了订制网站。

  对比一下时间就会发现,他们比一位牛人比对PPG做的一度牛翻天的网站要早2个月。那就是陈年和他的凡客诚品。

  2007年6月,陈年和他在卓越网的骨干旧部开始筹建凡客诚品,小米的雷军等商界大佬曾投资,网站当年10月18日上线。随后几年,凡客诚品红遍中国,还发明了“凡客体”。

 

  后来的事,大家应该都很清楚了。PPG瞬间倒塌,凡客也很快失去风光。

  前段时间,有关陈年对凡客诚品的反思,在朋友圈刷屏,用他的话说,他把PPG犯的错误全部重新犯一遍。

  幸好,焦其济只是尝试,很快发现网上销售“水很深”,是“烧钱”的买卖,就没有继续投入太多人力财力,避免了深陷旋涡。当然,这也得益于焦其济一贯的谨慎并很快果断刹车。

  其实,近年势头很猛且也处于济南的韩都,也是2006年才正式起步的,稍早于焦其济一些。不过,赵迎光此前有过几年的代购、网店等经历。

  不久前,韩都刚为10周年举行了庆典。要注意的,韩都和PPG不是一种模式,他们是利用淘宝等电商平台,而非自建平台,且自己不生产服装。如今,韩都已经成功过会,马上就要在新三板挂牌。

  后来,同在山东的青岛红领推出了网上订制,如今已成为“互联网+”的行业标杆。
 

  5 不老

  【白发花白还玩众筹社群,用新方式做回传统裁缝】

  直到现在,焦其济这两个网站依然在运行,不温不火。

  这次尝试算不上成功,但给了焦其济不少启发。
  从某种意义上说,文首提到的发起微信圈,就是网上销售试水后更进一步的尝试。甚至,他还做了其他尝试——众筹。

  今年4月份,焦其济主导成立了“衬衣俱乐部”。

  这个俱乐部有38个股东,他建了3个微信群,除上面提到的精英群外,还有股东群和会员群。38个股东,其实类似这两年很热的众筹,会员群和精英群则有社群影子。

  他的想法是,通过这种方式,把对衬衣、西服有订制需求的人聚拢起来,为他们量体订制服装,大家也可以互相交流。

  这源于几十年的经历以及观察、思考。

  从做服装开始,他就没有中断过给特殊体形的人订制衬衣、西服等,他发现这一需求是刚需,且有一定的需求量。比如,济南某知名大型企业的一把手,十多年来就是三元帮忙特制西装和衬衣,有时买了名牌服装,也让他们帮忙修改。这位企业家曾跟随国家领导人到俄罗斯等国出访,穿的也是他们的西装衬衣。

  鲁能泰山三冠王时期的功勋教练、前南斯拉夫名帅桑特拉奇,也曾到焦其济那里做过西服。

  更重要的是,焦其济隐约看到了一个趋势。

  上世纪80年代以前,绝大多数人是买布到裁缝店做衣服,但那时候更多是因为这样比较便宜。

  随后,规模化生产的成衣逐渐出现,成本很低,价格比买布找裁缝做要低很多,大家纷纷买成衣;

  再之后,人们开始注重品牌,因为买的成衣是“牌子货”,这也吸引了很多人。

  可是近年来,不少人逐渐把订制作为一种时尚和身份的象征,订制的人逐渐多了起来。

  焦其济认为,这是一种轮回,像很多东西沉寂多年后又回归成为潮流一样。不过,他认为,轮回之后,事情已经有了质的变化。正在回潮的订制服装,人们不是图便宜,而是为了更合体,能更个性化。

  以订制西装为例,需要多个来回。原来的做法是,裁缝量体后,根据尺寸做好衣服就完事了。而焦其济他们量完尺寸后只是预制好——没有缝死,然后让对方试穿,不同的人在衣服的长短、宽松程度、饰品搭配等要求是不一样的,有些人还有更个性化的要求,比如有人喜欢短款或紧身,有人喜欢宽松,他们再根据试穿的效果和对方的要求,把衣服拆了重新修改,多个来回后最终才把衣服缝制好。

  他甚至正计划上一个“衣橱”项目,专门为有特殊需求的高端人士提供干洗、烫熨、存放等一站式保姆服务。

  目前,三元欧肯的主要业务还是工装,这块业务运营已经很规范平稳,已经不牵扯他太多的精力,趵突泉白酒、庚辰钢铁等很多大企业都是他们多年的稳定大客户,他们甚至曾为香港警察做过防爆衣。

  公司被评为山东省消费者满意单位以及济南市消费者满意单位,在焦其济看来,产品的质量等也足以让他放心。

  于是,他把精力主要放在工装外,订制是其中重中之重。目前他们工装和订制的业务占比为8:2左右。

  干了37年服装的焦其济,多半时间在做成衣,如今似乎又回归到了传统的裁缝上。只是,已经头发花白的他,这次是用玩社群的方式做裁缝。

责任编辑:曹荣梅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