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离岸社团数千人聊喝尿 尿疗的依据是什么有效吗

“中国尿疗协会”中有数千人,他们聚在一起,聊的话题竟然是喝尿。很多网友跟帖觉得这是一件很无聊很搞笑的事情,此事真有那么好笑吗?若在整治协会的名义下,以行政化手段对尿疗协会和喝尿者一概加以清理,则如同倒洗澡水把孩子也倒了,这才真的让人笑话。

  原标题:“数千人聊喝尿”其实没那么好笑

  今年3月以来,民政部连续公布多批“山寨社团”“离岸社团”名单,引发社会各界关注。其中,“中国尿疗协会”中有数千人,他们聚在一起,聊的话题竟然是喝尿。(8月16日《人民日报》)

  在这则新闻的后面,很多网友跟帖觉得这是一件很无聊很搞笑的事情,评论间充斥着讽刺和揶揄,甚至上升到对这类群体的人格侮辱和智商贬损。

山寨离岸社团数千人聊喝尿 尿疗的依据是什么有效吗

  此事真有那么好笑吗?据资料看,在许多古代医书上都有尿疗记载,如《圣济总录》有用尿液治疗“头痛至极”的记录。《本草纲目》则将人尿称为“轮回酒”、“还元汤”,童男尿尤良;在国外有个“替代疗法”就叫“喝尿疗法”(urine therapy),古埃及、古印度以及17世纪的法国都盛行此道。最为夸张的是,印度前总理德赛曾公开在电视节目《60分钟》分享他的喝尿体验,在庆祝他99岁生日的时候,德赛甚至将他长寿的原因归功于每天喝自己的尿。

  由上看出,尿疗已成为一种民间偏方,将其一棍子打死并不理智。对尿疗的出现,我们应当有个相对开明的态度,既不要迷信,也无需全盘否定。至于其被列入“山寨离岸社团”,说明其成立的手续不健全,程序不合法,组织活动便师出无名。客观来看,成立一个社团或协会,往往需要挂靠主管单位,而对尿疗这样的研究项目,哪个官方组织会允许其挂靠?所以,尿疗协会只会陷入一个怪圈,没有“出生证”,便难办到“身份证”,最终沦为清理对象,则是迟早的事。

  据协会会长介绍,协会会员每年交纳会费20元,且“农民免交,下岗工人免交,学生免交”,看来借会费敛财基本上可以排除;尿是人体排泄物,并非公共资源。喝不喝尿,纯属个人癖好。尿疗协会既未强制人入会,也没强迫人喝尿。对公民个人间的私事,公权力就没必要过多干涉。而在一个十几亿人的国度,有几千人热衷聊尿喝尿,又有什么希奇?

  鉴于此,不妨把喝尿者与尿疗协会区分开来,给尿疗者开一个口子,允许其通过民间活动,在有限范围内交流传播尿疗心得,这样既能为他们找到心理归属,或许还能为尿疗提供医学研究的证据——医学部门通过对喝人群的尿跟踪和数据收集,如已有2千人接受尿疗,可将其整体状况与同龄的、生活环境、身体状况相近的群体进行对比,在科学论证基础上,得出可靠结论。这样,民间偏方也可能上升为科学医学。

  若在整治协会的名义下,以行政化手段对尿疗协会和喝尿者一概加以清理,则如同倒洗澡水把孩子也倒了,这才真的让人笑话。

责任编辑:杨菲菲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