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币卡交易系高风险游戏 天津文化产权交易所停盘

曾经火爆一时的邮币卡交易,随着天津文化产权交易所邮币卡交易中心(下称“天交所邮交中心”)的临时停盘整顿,背后风险开始露出狰狞一角。但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另一位接近天交所的知情人士处获悉,其之所以停牌则或与天交所邮交中心的有关交易模式涉嫌违规有关。

  原标题:天交所暂停邮币卡交易 借贷交易模式涉嫌违规

  导读:一位接近于天交所的知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天交所邮交中心此次停盘的主要原因,与上述提及“借货交易模式”可能涉嫌违反《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的实施意见》(下称“37号文”)相关规定有关。而该“借货交易模式”类似A股融券模式,隶属金融衍生品一种,存在一定杠杆效应。

  曾经火爆一时的邮币卡交易,随着天津文化产权交易所邮币卡交易中心(下称“天交所邮交中心”)的临时停盘整顿,背后风险开始露出狰狞一角。

  8月15日,天交所邮交中心公告称,因有重大事项披露,决定自当日晚盘开始停盘,复盘时间则另行通知。次日,其再公告称在停盘期间,原有“借货交易模式”不收取“借货租金”。

  对于引起停盘的所谓的重大事项,8月17日,天交所邮交中心有关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停盘缘由在于配合天津市金融局的检查验收,属正常状况,验收合格后将复盘,但时间未确定。

  但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另一位接近天交所的知情人士处获悉,其之所以停牌则或与天交所邮交中心的有关交易模式涉嫌违规有关。

邮币卡交易系高风险游戏 天津文化产权交易所停盘

  十入九亏的高风险游戏

  天交所邮交中心的突然停盘,也让邮币卡交易再度被外界提及。而实际上,这场标榜着高风险高收益的投资“游戏”,最终结局往往是十入九亏。

  来自湖南投资者谢呈就是“九亏”之一。尽管他进入邮币卡交易市场不过四个月,但他的“入局”经历以及最终结局,与这场高风险游戏的参与者大多类似。

  今年4月中旬,从事传媒工作的谢呈偶然接到一个短信,要他加入一个股票交流群。交流群里,几位自称“老师”的人在某直播平台开设了课堂,每天讲解分析股票,并以此吸引了近万人入群。

  谢呈介绍,入群伊始,几位“老师”还每天分析股市大盘,讲解个股,教各种投资策略,但随后4月底时就不谈股票,而引导大家参与邮币卡交易。

  “天天和大家说,邮币卡市场是刚出来的,风险很低,回报率很高,资金进去打新基本是无风险的套利行为。”谢呈说,“随后大家就被带到一个经纪人那开户,并被分散到各个小群由所谓‘老师’带着操作,我也因此买了三只邮票。”

  这成为谢呈生活的一个转折点。他介绍,自己刚开始计划投资邮币卡“打新”时,一直购买不到,此时“老师”就建议每天涨停挂单。此后,在谢呈持有的一只世博大熊猫票(代码:600053)中,当其价格处于300元时打开涨停,突然出现一批货供散户购买,再以涨停封死。最后,当价格在500元附近,被连续三天出货100%,次日则宣布托管人有重大事项停牌,至此世博大熊猫票宣告出货完成,谢呈由此巨亏。其持有的另外两只邮票,也最终以此收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亦曾接到过类似推荐邮币卡交易的电话,在推荐人员发送的文件中,其不仅介绍了邮币卡交易的价值,还极力鼓吹安全性及曾取得巨大收益的案例。

  案例之一的“二零一三贺年专用-福临门”邮票(代码:609002),从2015年10月16日至2015年12月28日短短73天时间,价格从28.34元一路上涨到3436.22元,大涨121倍。不过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该款在河北文交所挂牌交易的邮票,最新报价仅为362.8元。

  一位邮币卡交易投资顾问8月17日对此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解释,上述谢呈所遭遇的经历,即为典型的“坐庄”行为。他表示,邮币卡交易 “打新”的配比,多是按其持仓价值优先的原则,也即供申购数量的多寡取决于投资者的持仓市值,这意味着个人投资者

  “邮币卡交易中,出现控盘比例高达70%以上的一方非常常见,因为这个市场大量原始股是由那些邮币集藏大户直接挂牌上线,很多藏品在他们手里本身已经控盘很高。在这样的条件下,出现‘坐庄’的现象就非常多。”上述投资顾问说。

  8月17日上海某邮币卡交易市场人士侯先生则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直言,目前邮币卡交易风险极大,且投资者输多赢少,而这其中的主要原因,便是信息不透明及不对称导致的,“建议不要参与,其它则不便发表言论”。

  交易模式之惑

  自邮币卡交易诞生以来,其一直就存在交易模式的“阿喀琉斯之踵”。此次天交所邮交中心的突然停盘,则更让外界一直诟病的“坐庄”言论坐实。

  上述接近于天交所的知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天交所邮交中心此次停盘的主要原因,与上述提及“借货交易模式”可能涉嫌违反《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的实施意见》(下称“37号文”)相关规定有关。而该“借货交易模式”类似A股融券模式,隶属金融衍生品一种,存在一定杠杆效应。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所谓“借货模式”,根据天交所内部的定义,指的是由邮币卡现货交易商向平台申请成为出借方,而投资人可以资金作为抵押申请借入藏品并通过平台交易系统卖出,且在规定时间内买入相同数量及品种的藏品归还给出借方并支付“借货”租金。

  天交所邮交中心的此种“借货交易模式”,则可能有违《37号文》中对“标准化合约”做出的定义:一种是由交易场所统一制定,除价格外其他条款固定,规定在将来某一时间和地点交割一定数量标的物的合约;另一种是由交易场所统一制定,规定买方有权在将来某一时间以特定价格买入或者卖出约定标的物的合约。

  “就像股票交易中的融券,通俗说就是‘做空’邮币卡,由于属于金融衍生品,具有一定杠杆效应。据我了解,入局必亏的概率非常高。”上述邮币卡交易投资顾问强调,其还表示,“实际上,从‘借货模式’制定的相关交易规则和风险警示制度可以看出,天交所应是明白其中的巨大风险的,只是试图通过相关规则制定,来平衡存在的风险和收益。虽然现在检查结果还没出来,但在全国各地都下大力整顿清理的环境下,如果一旦坐实违规,天交所的这个模式就宣告失败了。”

责任编辑:王飞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