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餐馆花226元买进前5 竞价排名开始祸害舌尖上的安全

一家黑餐馆仅仅花了226元就买进前5,当消费者对“排名”充满信任时,却不知,自己早就成为了待宰的“小羊羔”。美团、饿了么热衷于“竞价排名”不难理解,“竞价排名”已经是“恶”的代名词,然而,“竞价排名”并未断绝,又开始在祸害“舌尖上的安全”。这很是可怕。

  原标题:黑餐馆买进前5 外卖平台的套路太深太黑

  打开美团、饿了么外卖首页,当你为不知道吃什么惆怅时,可能你会直接在首页的附件商家中选择。你以为排名越靠前就是外卖平台的优质商家,殊不知,有些商家是通过竞价排名的方式,直接进入首页附近推荐商家的靠前名次。(8月15日《新京报》)

  “竞价排名”已经是“恶”的代名词,魏泽西为此付出了血的代价,然而,“竞价排名”并未断绝,又开始在祸害“舌尖上的安全”。这很是可怕。

黑餐馆花226元买进前5 竞价排名开始祸害舌尖上的安全

  美团、饿了么热衷于“竞价排名”不难理解,一方面是有利可图,且利益挺诱人,另一方面是监管松懈,几乎没有什么风险。在这样的情形下,一家 黑餐馆仅仅花了226元就买进前5,当消费者对“排名”充满信任时,却不知,自己早就成为了待宰的“小羊羔”。

  外卖平台弄个排名,也没有什么不好,至少能够给消费者在消费时有个参考价值,这对于商家来说,也是促进作用,唯有做好自己,唯有凭借实力,才能赢得消费者的青睐,现在倒好,只要付钱,就能将名次排在前面,哪怕是“黑店”,交了钱照样能将排名排在前面。而羊毛出在羊身上,“冤大头”就是消费者了。“花更多的钱,买到更差的外卖”,这显然不是什么笑话,而是铁铮铮的事实。国家网信办对付费搜索已进行了规范。一方面搜索领域的服务商,平台应该审核商家资质;另一方面付费搜索和自然搜索要有明确的区分和标识。此外,对于付费搜索,结果在整个商家中,占比不能太高,有一定的比例上限。依据《广告法》第十四条之规定,广告应当具有可识别性,能够使消费者辨明其为广告。违反该条规定,不具有可识别性的,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责令改正,对广告发布者也就是网络订餐平台处十万元以下的罚款。网络订餐平台没有将其收取费用进行商家排序的事实向用户明示,其行为已经违反了广告法相关规定。问题是外卖平台为何没有受到惩罚?监管又到哪儿去了?

  网络订餐平台该如何排序?最科学的做法应该是依据点击量、订餐量、口碑评价等客观数据,这样的排序才具公信力,也才能达到多赢的结局,无论是外卖平台,商家,还是消费者,均能够从中受益。可现在推行的“竞价排名”,却是活脱脱的“唯利是图”,根本没有“道德的血液”,而只让外卖平台获利,而即便是花买了排名的商家,也不见得有什么利可图,因为必须掏腰包加大补贴活动才能刺激销量。当消费者和商家均深受“竞价排名”之“恶”,也就会采取用脚投票的方式 。想必总会出现不搞“竞价排名”这种套路的外卖平台。

  外卖平台推"竞价排名"危害“舌尖上的安全”,取消“竞价排名”刻不容缓。

责任编辑:杨菲菲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