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饿了么百度外卖三头鼎立 外卖餐比淘宝假货严重

外卖平台既想做裁判,又偷偷摸摸去当选手,外卖行业生态不健康。目前市场有美团外卖、饿了么、百度外卖三家外卖平台,有点多,以后至少有一家会被干掉。餐饮行业目前因外卖平台更加混乱和羸弱,各家应该齐心协力,先把行业整体的形象挽回来。

  原标题:是的,外卖平台的自有品牌,成了贪污腐败的高发地

  三个月前的一天,一位从事外卖O2O创业的朋友跟我说“从事外卖O2O创业,这么多年苦逼下来,我开始怀疑究竟给社会创造了什么价值?除了补贴外,还有什么?”。

  当一个创业者开始怀疑自己是否创造了价值时,我知道他内心是无比悲伤的。近期,外卖行业的黑幕曝出,不仅仅应该是我那位朋友悲伤,而是整个行业的悲伤,是时候,来一次集体反思了。

外卖平台

  关于外卖,很长一段时间业内争论最多的是轻模式和重模式,到底哪种更好。前者不主张自建物流配送团队,以追求商户数和订单量为出发点,用户体验无法把控,但扩张速度快,以饿了么、美团外卖、百度外卖为代表;后者主张自建物流配送团队,以保证送餐速度和质量为出发点,用户体验好,但扩张速度慢,以到家美食会、点我吧、生活半径为代表。2015年后,两种模式进行了融合。

  在中国外卖O2O发展历程里,2013年是个分水岭。这一年,资本彻底倒向了外卖轻模式。2013年11月,饿了么获得了红杉、经纬、金沙江的2500万美元投资,当月已经在团购市场占据优势的美团正式上线外卖业务,采取的是类似饿了么的轻模式。2013年12月上线的淘点点,其在开展外卖业务时,也采取的是轻模式。

  2014年资本市场开始异常火爆,资本逐利,只看单量;饿了么、美团外卖、以及2014年5月正式上线的百度外卖都以单量为核心追求,背后的目的是造更大故事,获得更高估值。很难说清,到底是资本造成了行业的浮躁,还是饿了么、美团外卖和百度外卖的浮躁绑架了资本。

  但结果是:在疯狂的补贴下,“免费吃喝”这种违背商业基本逻辑的事情在神州大地真实上演。也很难说清,究竟是用户巨大的需求推动着外卖行业的发展,还是外卖行业巨额的补贴催促了用户的虚假需求。但总之,外卖行业的整体订单量大增,各大VC很兴奋,投入了更多的资金,各大外卖平台也很兴奋。

  在2015年上半年的市场高点,外卖行业平均一单亏损7-8元,有些后进者每单亏损更多。亏损如此严重,各大外卖平台都争相比拼订单量:每天50万单、每天100万单、每天200万单。很少有人去算账,这么高的订单量背后,各家的亏损额度有多少;也很少想如果资本寒冬来临后,该如何应对。

  2014年-2015年美团的绝大部分资金被外卖业务烧掉了,此后在资本的压力下,和同样没钱的大众点评于2015年10月合并,到现在整合的苦果还在继续。而饿了么,同样是在烧掉了超过10亿美金之后,在资本寒冬的大环境下,接受了阿里的投资。而百度外卖,在没有外部投资人接盘的情况下,母公司百度只好继续投钱。

  资本大环境不好,各家在想创造营收的方法时,几乎无一例外地选择了做外卖自有品牌,也就是打造纯的互联网外卖品牌,然后用自己平台的关键位置进行推荐。自有品牌,毛利率很高,质量也相对可控,比向餐厅收佣金容易得多。

  但问题很快来了,外卖平台的自有品牌成了腐败的绝佳机会,各大外卖平台,从高管到底层运营,都在用这种方式为自己谋利。操作很简单:找一个地方做标准化的外卖餐,通过内部关系上线到平台,争取平台的流量推荐。

  除了以公司名义运营的外卖自有品牌,各种关系户运营的品牌,估计谁也说不清楚。2012年,淘宝曾集中爆发小二受贿事件。2016年的外卖平台,运营人员的受贿严重程度不亚于2012年的淘宝。因为相较而言,阿里在管理上的严密程度,还是比各大外卖平台要好不少。

  至于外卖自有品牌有没有执照、中间有多少猫腻,即便不知根知底,平台方的管理层也心知肚明。为了订单量的持续上涨,存在一些问题,一般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近日,被媒体集中曝出黑幕,才不得不采取一些行动。

  可能出乎大家所料的是:平台方靠旗下的外卖自有品牌,也并没有真正为平台赚到钱。自有品牌,可以造订单量和流水GMV,这是平台方最大的诉求。真正运营线下,互联网出身的各大平台人员并不擅长,加上中间的各个环节都有黑幕,相关人员赚了钱,平台本身却没赚到钱。

  这是一条饮鸩止渴的路径,各外卖平台既想做裁判,又偷偷摸摸去当选手,外卖行业生态就是如此不健康。餐饮行业,并没有因为外卖平台的补贴介入而进入更为良性的发展阶段,反而更加混乱和羸弱。

  用户端,各外卖平台吃力不讨好,花了真金白银,得到的是low逼的评价。近期一大堆负面出来,更是成为了千夫所指。外卖餐出了问题,是比淘宝假货更严重的事情,各外卖平台应该懂得这个道理。

  尽管让各外卖平台放弃此前的思维方式很难,因为他们现在也可能被资本的催促下身不由己。但外卖市场良性的逻辑是:用服务而不是低价挖掘用户的需求,平台方倒逼线下餐厅升级产品和服务,培养理性用户和扶持优质餐厅,使双方形成正循环。

  平台方的责任是:制定好平台规则,让商户和用户都能低门槛使用,减少中间的灰色环节,使各方效率更高和成本更低。看似简单,但实践起来不容易。

  或许,目前外卖行业还存在三家大平台,数量有点多。整合还会继续,应该不出一年,美团外卖、饿了么、百度外卖中至少有一家会被干掉。无论谁剩谁输,在最终格局来临之前,各家应该齐心协力,先把行业整体的形象挽回来。

  否则,结果只能是:大家同归于尽。

责任编辑:赵新燕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