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鱼映客等直播平台时代 打赏网络主播的钱如何分成

现今时代,传统秀场时代已经被全民移动直播所代替,直播娱乐化的兴起催生了200多家直播平台,这些直播平台如火如荼的进行着,从烧钱开始进入红利时代。那么,那么多粉丝观众打赏给网红、网络主播的钱是如何分成的呢?据了解,直播平台普遍拿大头。

  原标题:直播进入红利时代,分成的钱去哪了?

  200多家直播平台还在如火如荼地博位混战,烧钱成为标准姿势。不过,生意场上的直播平台并非一味赔钱赚吆喝,虚拟礼物作为增值服务带有天然的分成属性。主播的每一分钱收入,平台都要从中抽取30%-70%的流水,全民狂欢下,直播平台抽水收入十分可观。

网络女主播能分多少钱

  平台普遍拿大头

  传统秀场时代已经被全民移动直播所代替,直播娱乐化的兴起在今年催生了200多家直播平台。网红经济的热度直线上升,传说中的“不出家门就能挣大钱”成为现实。不过,数钱的不只是主播,直播平台更是坐收渔利。

  北京商报记者选择了6款移动直播App作为调查对象,分别是映客、花椒、一直播、哈你、易直播、ME直播。根据ASO100实时下载热度榜单显示,前5款App在社交板块依次名列1、9、14、26、189,ME直播在娱乐板块位列46。

  在映客直播中,北京商报记者共收到了友人打赏的价值5元人民币的虚拟礼物,共计获得了50映票,可领取红包是1.56元。由此算出的主播收益分成比例是31.2%。

  随后,北京商报记者在花椒直播上消费6元为友人打赏虚拟礼物,该名友人赚到了60花椒币,可兑换的收益是4.2元。主播收益分成比例是70%,花椒平台获得另外的30%。与该比例接近的还有易直播。北京商报记者在易直播上消费10元为友人打赏,该友人收入为7元,收益分成比例也是70%。

  另外,北京商报记者在一直播上直播后收到了价值6元的礼物,总共收获钻石180个,现金账户余额显示为1.8元,主播收益分成比例为30%,平台参与分成约为70%。

  而在哈你直播上,北京商报记者共收到了价值约为5.9元的礼物,获得星光590,共计获得可提现金额2.36元,收益分成比例约为40%。

  ME直播平台中遇到的情况则不太一样,北京商报记者直播后收到打赏价值为6元的礼物,但是无法对收益进行提现,只是与赠送礼物的用户亲密度有所提升。

  北京商报记者向几家直播平台进行确认,各个平台的分成比例基本与调查所呈现的一致,不过也涉及一些额外的费用。哈你直播方面人员对北京商报记者解释称,提现金额都需要扣除个人所得税,而分成比例也根据主播的级数不同而呈阶梯式变动。映客方面人员则表示,主播与平台获取的收益分成比例应该是32:68,具体是否涉及个人所得税等费用尚不清楚。另外,ME直播方面人员表示,平台上主播收益要超过10元才能够提现,而主播与平台的分成比例是3:7。

  目前来看,30%-70%不等的分成并未对用户选择平台造成太多的影响。北京商报记者采访了几位直播玩家,大部分表示是通过口碑和社交工具的宣传来进行选择的,对这样的分成差距并不了解。

  主播收入差异大

  作为初级主播,北京商报记者收入水平有限也并非网红主播一样具有吸引力。不过,直播平台分成的主力并不是小玩家,经过调查发现,上述6个平台首页热推的网红主播的收益情况便可以说明这一点。

  在各个平台这些拥有几十万甚至几百万粉丝的网红个人主页中,几乎都有几百万甚至几千万的虚拟财产在账内,如若按照比例兑现收入十分可观,同样,直播平台从中更是获得不少利润。

  值得注意的是,大部分网红主播与直播平台是签约关系,因此,分成与收益不一定会维持平台的普遍算法来分配。

  陌陌方面人员表示,刚开始时,签约的主播会有保底工资,粉丝上去后就只靠分成的模式赚钱。不过主播分成多少与他们自身所在的公会资源好坏相关,公会资源好抽成会多一些。目前,直播平台都不会透露这部分主播的具体抽成比例。

  “现在很多平台都在取消主播底薪,目前内容优秀的主播会存在底薪,但分成与普通主播一样,未来还是要靠主播自己优化个人播出的内容来拿到更好的收入”,ME直播方面人员说道。

  映客方面人员则坦言,目前映客是不签主播的。

  另有行业人士透露,签约的主播大部分来自于模特公司或者网红经纪公司,由自己的经纪人与专业管理团队等帮助培训这批专业网红,并协助他们做内容与推广乃至接一些商业宣传相关的直播工作。这些公司或者团队与直播平台合作提供主播输出,与平台谈妥分成比例。

  公开数据显示,网红产业预计今年的产值将接近580亿元,可见直播平台还有更多盈利空间可开发。虽然大部分独立直播平台并不愿透露自身平台主播人数以及营收,但仍可以通过微博与陌陌的财报对直播业务这部分营收获知一二。

  微博今年二季度财报显示,平台上直播场次超1000万场,6月日均观看人次773万,日均观看时长38.7万小时。随财报披露的摩根士丹利发布的最新研究报告显示,短视频产品(秒拍)和直播产品(一直播)正在推动新浪微博用户增长,预计月活跃用户数将在2018年达到4亿。

  另外,陌陌今年一季度财报显示,直播服务在短短几个月时间便成长为陌陌最大营收来源,贡献了1560万美元,占总营收的30.7%。

  直播平台的造血能力不用怀疑,而网红便构成了为直播平台贡献收入的主要支撑者。

  赚得不如烧得快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日前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底,中国网民规模达7.1亿,其中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到3.25亿,占网民总体的45.8%,而在上半年,仅真人聊天秀直播网民比例就占到了19.2%。

  “这部分红利不可能由几百家企业共同分割”,比达咨询分析师陈彪分析称,如前几年的“百团大战”一般,市场最终只能是几家平台的天下,尤其是在当前没有哪家平台盈利的情况下更是如此。

  实际上,普遍意义上的全民直播门槛很低,任何一个用户都可以参与其中。但是,真正要形成粉丝效应和长久黏性的内容并不容易,对平台这部分投入的要求也十分高。

  “有靠山的平台可以通过持续流量和资金的供给增强自身的影响力,吸引有能力的主播,甚至请明星、名人做宣传。然而,大部分的小平台却必须依靠网红主播的影响,因此命运由模特、网红经济公司主宰,如果还要通过较高的主播分成来吸引主播便很容易被洗牌出局”,上述行业人士直言。

  陈彪分析称,网络直播的主要成本在带宽、主播、内容、营销几个方面,尤其带宽压力是一些融资不利的小平台难以承受的。因此,仅依靠虚拟礼物分成以及广告这几种有限的变现方式很难坚持。“直播平台内容比较同质化,监管逐渐严格等因素也将实现劣质平台的快速淘汰”,他补充道。

  当前监管部门严格打击下,仍有嘿秀等数家平台依靠擦边球赚流量,版权监管则更难。北京商报记者在上述平台尝试直播一部电视剧,只有一直播和哈你直播迅速关闭了直播,映客、花椒、ME直播、易直播均能顺利进行直播。

  事实上,除了提升平台质量外,不少直播平台正在开始尝试探索新的盈利模式,例如承接一些企业客户的商业推广以及与电商、在线教育等垂直领域结合等。不过,这样的模式却逐渐淡化了社交的工具属性,全民直播的未来仍需揣摩。

责任编辑:赵新燕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