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家银行副行长空缺未见接任 职薪受限成难题(名单)

据不完全统计,从2015年开始,国有商业银行以及股份制商业银行有大约13位副行长离开,多数空缺职位未见接任。业内专家认为,一方面,因为职业发展因素,加上银行职薪受到限制的原因,致使副行长纷纷转战新战场,留下银行职位空缺。

  6月初,时任中国银行副行长朱鹤新因工作调动原因从中国银行辞职,赴任四川省副省长。据不完全统计,从2015年开始,国有商业银行以及股份制商业银行有大约13位副行长离开,多数空缺职位未见接任。

离任的副行长

  其中,除去违纪调查和被解聘的,副行长大多因为个人原因或工作调动离开,其去向包括在传统体制内调动,或去往民营银行或互联网金融机构。

  从2015年年初开始,先有平安银行前副行长陈伟辞职,出任陆金所常务副总;再有兴业银行时任副行长陈德康出任微众银行监事;后有华夏银行前副行长黄金老跳槽加盟苏宁,分管苏宁云商以及互联网金融事务。

  业内专家认为,一方面,因为职业发展因素,加上银行职薪受到限制的原因,致使副行长纷纷转战新战场,留下银行职位空缺。自央企“限薪令”实施一年来,国有银行高管的薪酬显著下降,下降幅度甚至超过一半。银行的薪酬天花板限制了银行高层管理人员的职业发展空间。而另一方面,以互联网金融为代表的新兴金融产业吸引力逐渐增大。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部长徐洪才提到,随着政策的放开,民营银行、互联网金融等得到发展,为传统银行业人才的转型提供了机会。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首席经济学家马骏也表示,这几年银行降薪厉害,而同时互联网金融、民营银行风头正劲。在利率市场化的过程中,在传统金融向互联网金融转型的进程中,必然产生人才转移的过程。

  除了薪资原因,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赵锡军教授表示,新旧金融势力的此消彼长是推动银行高管们作出选择的内在原因。

  赵锡军教授认为,传统商业银行业更前几年相比出现了一些新的变化,增长空间要小一些,竞争压力要大一些。而在这种情形下,互联网、民营经济展现出了活跃的特点,也能为人才提供更好的条件。此消彼长之下,就容易出现此类人才的流动。

  他认为,面对副行长职位空缺的问题,银行需要一定时间进行考核筛选和内部调整,短时间内找到合适人选填补空缺并非易事。在忙于填补副行长职位空白的同时,如何留住现有人才,吸引更多优秀力量是银行面对的重要课题。

  交通银行董事长牛锡明两周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表示,针对人才的流失,他们将进行薪酬的改革。牛锡明的观点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恐怕就要改革薪酬的分配机制。要想做大幅度的调整是比较困难的,但是内部结构性的调整还是可以做的。

  此前,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董希淼提出观点,积极地改善员工的薪酬激励机制,已经迫在眉睫。董希淼表示,银行现在应当紧跟市场,以市场为导向,建立与本行发展相匹配的薪酬增长机制,以业绩论英雄,凭数字说话,多劳多得,增强薪酬水平的市场竞争力。推行年薪制、协议工资制等市场化激励模式,以市场化的薪酬吸引人才。进一步提供具有吸引力的薪酬,在保留住现有核心人才和价值人才的同时,加大优秀人才和高端紧缺人才的引进力度。

责任编辑:吕倩倩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