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石是红二代吗?得朱镕基赏识不行贿是其基本原则

王石是红二代吗?,有传闻称“红二代”出身的王石,凭借担任省部级高官的岳父才有了后来的成就。真相究竟如何?据了解,王石的父亲是红军,岳父曾任省委副书记。王石曾得朱镕基赏识,朱镕基曾想聘王石为不开工资的房地产顾问。

  这两天,万科股权之争硝烟弥漫,王石的命运走向稳居各大财经板块的头条新闻。作为全球最大房地产商的创始人,被称为地产“教父”的王石从来不缺乏关注,他自己更是屡屡“制造”话题,辞任万科总经理、海外游学、过了天命之年登珠峰、婚变等。

  “政事儿”注意到,虽然王石早就在自传中讲述了自己的创业史,可各界对此仍有不少猜测,有传闻称“红二代”出身的他,凭借担任省部级高官的岳父才有了后来的成就。真相究竟如何?王石有怎样的政商观,又有怎样的政商关系?

王石是红二代吗?得朱镕基赏识不行贿是其基本原则

  父亲是红军,岳父曾任省委副书记

  有媒体如此报道王石的出身:其父王辉是王震三五九旅的下属,后任柳州铁路局局长;其前妻的父亲王宁,曾经是王辉的战友,建国后历任广东省公安厅厅长、广东省委副书记兼省纪委书记、省顾委主任。

  “政事儿”注意到,王石接受采访或在《道路与梦想》等自传中,部分证实了上述信息。

  在《道路与梦想》书中,王石自述:“我出生在一个军人家庭,父亲从军队转业后在郑州铁路局工作”。

  2014年,王石接受采访时自述:“要说家庭背景,我父亲是红军,我也是红二代啊,我(当时)岳父是省委副书记。但我要是真靠这个背景做,我有今天么?”“到今天很多人不认同我的真本事,认为我只不过是在当年创业的黄金年代因为胆大才成功了。两年前才发现我有一个当高官的岳父,认为我是凭借这个关系才成功了。但为什么你们两年前才知道呢,是因为我没有把这个拿出来说事。”

  王宁已于2013年8月26日在广州逝世,享年91岁。据当地媒体报道,在王宁追悼会上,王石站在家属队伍中,以女婿的身份送去了花圈,挽带上写着:“亲爱的爸爸,您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在《道路与梦想》一书中,王石还自述了成长经历。

  虽然身为“红二代”,可初中还没毕业文革爆发了,1968年,王石应征入伍,成为空军汽车三团的驾驶兵,从军经历使他意识到,个人的特立独行同部队强调的组织性纪律性并不相容。1973年复员回郑州,他放弃开车的职业到铁路一家工厂做锅炉大修工,因为后者有机会选送上大学,一年后进入兰州铁路学院给排水专业学习,毕业后被分配到广州铁路局工程五段做技术员。

  王石通过参加招聘,于1980年进入广东省外经委,做招商引资工作,一次接待厂商时他主动活跃气氛,抢了主任、处长、科长的风头,挨了批。他适应不了论资排辈的机关作风,在机关工作三年后辞职,1983年来到深圳。这之后就是很多人熟知的“玉米贩子”生涯,王石在饲料生意中赚到了“第一桶金”。

  “不行贿是我做事的一个基本原则和底线”

  《道路与梦想》一书中,王石讲了自己的第一次行贿经历:饲料生意遭遇交通瓶颈,急需计划外车皮,王石决定跟一个火车站货运主任套近乎,买了两条三五牌香烟。可这两条烟没送出去,王石在货场里跟民工一起卸玉米时,这个货运主任早就注意到了他,觉得这个年轻人想干一番事业,所以自愿帮帮他。

  “通过这件事,我悟出一个道理”,王石写到:在商业社会里,金钱不是万能的,金钱是买不来尊重和荣誉的。而货运主任对我所诉求的正是后者。货运主任的精神需求很简单:欣赏这位城市年轻人的做事态度和吃苦精神,愿意无偿伸出援助之手,从支持行为中获得精神的满足感。既然是在做令人敬佩的事业,为什么还要通过物质的诉求,直白地讲,用行贿手法来获取计划外车皮呢?

  “政事儿”发现,此后,行贿成为王石的一个禁忌词。他多次在公开场合表态:“不行贿是我做事的一个基本原则和底线,我这么做,我的企业也这么做”。令他无奈的是,他的这个“不行贿”表态,屡被质疑。王石曾讲述过两则被质疑的小故事。

  第一,在云南的一个企业家论坛上,王石发言中讲到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不行贿时,“有一位嘉宾,也是国内比较出名的企业家,他发表了一番言论,大意是,王石先生不行贿,我很佩服,但这只是个案,因为在中国倘若不行贿,将一事无成,比如我就曾行贿过。当时台下300多位企业家掌声雷鸣,而我在台上多少有点尴尬。这给我的刺激非常大,似乎不行贿反而成了不光彩的事情,而行贿的倒成了英雄”。

  第二,大约2000年开始,王石每年会到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讲一次企业伦理道德课,“第一次去讲课,当我讲到万科不行贿的时候,讲师说:‘王石先生你停一下’。继而问学生:‘相信王石先生不行贿的请举手’。结果举手的不超过1/3,我相信这1/3中有的人还是给我面子才举的手。这种情况持续了8年,2008年我经历了万科的‘捐款门’,我的信用、社会形象遭到了挑战,再一次到光华管理学院讲课的时候,那位讲师--当时已经是教授了--他把我多年前第一次讲课的录像放了出来,又问:‘下面请相信王石先生不行贿的举手。’这一次举手的人数超过一半,但还不是全部”。

  朱镕基曾想聘王石为不开工资的房地产顾问

  “政事儿”注意到,国务院前总理朱镕基曾想聘请王石当房地产顾问。王石在《道路与梦想》一书中讲述了这段经历。

  1997年11月的一天,王石接到通知: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来到了深圳,要听取企业汇报,深圳市委安排了3家出口型企业,3家房地产企业,万科是其中之一。“应该选择朱总理感兴趣的话题”;“有一个话题会引起朱总理的兴趣:分税制,这是朱镕基任副总理自1993年起力推的一项改革”,王石记述,汇报前,他做了精心准备,特意做了四张数据详尽的表格,为准备这些表格,他甚至迟到了,走入会议室时,朱镕基和时任广东省委书记谢飞、广东省长卢瑞华、深圳市委书记厉有为都已就坐,3天前剃了光头的他显得格外扎眼。

  “总理只是三言两语就‘PK’了两家深圳有影响力的企业”,王石写到,前面两个发言的企业负责人都被朱镕基问得卡了壳。他发言时,精心准备的分税制内容果然引起了朱镕基的兴趣。

  发言时限10分钟,可王石讲完10分钟,并没有被叫停,他就“放胆”谈起对房地产前景的看法,还向朱镕基提问:“不知道朱总理怎么看住宅市场?”朱镕基反问:“如果取消福利房分配制,房地产行业能成为支柱产业吗?”;“如果金融市场开放,房地产行业还不能成为支柱产业吗?”王石接连回答了两个“不能”。

  朱镕基再问:“消费信贷放开,还不行?”王石回答:“两年内不行。”

  “我两年内一定要把住宅行业促成支柱产业。”朱镕基说。这一回,王石回答:“既然总理说行,就一定能行。”全场笑声。

  “你是房地产专家呀。我聘请你为我的房地产顾问。不过,是没有工资的顾问哦。”朱镕基说。

  王石自述:我当场脸涨得通红,一点没有思想准备,说话有点结巴:“您不……给我发……工资,我也感到非常荣幸!”

  过了两个月,建设部、国务院住房办、国家体改委、土地总局等国务院有关部门来人,约王石去北京参加有关内部小范围研讨会。

  曾拒绝薄熙来邀请

  表态从不行贿的王石和万科,是如何经营政商关系的呢?

  “政事儿”注意到,在论坛等场合,王石曾这样讲述“政商经”:万科不擅长“关系”,关系分为朋友关系、权钱关系、酒肉关系。万科把权钱关系和酒肉关系都拒绝了,只要你找到市场,不喝酒不行贿是很难,但不是想象中那么难。廉洁的官员,只要你抓住他需要的荣誉感,树立品牌,成为当地政府的骄傲,也一样可以立足于市场。

  可是如果遭遇不公平待遇怎么办?

  王石称:房地产有一个金科玉律:位置、位置,还是位置。但如果万科拿不到好地,地不但不好还很贵,那怎么办?那就研究市场,把偏远的、不方便的地做好,让消费者可以忽略交通上的不方便,可以忽略周边不配套,但就是看中了你营造的环境。有人说,到了万科一看小区外面的环境就不太想掏钱,但进了小区就改变主意,所以让人掏了钱还不后悔,这就是功夫。

  “政事儿”发现,王石还曾多次谈及薄熙来案。2013年7月,他曾经发布微博称“检讨重庆事件”:在唱红打黑期间,一大批重庆工商业者被强制关进牢房、没收财产,生命尊严也失去了法律保护,甚至为被告辩护的律师亦被冤屈判刑入狱。我采取了不吭气的态度。反思:是懦弱错误的行为。对违反法律,侵犯财产、侵犯生命的权力部门应该明确态度:不!

  据媒体报道:2013年8月,在一次主题为企业家生存环境的研讨会上,王石发言时说,薄熙来任重庆市委书记时曾邀请他前去见面,他因不愿为“唱红打黑”背书,便选择了拒绝。后来反思这一过程,觉得并不明智。他认为,自己应该和他见面,告诉他存在不同的声音。企业家不能避免引火烧身,沉默、躲是躲不过去。在这样一种环境下,该说的话一定要说,只要让自己的声音成为时代洪流的一部分,才能安全。

  此后,从哈佛大学“转学”到剑桥大学后,王石接受采访时再度谈及薄案,“企业家也是公民,也会关注公共的话题。比如,当我了解到薄熙来在重庆‘打黑’期间很多违反法治原则的做法,对于企业家所造成的负面影响,我也出了一身冷汗。如果不是薄谷开来杀人、王立军出逃,如果薄不出事,企业家能躲得过他吗?对于违反法治的、我们认为是不对的事情,都不说话行吗?应该表明一个态度”。

责任编辑:曹荣梅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