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达院线192名股东名单曝光 巨人集团史玉柱也在列?

在6月3日万达院线回复函中,由于33名交易对手中有21家属于有限合伙企业,故在穿透披露后的交易对手最终多达192名。这份名单中的大多数人,直到今年3月前后才陆续成为万达影视的股东。这也意味着他们幸运地赶上了这场意欲打造全球最大影视类上市公司的资本盛宴。

        中国首富王健林正在发起又一次足以将他推上并坐稳亚洲首富宝座的资本运作。他旗下万达商业正尝试从香港联交所回归内地A股,万达院线也正向全球最大影视公司冲刺中。这一系列复杂的资本运作背后,王健林并非唯一暴富的人。

  万达院线此前公告,将以372.04亿元的暂定交易对价,向包括万达投资在内33名交易对手发行股份,购买其持有的万达影视传媒有限公司(下称万达影视)100%股权。按照公告,整个万达影视的预估值为375亿元左右。

  证监会随后就该次交易发出问询,要求万达对交易对手情况进行穿透披露(直至自然人、法人层级)。在6月3日万达院线回复函中,由于33名交易对手中有21家属于有限合伙企业,故在穿透披露后的交易对手最终多达192名。

  这份名单中的大多数人,直到今年3月前后才陆续成为万达影视的股东。这也意味着他们幸运地赶上了这场意欲打造全球最大影视类上市公司的资本盛宴。
                                                   万达院线192名股东名单曝光 巨人集团史玉柱也在列?

  按照万达院线公告,除去万达投资、万达文化集团、互爱互动等原股东及内部企业外,这些此前匆匆加入的新股东在此番交易后将总计占据万达院线的15.53%的股份。

  此次交易中,一些熟悉的名字再次走上台前。这包括大连一方董事长孙喜双、中国世纪投资集团董事长戴成书、大连城市建设集团董事长董学林、中国华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何志平等王健林多年的好友。

  泛海控股董事长卢志强、巨人集团董事长史玉柱、华力控股董事长丁明山等王健林的熟人,也均通过下属公司或合伙企业涉足此次交易。

  这些人一直是王健林财富朋友圈的重要版图。孙喜双、戴成书、董学林、丁明山均为万达商业地产股东,孙喜双的持股比例甚至高达3.24%,位列十大股东第二位。

  王健林的另一位好友丁明山旗下华力控股的参与方式则显得相对隐秘。其通过麾下华力控股下属的宁波华力盛世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西藏华鑫股权投资管理合伙企业合伙人之一的身份位列万达影视股东。值得一提的是,丁明山与知名女星章子怡关系密切,2014年万达商业IPO时,章子怡的母亲李涿生,也曾悄然出现在万达商业股东名单上。

  此外,万达前高级副总裁王贵亚也在这份名单中若隐若现。由其担任法人的上海岩桂投资管理中心是万达影视的新晋股东——梦元(天津)影视资产管理中心的合伙人之一。在加入万达之前,王贵亚曾任中国建设银行投资理财总监兼总行投资银行部总经理,加入万达后成为万达金融集团的重要人物,并任万达高级副总裁。今年4月,王贵亚从万达离职并创立基金GP公司昊翔资本。

  除了王健林身边的好友和伙伴,一些此前与万达并无太大交集的人也意外加入这场财富盛宴的快车。安踏集团的丁世忠兄弟、特步国际控股执行董事副总裁丁明忠(特步总裁丁水波胞弟)投资设立的万兴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及利郎服饰下属的福建利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均为万达院线交易对手之一——嘉兴厚安股权投资合伙企业的合伙人。这三家福建消费品公司,此前与万达并无其他公开联系。

  除上述提到的企业和人物外,万达院线此次交易对手的阵容相当壮观。新华联控股、联想弘毅、昆仑信托、天安人寿、中信建投证券、百年人寿、厦门建发集团、上海绿地、上海国际信托、上海人寿、宝钢集团、天士力集团、华谊兄弟传媒、浙江华策影视、江中制药以及江西多家铁路、矿业公司均通过直接或间接的方式参与其中。

  知名艺人黄晓明,及王思聪投资的乐逗游戏母公司创梦天地,也参与了此次交易。二者均在今年初成为天津鼎石一号有限合伙企业的合伙人。鼎石一号占万达影视2.6879%股份,而黄晓明在其中的出资比例为10%,粗略计算他所占股份的预估值应在1亿元人民币左右。而创梦天地则拥有价值5000万元人民币左右的股份。

  与万达院线这场高调的资本盛宴相比,万达商业私有化背后的财团就显得低调且神秘。由于H股流通限制,万达商业是以成立境外SPV或其全资子公司,境内外其他投资人分别设立的境外SPV组成一致行动人,共同组成私有化交易的要约人发起收购的。

  按照万达商业此前发布的公告,联合要约人由八家分别以WD Knight加罗马数字命名的公司,及一家名为Red Fortune Global Limited的公司,共九家境外机构组成。

  相比于万达院线的豪华且复杂的交易对手阵容,万达商业私有化背后的财团粗看相对简单。主要由几大央企构成,中国中铁、保利集团下属保华香港、中国平安、工银国际金融有限公司(中国工商银行的跨境投资平台)以及发改委与国务院批准的人民币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渤海产业。

  不过在这些结构复杂的SPV公司中,一些神秘投资者的身份也隐隐浮现,其背后牵扯的关系,相比王健林的朋友圈似乎更具分量。

  在共计九家联合要约人中,名称为WD Knight IX的境外合伙企业最值得关注,按万达商业公告披露,这家公司六位合伙人背后的企业包括:Land Zone Investment Limited、工银国际金融有限公司、渤海产业、China Dragon Asia Champion Fund Series SPC、Fung shing Investments Ltd、以及国泰君安国际控股。

  Land Zone Investment Limited注册于开曼群岛,其主要业务为投资控股。另一家同样注册于开曼群岛,名为Redview Capital L.P的有限合伙企业拥有其66.7%的股权。界面新闻记者查阅资料发现,该公司由于剑鸣(jianmian yu)设立。于剑鸣曾设立投资基金新天域资本(New Horizon)。

  按照万达商业公布私有化报价,这共计九家境外公司组成的联合要约人计划将以每股52.8港元,总计344.55亿港元的代价发起H股要约。除了上述联合要约财团外,万达还准备了额外的银团贷款,已填补可能出现的资金缺口。目前万达商业的私有化退市要约正在等待H股东大会投票批准,预计将于8月31日前结束。

  王健林此前曾在央视《对话》栏目中就万达商业的私有化事宜表示,“我做了很多的行业,有多少次投资,很多朋友跟着我一起投资,每一单赚着很开心,唯一这一单,跟着我的朋友亏钱了。这是很重要一点,不能对不起我的朋友和股东。”

  亏钱是王健林特别谦虚的一个说法。随着其一手缔造的万达帝国变得越来越大,这些或参与其中,或隐于背后的朋友正成为万达资本盛宴的最大获利者。而随着公司规模的增长和财富积累,首富身边的朋友圈也变得越来越大了。

责任编辑:武计苹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