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数鱼乐贝贝三宗罪:同地段不同价涉嫌不正当竞争

鱼乐贝贝回龙观直营店告诉记者,加盟店的价格体系和服务标准、服务保障与直营店并不一样,而且老师也是先在直营店培训后才会去加盟店,运营体系和设备管理方面,直营店也会更占优势一些。业内专家认为,同一品牌同城不同价,属于不正当竞争。

  鱼乐贝贝华贸城店在5月27日宣告整顿后,家长要求讨还费用。6月23日,这里悄然诞生了另一家品牌的婴儿游泳馆。6月25日,一些家长在此聚集再次维权。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鱼乐贝贝华贸城店经营存在种种不规范,本来只能承载500多个会员,却有将近1000个会员注册,本来是托管店却告诉顾客是直营店,家长要求退还费用时打印的账单却出现别的公司的名字。原鱼乐贝贝华贸城店陷预付费囹圄、营销欺诈、涉嫌偷漏税等问题,使家长对其失去信心。

  以“直营店”名头吸引顾客  会员超载几百人

  鱼乐贝贝华贸城店位于华贸天地商业街上,在这条商业街上有10多个教育机构正在营业,可见,投资者对于这个区域的市场环境颇为看好。当走进原鱼乐贝贝华贸城店面时,北京商报记者发现该店虽仍以婴幼儿水育业务在营业,但已没有“鱼乐贝贝”品牌标识的痕迹,而是变为“U+婴幼童水育馆”。

细数鱼乐贝贝三宗罪:同地段不同价涉嫌不正当竞争

  原鱼乐贝贝华贸城店负责人王炎现在身份是“U+婴幼童水育馆”老板。讲起和鱼乐贝贝的合作经过,王炎显得很无奈。

  王炎以前没有从事过早教行业,在刚开始和鱼乐贝贝合作时,是以加盟商的身份,后来由于是外行,不懂婴幼儿游泳行业运营,就在2013年和鱼乐贝贝签署了托管合同,由鱼乐贝贝总部来对华贸城店进行托管经营。王炎出示了和鱼乐贝贝签署的托管合同,鱼乐贝贝拥有华贸城店的经营权,王炎负责房租、水电等费用,营收五五分成。

  这样华贸城店就成为了鱼乐贝贝的托管店。托管合同的合作期限是2018年7月30日,王炎在今年4月1日提出解除托管关系,谈及原因,王炎解释说:“家长约不上游泳时间,总找到店里来提意见。”原来,依照华贸城的场地和人力来正常运营,每天有40多个孩子游泳,一天营收2400元,一个月的营收是8万元左右。这样计算,华贸城店注册有500个会员就已经饱和了,但是品牌方为了追求品牌效益,让将近1000个家长办了卡,有的家长就约不上游泳的时间。

  而且,会员这么多的原因是,“鱼乐贝贝华贸城店说是直营店,没提自己是托管店的事。好多家长是冲直营店的名头来办卡的”。一位维权的家长张筱琳讲道。“我不懂预付费行业,不是能收到多少钱就算赚了,而是看消卡率是多少。家长约不上游泳时间,有卡也消费不了。”王炎讲道。

  会员卡“无限期”变有限期  涉嫌偷漏税

  在解除托管关系后,王炎退了一些会员卡在有效期内的家长的钱。然而他很快发现了一个更无奈的问题。有的会员卡当初办卡时鱼乐贝贝承诺卡可以无限期消费,结果鱼乐贝贝ERP系统内显示已经过了有效期。 在这个系统中,每个会员卡都存在有效期,工作人员要根据系统中的会员信息进行处理,会员卡过期将不能继续使用。当王炎解除托管关系、要以加盟商身份接手鱼乐贝贝华贸城店时,发现很多会员已经过期,但在委托品牌方管理时,其销售人员对消费者的承诺是无限期使用,而他当时也没有被告知。

  6月25日,前来维权的婷婷奶奶向北京商报记者吐苦水,说她是2014年办的卡,“当时告诉我们华贸店是直营店,我一共办了60多次,现在还剩10次,每次65元。鱼乐贝贝方面当时并没有设置时间期限,承诺可以一直来游。去年寒假的时候,这边店里会员太多,总是预约不上。等到来退款时,查询显示卡过期了,什么原因也不知道。现在我们才发现上当受骗了”。和婷婷奶奶情况类似的家长很多。在家长消费者提供的鱼乐贝贝ERP系统截图中可以看到,许多总次数为50多次的会员卡,剩余次数从10多次到40多次不等,但系统中清晰注明失效日期和“已过期”的标识,据多个消费者反映,这些会员当初大多都被承诺会员卡是无限期的。

  目前,已经有许多持有未过期会员卡的消费者按照剩余次数收到退款,退款由王炎方出,他坦言,现在仍有过期会员没有退费,这些会员都是委托品牌方管理时加入的,而且很多都在他4月1日解除委托合同前就已经过期,他认为,在委托管理期间,他和品牌方将收入按五五分成,而在给家长退费时,也应双方各出资50%,不应该是他这一方单独承担。

  家长维权代表田女士说:“据统计,我们一共有254名过期会员,系统显示过期日期在今年4月1日之前(从今年4月1日起,王炎与鱼乐贝贝解除托管关系,开始自己经营),但是过期的会员手中没有任何凭证,没有收据,没有发票,只有一个小鱼卡,解决起来实在太难了。”

  在王炎给未过期会员退费时,家长消费者方面需要提供办卡时所用银行卡流水账单明细,北京商报记者在多个账单中发现,在鱼乐贝贝品牌方委托管理期间,办卡交易时POS机连接的收费方都与鱼乐贝贝无关,而是“芜湖南陵县豪门超市”、“安徽朗凯奇建材公司”等非教育培训行业的企业、商家。业内人士表示,这可能有偷税漏税的嫌疑。

  同地段不同价  涉嫌不正当竞争

  与直营店价格相比,加盟店办卡后计算到每次的价格有高有低,比如,距离回龙观很近的两个店,直营店200次卡的价格为15800元,平均每次79元;加盟店200次10980元,平均每次54.9元。但100次卡加盟店偏贵,为6800元,平均每次68元,直营店总价则为4380元。从要求退费的家长打出的账单中发现,鱼乐贝贝华贸城店每次最低价达45元。“按照成本,每次90元左右才不亏本。”王炎讲道。

  鱼乐贝贝回龙观直营店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加盟店的价格体系和服务标准、服务保障与直营店并不一样,而且老师也是先在直营店培训后才会去加盟店,运营体系和设备管理方面,直营店也会更占优势一些。这种对直营店和加盟店的说法,无疑透露出同一个品牌下,加盟和直营两种体系间“抢生意”的火药味。业内专家认为,同一品牌同城不同价,属于不正当竞争。

  田女士讲道:“我们消费者曾经找12315、报案、网上留言,有的给工商打电话,现在问题还没有解决。我曾经去找过鱼乐贝贝总部,找了两个星期,换了不同的电话联系他们,对方态度很不好,用受理不了来搪塞我们。”

  北京商报记者就此致电鱼乐贝贝总部,而客服在对接相关负责人后,该负责人起初告诉记者为鱼乐贝贝总部工作人员,随后又称自己只负责招商方面,想要得到回复仍需联系总部。截至发稿前,尚未收到鱼乐贝贝方面就此事的正式回复。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专家认为,现在的早教机构没有准入门槛,只要在工商注册即可,专业的监管应该是教育和卫生部门成立机构联合监管,但目前还没有这样的专业机构。

责任编辑:武玉婷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