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脱欧股市危机还未启动 美国大选或是危机的开始

英国确定脱离欧盟,不会造成全球股市系统性风险,全球股市重挫预估仅是“一日效应”,股市大危机还未正式启动,还有第三颗核爆。接下来须观察美国总统选举结果,特朗普若当选,对全球股市来说才是危机的开始。

  英国确定脱离欧盟,不会造成全球股市系统性风险,全球股市重挫预估仅是“一日效应”,股市大危机还未正式启动,还有第三颗核爆。这篇文章具有一定参考意义。

  英国脱欧导致金融动荡,英镑创纪录最大跌幅并跌至30多年最低,全球资本市场更是引发惊悚巨震。

  6月24日(英国退欧当天),日本股市暴跌7.92%、德国股市重挫6.82%、法国股市下滑8.04%、英国股市跌3.15%、美国股市三大股指下跌均超3%……全球股市总市值蒸发了约3.3万亿美元,这相当于整体的约5%。分析人士认为,当天全球股市大跌是对前几天市场乐观情绪的纠偏。

英国脱欧股市危机还未启动 美国大选或是危机的开始

  24日的总市值减幅规模超过了英国2015年的名义国内生产总值(GDP)(约2.8万亿美元)。2008年9月15日美国雷曼兄弟破产时,全球股市总市值约为46万亿美元,当日的减幅约为1.7万亿美元(减少近4%)。此次的总市值减幅和减少率均超过雷曼兄弟破产。

  总市值较大的金融股纷纷下跌带来了影响。在英国,苏格兰皇家银行(RBS)24日股价大幅下滑18%,创下2016年以来最低值。在欧洲大陆,意大利裕信银行等的跌幅超过了20%。

  其背景在于对“英国脱欧导致全球经济增长放缓”的担忧(JP摩根资产管理公司的战略投资顾问重见吉德)。英国财政部发布估算数据称,今后2年英国经济将缩小3.6%。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预测称,将英国排除在外的欧盟的GDP将减少1%。

  如果经济停滞感加强,全球的央行将采取金融宽松政策,这一猜测浮出水面,给利息施加下滑压力。那样的话“利润缩小,金融机构将越来越难以盈利”(三菱UFJ摩根士丹利证券投资信息部长藤户则弘),这种担忧也促使金融股股价下滑。

  独立经济学家谢国忠上周末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英国确定脱离欧盟,不会造成全球股市系统性风险,全球股市重挫预估仅是“一日效应”,但却是“去全球化”的第一步,接下来须观察美国总统选举结果,特朗普若当选,对全球股市来说才是危机的开始。

  英国脱欧公投其中一个附属效应是,也许成为美国大选风向球,目前美国共和党由特朗普胜出,民主党由希拉里力败桑德斯,特朗普如果当选美国总统,未来的风险可能比英国脱欧更可怕。

  最近曾担任美国财政部长的桑默在英国《金融时报》撰文指出,全球对“特朗普风险”敏感度太低,他预计特朗普当选的十八个月之内,美国将陷入旷日持久的衰退,而受伤的不止是美国。

  这次英国公投与美国选民喜欢特朗普,都可以看出反体制的气氛正升高,驱动英国民众考虑跟欧洲的政经联盟分道扬镳。

  这个情况也激荡美国人要不要选出一位非典型的候选人来当美国总统,目前英国及美国反移民情绪都高涨,英国脱欧的一大论点是可以让英国切断被迫接纳的来路不明难民潮。

  特朗普的崛起建立在平民主义与民族主义,凭借的是诉求白种人优势,他主张在美墨边界筑高墙,阻止非法移民;严禁穆斯林入境,不惜与整个伊斯兰国家对立,这都是新孤立主义的形势。

  下一个是关税壁垒,特朗普主张对中国课重税,脱欧派对欧盟带来的贸易利益也失去兴趣,下一个世界会不会形成贸易高墙?这也是一个不确定的因素。脱欧派诉求大英帝国昔日荣耀,特朗普也直呼,“让美国更伟大”,都能深深打动人心,所以说,这次英国公投很可能也是美国大选风向球。

  从英国脱欧到特朗普当上美国总统,这个世界是巨变的时代,此时只有股神巴菲特最淡定,这次伯克希尔股东大会,他向股东说:“自1930年起,我这一生中,美国人均GDP增长六倍,不管谁当总统,二十年、五十年后,美国GDP只会更高……,我相信美国及伯克希尔在任何政治环境下都能交出亮丽成绩,没有任何一个总统能终结这个趋势……。”也许淡定面对,才是面对复杂万变金融市场的唯一不变法则。

  面对金融危机后就业岗位质量下降,工资增长缓慢引发的贫富差距拉大,各阶层和族裔利益冲突加剧的局面,两位美国总统候选人给出的方案可谓方向南辕北辙。

  希拉里继续坚持本党一贯的路线,认为这些矛盾的根源是国内经济和税收政策导致,并且将矛盾重点直指华尔街和富裕阶层,强调政府有义务通过自身干预纠正当前社会的不公平。

  特朗普则针锋相对,他认为造成美国当前底层和中产窘境的核心原因是全球化,虽然这与共和党的温和派观点相悖,但本质上还是坚持不能扩大政府对经济的干预,宁肯把国内的矛盾通过限制移民,贸易保护等政策向外转移。

  通过上面的简单解读就不难理解股市为何更偏爱希拉里。单就他们的经济政策而言,希拉里延续了既有民主党路线但更偏左,而特朗普却偏离共和党一贯的整体政策倾向。

  回顾特朗普过去这几个月的竞选言论,确实难以令投资者感到放心,比如,他提出过美国经济泡沫终将破裂,反对国际贸易政策,反对跨太平洋(601099,股吧)伙伴关系协 定,重谈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也在多次讲话中表达对就业现状和严重负债的不满,但是他目前为止并没有提及自己将如何解决这些问题,这些孤立主义的思想所带来 的不确定性都让商界人士和投资者感到警惕不已。

  虽然特朗普把奥巴马治下的经济称为一场“灾难”,但也有批评认为,特朗普根本不懂经济,他对贸易保护主义的论调完全没有理论基础的支撑。而且,比起 美联储和经济的自然运行周期,美国总统对经济的影响向来有限,但从特朗普的一些“政策”来看,他当上总统之后,经济有陷入危险的可能。

  至此,基于对美国私人投资萎缩的现实分析得知,联储需要在联邦扩大赤字配合下才能顺利加息,而历来这种“宽财政&;紧货币”的政策组合都会导致美元下跌,所以假设美股还有下半场的上涨,那么至少是以美元贬值为支撑的。

  不过这是比较乐观的场景,能否扩大赤字要看最终谁当选新任总统,如果新任总统无法和国会有效合作,那么联储政策方向逆转的可能也很大。

  结合美国历史上的股市表现看,根据金融信息服务商S&P Capital IQ的数据,从1945年起,在民主党执掌白宫期间,标普500指数平均每年增长9.7%,而在总统来自共和党的时期,平均年增长率只有6.7%。

  其中, 股市表现最好的时期出现在共和党总统杰拉尔德·福特执掌白宫的1974年到1977年,标普500指数出现年均18.6%的增长。而在民主党总统比尔·克 林顿入主白宫期间(1993年~2001年),股市在科技浪潮的推动下出现了年均14.9%的增长。

  而在奥巴马主政的几年时间里,12.6%的标普500增长速度令他成为任期中股市表现仅次于克林顿的民主党总统。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历史上仅有小布什和尼克松在任期间美股出现负增长,分别为-4.6%和-5.1%。

  有趣的是,S&P Capital IQ发现,美股历史上运行的最好时期出现在共和党总统配合共和党占据优势的国会的情况下。而民主党总统配合共和党占优的国会或者两党势力均衡的国会时,美股表现也不差。

  现在美股更偏爱希拉里当选,因为他力主的政策方向和罗斯福新政更像,这对当前的经济复苏是积极的,反之若特朗普获胜,那么他所推动的政策就不是美元贬值那么简单了,更可能的结果是重蹈1929年的错误引起美元资产的全线崩盘。

  总之,这次美国大选对美元资产的影响都不同以往,它处于一个关键的内政矛盾转嫁拐点。是推动国内政府和市场边界的重新调整,加大政府干预来提升公平,还是继续沿着里根时期的思路把矛盾像1929年那样向外传递?这是摆在市场面前的一个巨大的不确定性。

责任编辑:杨菲菲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