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经济持续低迷 中国以债务支撑经济的路能走多远

2月份本来略有起色的通胀率,到了最近又再见到放缓迹象,全球国债孳息率拾级而下,股市同步下跌。中国的信贷亦录得爆炸式增长,大量储蓄流入金融市场及信贷市场,支持GDP持续企于高位。这种以债务支撑的经济增长,一旦出现逆转,经济便会快速掉头回落。

  安联投资亚洲首席投资总监陈致强撰文指出,2月份本来略有起色的通胀率,到了最近又再见到放缓迹象,全球国债孳息率拾级而下,股市同步下跌。全球各大央行绞尽脑汁,也未能有效刺激通胀回升,GDP的增长预测持续向下调整,经济增长疲乏,已成市场一大忧虑。这篇文章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自金融海啸之后,即使各地央行纷纷减息、推QE,却仍改不了大众的保守心态,贷款活动减少、储蓄则不断上升,再加上全球人口增长放慢,对于房屋、购物商场及学校等设施的需求自然同步放缓。在过去,能源及矿业的投资金额,占去市场整体投资金额的三分一,如今商品价格崩盘,大幅削弱企业投资需求。而另一方面,不少新兴市场已累积庞大债务,不愿再度大幅扩张信贷。

全球经济持续低迷 中国以债务支撑经济的路能走多远

  面临恶性循环 汰弱留强

  以减息刺激信贷、减少储蓄,一向是货币政策的金科玉律,可惜如今多国的利息已降至历史最低水平,仍然无助重振投资及信贷活动,经济前景自然受到打击,如果GDP增长持续低迷,有可能会导致更高的失业率及扩大政府的财政赤字,这绝非政府所愿。

  同一时间,成熟市场及新兴市场的债务负担也令经济问题雪上加霜。如果央行没有能力再进一步减息,令实际利息抽升,则借贷者的还债成本便会上升,导致更多违约事件出现,更形成恶性循环,进一步减低投资意欲、增加储蓄。以史为鉴,若要经济重生,往往要出现一个大衰退,令弱势企业相继倒闭、市场的债券水平降低,才能“置之死地而后生”,孕育出新一个经济周期。

  科技是开启新周期契机

  当然,科技也是另一个开启新周期的契机。在十九世纪,铁路的建设便令美国走出长久的萧条;到了1990至1991年的经济衰退期,科网浪潮的出现又成功扭转形势。

  日本是第一个陷入上世纪三十年代流动性陷阱的国家,在九十年代初,日本央行尝试以减息刺激需求,目标利率于1995年一度低至0.5厘,后来又改用财政政策,大洒金钱于基建,成功令失业率不再上升,但换来的是政府负债累累,债务比率升至相当于GDP的250%。到了近年,安倍晋三推出史无前例的货币政策,通胀仍然未升至2%的目标。为了达标,安倍更有可能推出“直升机派钱”等货币政策。

  中国也有储蓄过多的问题,中国的储蓄率占GDP比率高达45%,在千禧年中,政府曾尝试将货币贬值(以实质利率计算)以解决这问题,但在金融海啸之后,政府改变对策,于2009至2015年间,人民币兑一篮子货币的实质汇率录得37%的升幅,中国的经常账盈余亦因而由2007年高峰的10%,慢慢降至目前的2.6%。

  中国供给侧改革路难行

  在这段时间,中国的信贷亦录得爆炸式增长,大量储蓄流入金融市场及信贷市场,支持GDP持续企于高位。这种以债务支撑的经济增长,一旦出现逆转,经济便会快速掉头回落。

  在未来,笔者相信各国央行会持续向市场泵入大量流动性以刺激需求,直至市场对这种方式完全失去信心为止。供给侧改革仍然是最终的解决方法,但在政治上,这种方式惹来颇多争议,政客难以达成共识,除非到了别无选择之时,否则供给侧改革仍然不会完全推行。

责任编辑:杨菲菲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