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家教淘宝” 有教师一天刷出27小时工作量

日前对部分家教O2O平台进行调查后发现,富裕了的家教O2O平台拿到钱后,要么尝试“烧钱”垄断师资,要么在平台上疯狂“刷评价”,很少有人能坐在大把的钞票上,静下心来为用户服务。家教哪怕必须跟互联网沾上边,也只能慢慢来,短、平、快适应不了市场需求。

  通过一款App软件,城市中年轻的父母就可以直接找到合适的1对1家教老师,而不需要通过中介,也不必路途遥远地赶去上价格不菲的大课;通过同一款 App软件的“教师版”,让那些有才华、有本事的老师可以轻松“出售”自己的家教服务,而不需要依托中介开班,上交50%~70%的补课费。

家教淘宝

  这个听上去很美、做起来也不算太难的主意,正吸引着大量资本“赶场”,前赴后继。但问题是,大把的人民币、美元砸下去,这门“家教淘宝”生意到底做成了什么样?一家公司数千万、上亿美元融资后,生意做成了没?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日前对部分家教O2O平台进行调查后发现,富裕了的家教O2O平台拿到钱后,要么尝试“烧钱”垄断师资,要么在平台上疯狂“刷评价”,很少有人能坐在大把的钞票上,静下心来为用户服务。

  疯狂的“家教淘宝”

  这种通过互联网平台“直接出售”家教服务的做法,如今有个专业名称——1对1家教O2O。他们针对的客户领域,上至高三学生,下至幼儿园孩子,这种对幼儿园到高三年级学生的一网打尽,被简单概括为“K12在线教育”(K代表Kindergarden,12代表从小学一年级到高中三年级的12年中小学教育)。

  过去一年,K12领域的1对1家教O2O市场,正成为继团购、打车软件之后又一个资本引爆点。这种情况,从去年年中开始爆点(在企业向上突破的关键点上实施定点引爆),到今年却悄悄沉寂下来。2015年6月,“请他教”在一个月内先后宣布获得A轮6950万元融资和A+轮8600万元融资;“老师好”(曾用名“师全师美”)也首次对外公开获得近1000万美元融资,“轻轻家教”则在2015年4月、5月、6月分别拿到B轮、B+轮、C轮融资,其中B轮融资 1500万美元由红杉资本领投,C轮融资1亿美元由好未来(前身为“学而思”)领投。

  彼时,跟谁学、突破互动都完成了A轮融资,此外,早期就完成天使轮的还有365好老师、老师来了、学知等平台。接近一个月一轮的融资,在2015年年中的家教O2O市场掀起了一股似曾相识的“补贴热”。即一名教师如果登录平台,并将自己线下生源拉到线上,家教平台就给予补贴,这种补贴额度从每月数百元到一两千元不等。

  拿到巨资的家教O2O平台,不可避免地进入了“烧钱买用户”“砸钱抢师资”的混战阶段。然而,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发现,曾经红火的家教O2O在风光了短短半年后,开始出现颓势。

  最早宣布倒闭的,是“老师来了”,它在去年9月即宣告“钱烧完了”——融资失败,资金链断裂。此后,多个家教O2O平台要么默默退守发源地,要么悄悄停止或减少补贴。

  有的一拿到钱就“刷评论”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注意到,就像淘宝网一样,“家教淘宝”最终能够实现学生和教师匹配的最根本手段,是拥有一套接近完整的信用评价体系。每一名家长,都可以在家教O2O平台上,看到每一名教师此前为学生提供家教服务所作出的评价和打分。可以说,真实、有用的评价,是家长选择教师的依据,也是教师信用升级的最重要途径。

  但问题是,当一名家长看到“漫天飞舞”的不靠谱评价时,可能会产生多大面积的心理阴影?这种心理阴影是否会给家长造成“不靠谱”的预期并停止在线搜索教师?

  记者发现,评价体系,或将从家教O2O的一张“王牌”转变成为家教O2O的一个“死穴”。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登录“老师好”平台北京站,搜索“小学” “数学”关键词,并将搜索结果用“评论数最高”来进行排序。出现在平台推荐首位的,是一名15年教龄的王老师,她的线下课程售价是每小时35元,而评论她课程的人数,总共只有4人,且网页无法显示这4个人的具体评价内容。

  “请他教”平台,记者第一次选择“高三数学”、价格从高到低排序,第二次选择“小学奥数”、价格从高到低排序,限定要求“评价最高、订单最多”两项,两次搜索跳出的匹配对象都是一个姓陈的老师。虽然“价格从高到低进行排序”,但搜索者根本无法看到“价格”。

  这位陈老师自称有10年教龄,5分好评,授课范围是小学三年级奥数、初三数学、高一高二高三数学。但仔细查询这名教师的“评价”,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发现,对他教学的评价从2015年7月8日开始一直延续到2015年9月16日,中间除了几条“测试帖”外,其137条好评均为“该用户未及时作出评价,系统默认好评”。耐人寻味的是,这名教师的个人信息显示,他总共收了41名学生,累计教学达到1926个小时。从2015年7月8日至9月16日总共70 天时间,这名教师平均每天教学27个小时。两个多月里,每名学生上课46.9个小时。

  而他所在的“请他教”平台,6月刚刚宣布了两笔融资,A轮6950万元和A+轮8600万元。这种“刷评价”行为,“自然而然”地发生在该平台宣布融资到位后的一个月。当时,该平台创始人陈远河向媒体介绍了运营情况——平台上共有五六万名老师,40多万名家长,这个数字在下半年将会继续增长。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日前从获得1亿美元融资的“轻轻家教”平台获悉,该平台目前的用户数不过10万,教师数量1万多。

  急功近利,永远做不好教育

  去年11月,“轻轻家教”创始人刘常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对家教O2O领域疾呼“大规模烧钱没有价值”。他当时称,“轻轻家教”已经在10月大幅度减少“教师补贴”,平均每名教师只能拿到五六百元补贴。

  6月13日,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他称,“轻轻家教”实际上只在他本人并不愿意的情况下,烧了两个月的钱给教师补贴,“这两个月,每月发给教师的补贴就高达几百万元,这些钱,我觉得花得很冤枉”。

  刘常科回忆,当时几乎所有的竞争对手都在压码补贴,“轻轻家教”的投资人们坐不住了,他们认为如果不进行补贴,平台上的教师资源将会被哄抢,因此迅速上马补贴。两个月后,创始人团队在资本市场逐渐趋冷的情况下找到投资人,“重点谈了取消补贴的事儿,投资人也给了支持。”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登录“轻轻家教”网站发现,与其他家教O2O网站相比,这里的家长评论和老师回复相对较好。

  莘庄物理董老师,主攻高中和初中物理,他有645条好评,每小时标价300元。他几乎会给每一条家长评论予以回复。有家长评论“老师教得不错,以后还会支持他”,他回复,“该记的东西交代了无数遍,也没有记下来,有些暑假就开始让她背的,有的背出来慢慢又忘记了!这些都是很大隐患啊。”评论真实性虽然得到保证,但记者注意到,一些评价很高、评价数很多的优秀教师,已经长时间没人评论了。

  比如标价每小时200元的浦东英语贺老师,他拥有7年教龄,357条好评,但最新一次评论更新时间是2016年2月 1日,已有4个月处于“待机”状态。一个可能的结果是,很多优秀教师在网上找到了自己的固定生源,因为每一名教师每天接待学生的能力有限,在拥有固定生源后,教师和学生完全可以脱离线上平台,直接进行线下交易。

  对此,刘常科说,“轻轻家教”上约90%的家长都会在10次课程以内更换教师,“我们推出了续课指标评价体系,续课率很低的话,评价也会跟着下降。”他说,传统家教因为选择余地不多,很多家长不会换老师,但到了家教O2O平台上,家长的消费行为会发生改变,这种改变同时也能增强教师的线上黏性。

  “家教哪怕必须跟互联网沾上边,也只能慢慢来,短、平、快适应不了市场需求。”刘常科告诉记者,“轻轻家教”因为此前及时果断停止了“烧钱补贴”行为,“C轮的钱还没开始用”,短期内将不再有融资需求。接下来,它将慢慢磨出一个用户满意、体验很好的“家教淘宝”来。

责任编辑:吕倩倩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