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投行半年成绩单出炉:今年贷款额度5亿-12亿美元

据亚投行行长金立群的报告,首批共计5亿美元项目贷款获批,年度贷款计划可能超过12亿美元,机构员工扩充到39人,不设常驻董事的创新之举运行顺利。根据亚投行协议,银行具体经营业务,如贷款政策等,理事会授权给董事会进行管理。

  随着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首届理事会年会的举行,亚投行首份年度报告也如期面世。

  据亚投行行长金立群的报告,首批共计5亿美元项目贷款获批,年度贷款计划可能超过12亿美元,机构员工扩充到39人,不设常驻董事的创新之举运行顺利,融资能力未来会更强,风险管理框架、企业文化逐渐成型等。

  顺应国际社会对基建投资拉动经济积极作用的共识,和各方积极推动,亚投行走过了最初颇为高效的六个月。未来愿景上,亚投行致力于打造出自身特色,专注优质基建项目,重点关注跨境项目、绿色基建项目等。

  亚投行理事会主席、中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表示,亚投行未来应该突出业务重点,专注亚洲基建的互联互通;还要拓宽融资渠道,带动更多资金进入基建领域;此外,还应与现有机构错位发展,打造自身特点。

亚投行半年成绩单出炉:今年贷款额度5亿-12亿美元

  今年贷款额度5亿-12亿美元

  6月25日,在亚投行首届理事会年会开幕式上,金立群表示:“经过六个月的运营,我很高兴地向各位理事和利益相关方汇报,亚投行正在履行成立之初的各种承诺,践行规范的组织运作、公司治理标准,向客户提供及时、高效、可持续的基础设施融资和服务,遵循保护自然和人居环境的原则。”

  此前一天,亚投行董事会批准了首批贷款项目。覆盖能源、城市开发、交通三大领域,分别来自孟加拉国、印度尼西亚、巴基斯坦、塔吉克斯坦,贷款总额为5亿美元。其中有三个项目是与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欧洲复兴开发银行联合融资。

  根据亚投行协议,银行具体经营业务,如贷款政策等,理事会授权给董事会进行管理。

  楼继伟对亚投行的成绩表示充分肯定。他指出,半年以来,在理事会的授权下,董事会审议通过了融资、股权业务骨架、采购、财务、薪酬、环境和社会框架等一系列指导和规范银行运营业务的重大举措,在金立群行长带领下,管理团队在机构设置、人才招聘、项目准备方面展开了积极有效的工作。

  在理事会讨论会上,金立群递交了一份更详细的报告,亚投行详细运营状况首次公开。

  根据亚投行商业计划,今年贷款额度为5-12亿美元。金立群表示,“我很高兴地向各位汇报,今年我们能达到且很有可能超过这个额度。今年下半年还将向董事会递交更多项目,项目合作渠道正在搭建。”

  亚投行高层管理团队基本到位,中层管理团队还在招募中。亚投行机构人员数现为39人,7月份有可能再增20人,到2016年底人员规模有望达到100人左右。

  人员尚在招募中,如何实现业务的迅速落地?

  金立群透露,亚投行一经成立,就积极展开项目准备工作。一方面与成员国密切合作,积极搭建项目渠道,发掘潜在项目;另一方面,与世行、亚行等现有多边机构合作,进行项目联合融资。

  吸取世行、亚行等经验,亚投行并未设常驻董事。金立群表示,这几个月里,非常驻董事机制取得了很好的反馈。秘书处与董事会保持密切沟通,来帮助董事履行职责;同时,还通过网络会议,管理层与董事会进行即时的交流。

  专注于跨境优质基础设施的融资者

  根据亚投行协议,亚投行专注在区域内基础设施和其他生产性领域的发展。

  据亚洲开发银行预计,2010年到2020年,亚洲各经济体的基础设施要想达到世界平均水平,内部投资需要8万亿美元,区域性基础设施建设另需3000亿美元,融资缺口巨大。

  亚洲地区储蓄丰富,且基建投资颇有共识,基建领域投资能否迎来热潮?

  6月26日,在年会专题研讨会上,全球基础设施中心(GIH)首席执行官ChrisHeathcote指出,在当前低利率的背景下,基础设施对私人资本而言是很有吸引的。GIH曾针对180多个投资机构展开调查,结果发现70%的机构希望增加基础设施投资,50%的机构希望对新兴市场进行投资,但90%机构表示项目无法满足他们的要求。

  缺乏可融资的项目,是当前基建投资的难点。

  为此,亚投行成立了特别基金,用于支持欠发达国家基建项目筹备费用支出。6月25日,中国兑现当初承诺,成为首个注资支持该基金的成员国。中国捐资5000万美元,分3年支付。

  欧洲复兴开发银行总裁ThomasMaier表示,建立专门基金帮助成员国进行项目储备,是很好的实践。他们也在土耳其、约旦等国有相关实践,帮助加快地区基建投资落地。

  至于亚投行的远景规划,金立群在报告中指出,亚投行致力于成为对不同部门、地区市场有专业知识的,专注于优质基础设施的融资者,尤其在跨境基建方面有独特优势的机构。

  撬动更多第三方资金

  多国实践经验显示,要促进基建投资较快增长,撬动私人资本是根本出路。但实践证明,私人资本虽可撬动的空间很大,但实际落地效果并不佳。

  楼继伟表示,基础设施对于私人资本而言风险较大。撬动私人资本方面,根本出路是要推进结构性改革,改善项目所在国的政治、经济、社会等环境。多边开发机构可以发挥作用,撬动更多私人资本进入。

  金立群对亚投行的角色定位,还包括资金催化剂,带动更多第三方资金的介入,如公共部门、包括机构投资者在内的私人部门资金等。

  2003年到2008年,金立群曾在亚洲开发银行任副行长,曾主管私营部门相关业务。金立群在发布会上表示:“根据我在亚行的经历,多边机构与私营部门合作取得了很好的成效。未来亚投行将有充分了解私营部门的专业人才开展相关工作,通过PPP、联合融资等,撬动更多私人资本进入基建领域。”

  楼继伟作为理事会主席对亚投行提出了几点期待,其中就包括亚投行应该要打造出自身特点。与现有多边开发机构错位发展,在区域和行业形成自己的优势。亚投行更了解发展中国家的经验和实际需要,应充分利用这种优势,遵循项目招投标规范,防范环境和社会风险,推动项目所在国开展结构性改革,促进基建项目真正落地。

责任编辑:徐睿明
相关文章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