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8家“山寨社团”被曝光:尿疗者饮用白天所排尿液

截至目前,民政部民间组织管理局主管的中国社会组织网已曝光748家“离岸社团”、“山寨社团”。记者发现,一个主要倡导会员喝尿、名为“中国尿疗协会”的组织,此次也榜上有名。如今尿疗者已成隐秘群体,虽登民政部黑名单,但协会负责人仍称“不会解散”。

  这样查询

  帮你躲开“山寨社团”

  截至目前,民政部民间组织管理局主管的中国社会组织网已曝光748家“离岸社团”、“山寨社团”。社会公众可通过中国社会组织网曝光台检索名单,或通过中国社会组织网查询在民政部依法登记的全国性社会组织,以免受骗上当。

748家“山寨社团”被曝光:尿疗者饮用白天所排尿液

  民政部介绍,被列入名单的社团多数都冠以“中国”、“中华”、“全国”等国字头字样,主要目的就是在境内敛财,敛财手段包括发展会员、成立分会收取会费,发牌照、搞评选颁奖活动收钱,搞行业培训收费,有些甚至向企业敲诈勒索。

  近日,根据举报线索和核查情况,民政部公布了第八批84家“离岸社团”“山寨社团”名单。成都商报记者发现,一个主要倡导会员喝尿、名为“中国尿疗协会”的组织,此次也榜上有名。该组织曾因自己特立独行的行事风格而在两年前被媒体广泛报道,从而引起过极大的争议。

  “我从58岁喝尿,喝了23年,什么腰椎间盘突出、肺气肿、老花眼,都给治好了。”24日,成都商报记者找到该组织领导层中唯一一位成都人、首席常务理事刘兆祥(化名),81岁的他对喝尿非常痴迷。他也坦言,因喝尿与女儿剑拔弩张,一度闹到过父女决裂。

  一种偏执

  白天所排尿液 全部饮用

  “中国尿疗协会”内,“成都刘兆祥”在25名常务理事中排名第一。近日,成都商报记者寻访到刘兆祥的家里,老人住在城东一个普通高层小区内。“我还是在喝尿啊,已经喝了23年了。”当着外人,老人毫不避讳自己独特的“疗养方法”: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后,他会先喝一大瓷缸浸泡了一夜、差不多有一斤的罗汉果水,多的时候甚至要连喝两瓷缸。直到下午5点,他不会再喝水,而是全部饮用排泄的尿液。

  为了证明所言非虚,聊到中途时,他找来一个结满尿垢的塑料杯子,在卧室里接完尿后,当面一饮而尽。“我一天大概会喝五六次尿,加起来有500~1000毫升左右。”他咂了咂嘴,面露苦色地说,“早上水喝少了,(尿)有点苦。”

  怎么会想到喝尿?刘兆祥说,1993年3月8日,他参加了一场尿疗的宣传大会,花7.8元钱买回来一本书,看了三遍后,开始喝尿了。他声称,以前打麻将得戴老花镜,喝了三个月后,不用戴也可以把牌看得清清楚楚,“我现在视力1.5。”

  一份现实

  宣传尿疗 差点跟女儿决裂

  协会成立后,当时他还和成都几个尿疗爱好者在陕西街一个中药铺内搭了个实体尿疗店,但只开了一年。他称曾去省卫生厅推广自己的疗法时,还被扭送去了青羊区派出所。

  他说自己现在不愿推广的另一个原因是“家人反对”。刘兆祥有两儿一女,而女儿女婿正好在一个三甲医院做骨科医生,听说他在做尿疗,曾经大发雷霆、坚决反对,“我在她面前,说都不能说,提也不能提,她说我这是假的。”有一次他因为做尿疗上了电视,“女儿看到后打来电话说,‘你居然上电视宣传喝尿,我们还有什么脸见人’。”刘兆祥说,很长一段时间女儿都不理他,声称要脱离父女关系。

  一个幻想

  医疗检查:肺气肿没根治

  在刘兆祥的卧室里,堆放着各种宣传资料,还有自制的各种健身器械。除了喝尿外,他说自己基本不吃肉,而且一天要走两三个小时。但他并不认为是健康饮食和足量的锻炼,对身体起着“关键”的影响,而是坚持认为“我是喝尿,才把身体搞好了”。

  记者探访的当天,他在小区内拉着几个老年人聊尿疗,听说有人有肺气肿,他拍了拍胸口,说自己的肺气肿就是喝尿治好的。“1990年我就得了轻度肺气肿,1993年11月我去体检,结果发现肺部非常好,根治了,至今没犯过。”

  成都商报记者临走时,老人想送一些尿疗资料。厚厚一沓材料中,恰好夹着他的一份《出院病情证明书》,由成都华川医院2014年12月17日出具。在出院诊断栏中,第一条就是“慢性支气管炎急性发作、肺气肿、肺心病”。

  这意味着,他所谓的肺气肿病已被根治,可能只是存于幻想之中。

  专家访谈

  全国名老中医:我不提倡尿疗

  尿疗虽有古籍记载,但古籍有精华也有糟粕

  现实操作中,有没有医生开过尿疗的方子?尿疗有无效果?成都商报记者向多位专家求证,他们行医多年,都不推荐也不提倡尿疗。有泌尿专家分析,尿疗本身没效果,可能是心理暗示在起作用。

  全国名老中医、成都市第一人民医院中医科王晓东主任医师说:“我并不提倡尿疗。因为大小便都是人体废物经过循环后排出,包括一些有毒有害物质,对人体不会有多大好处。尿疗在古籍中确实有过一些说法,现在用尿来治疗的依据,也只是在古籍上才有,但这些古籍有精华,也有糟粕。”

  华西医院泌尿外科教授韩平认为,尿液里面确实有有益的成分,比如尿激酶,但要好几吨才能提取一点点出来。如果是把尿液当灵药天天喝,只能说逸闻趣事,没有科学的解释。

  记者调查

  尿疗者已成隐秘群体

  虽登民政部黑名单 协会负责人仍称“不会解散”

  从2014年被媒体广泛报道,到今年被民政部列入黑名单,“中国尿疗协会”仍旧顽强地存在于现实中。包括成都本地在内的全国各地尿疗爱好者,喜欢通过QQ群在网上聚集、交流,早已形成一个隐秘的圈子。

  民政部介绍,被列入名单的社团多数都冠以“中国”、“中华”、“全国”等字样,主要目的就是在境内敛财,敛财手段包括发展会员、成立分会收取会费、发牌照、搞评选颁奖活动收钱、搞行业培训收费,有些甚至向企业敲诈勒索。

  隐秘圈子 通过博客QQ群交流

  “中国尿疗协会”有自己的官方博客,其介绍,协会于2008年10月30日由保亚夫等人在香港正式成立。成都商报记者调查发现,除博客之外,该协会迄今已建立至少5个以上的QQ群。包括成都本地在内的全国各地尿疗爱好者,喜欢通过QQ群在网上聚集、交流,形成一个隐秘的圈子,其中一个主群在2014年还升级为2000人的大群。从年龄分布看,迷恋尿疗的人群主要集中在30~40岁和60岁以上两个区间内。

  成都商报记者在其中一个群里观察多日发现,尿疗的效果已经被群友们宣扬到出神入化的地步,乃至绝大多数疾病都可“尿”到病除。成都网友“橙子”今年35岁,她说自己从2013年开始喝尿,感觉皮肤比以前好,精力好了很多,“在跟群友们交流时,有一名男士群友还说,喝了尿后还能壮阳。”

  值得一提的是,在记者私聊的多名群友中,几乎都是私下尿疗,从不告诉身边的人,甚至不告诉丈夫或是妻子,他们解释说“这是行规”。

  入会被拒 推荐买书订报

  “尿疗不万能,要和心疗(心态要好)、食疗、体育锻炼、药疗配合。”保亚夫说。对于记者谎称有痛风,他也声称,尿疗治疗痛风很快的,“痛风发作就喝尿,用尿来泡脚。最快6天,最慢10多天。”随后,记者向保亚夫征询入会事宜,但被他拒绝。保亚夫称,“我们入会门槛比较高。”他向记者推荐了一本书,说可以先买本书学习,“每本50元,这本书是‘世界名著’,全面地介绍了尿疗法。”他还推荐记者订购“尿疗法简讯”,“最近出到222期,一年12期,40元一年。”

  对于此次被民政部列入黑名单,保亚夫说自己也看到了名单,本想写信去“质问”民政部,后来想想算了,“我以前曾专门去民政部了解过注册的事情,但最后没有通过。”他说,他不会解散协会。

责任编辑:杨菲菲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