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泰安“问题”跑道最新消息:在家长监督下送检

山东农业大学附属学校的多名学生出现流鼻血等异常,入夏以来尤为集中,家长将矛头指向学校的塑胶跑道。最近“毒跑道”的新闻频频刷屏,成为当下的热点话题之一,家人和老师也都忧心忡忡。那么“毒跑道“究竟怎么产生的?这个行业有哪些不为人知的内幕?

        27日,齐鲁晚报·齐鲁壹点报道了山东农业大学附属学校的多名学生出现流鼻血等异常,入夏以来尤为集中,家长将矛头指向学校的塑胶跑道。27日,施工方向齐鲁晚报回应,已经取样并向国家指定检测机构送检,会积极处理家长诉求。同时,校方在家长代表的监督下也已取样送检。

  家长:上百学生异常

  校方:出勤率正常

  齐鲁晚报报道发出后,山东农业大学附属学校的家长们还在继续统计出现异常的学生人数。27日,一份一到四年级学生异常情况的统计已经初步完成。其中,一、二、三年级共有六个班,每个班都有10人以上出现过身体异常。大部分学生出现类似问题的时间是在最近几周内,主要集中在6月份至今。

  根据家长们上报的情况,1年级1班17人、1年级2班13人;2年级1班11人、2年级2班18人;3年级1班21人、3年级2班12人;4年级1班17人。单是这四个年级,有过流鼻血、皮肤起疙瘩、眼睛干疼、咳嗽等异常情况的学生人数就达到了109人。其中,流鼻血的学生较多,占到一半以上。
                             山东泰安“问题”跑道最新消息:在家长监督下送检

  家长们反映,“六一”过后有学生因支气管炎、发烧等疾病,在医院打针、吃药治疗过。甚至有多位家长表示,孩子咳嗽、嗓子不舒服已经一个月时间,流鼻血多的有六七次。

  校方表示,前些天在得到家长们的反映后,学校专门加强了对学生身体情况的观察。6月20日到24日的出勤记录上,平均每天只有不到10名学生身体有恙请假,还包括外伤等,出勤率在98%以上,属于正常情况。校方认为学生出现异常的时间分散,不足以说明与塑胶操场有关联。

  家长们则表示,有的学生在去年就曾出现过类似情况,但家长们没有互相沟通,不知道问题的普遍性。而进入6月份后,流鼻血、眼睛干、呼吸道疾病问题突然集中爆发,大多数家长仍以为是个例,还以为是喝水少造成的。

  样品已寄送石家庄一检测机构

  27日,施工方和校方分别对跑道取样检测。

  施工方的工作人员告诉齐鲁晚报记者,他们已经向国家相关检测机构送交了检测样品,15天之后出结果。“我们了解到家长们的反映后,积极处理应对,也会在适当时机把相关材料公开。”

  27日下午,校方也邀请了之前参加过协商会的家长代表,到学校操场取样,在家长代表的监督下,校方将取样寄送给了石家庄一家检测机构。

  齐鲁晚报记者了解到,取样过程公开透明,由家长选择了五个取样点,取样检测费用由学校承担。校方称,每个班级选取了两名学生家长作为代表,五个年级一共20名代表,学校挑选的这些代表都是在家长群体中相对有威望的。更多想要参与取样检测的家长,没法进入校园,只能在校门口远远观看取样过程。因为部分家长有事没能参加,取样过程中有12位家长代表监督。

  27日,学校在其官网上发布情况说明,称建设塑胶运动场是义务教育均衡化发展的要求,是小学办学条件标准化建设评估的重要指标。“改造工程项目通过公开招标、专家评审、综合评分确定中标单位,程序正规。现场施工严格执行合同约定,管理规范,层级验收到位。”

  按照原有安排,学校于本周内进行期末考试,学生们不上课间操和体育课,减少了在操场活动的时间。校方表示,现在需要等待检测结果,如果不合格,马上追责供货方。

  家长们对校方和施工方的及时反馈表示欣慰,“我们只想还孩子健康环境,不想追究责任,一切等待检测结果出来后再做打算。”

  □知情者说

  跑道工程资深人士爆业内乱象 一平方成本170元,报价仅七八十

  最近“毒跑道”的新闻频频刷屏,成为当下的热点话题之一,家人和老师也都忧心忡忡。那么“毒跑道“究竟怎么产生的?这个行业有哪些不为人知的内幕?6月26日上午,曾从事跑道工程招标、施工业务十多年的李强(化名)先生向本报记者揭露了一些工程黑幕。

  价格战太激烈,想赚钱就得做手脚

  记者:塑胶跑道如何火起来的?

  李强:奥运热、全运热和健身热,都是直接原因。最关键的还是素质教育,身体素质、体育成绩成为学生考核的重要指标,这些都带动了校园操场标准化建设。教育部门对学校操场有具体考核要求,包括多大面积、多少设施、投资数额等,和学生人数直接挂钩。以前的学校操场,多是土质的,或者煤渣沙石的。学生上体育课,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确实不利于学生锻炼身体。

  后来有一些学校有了沥青水泥地面球场,但是缺乏弹性,学生运动时身体容易受伤。有的大学采用木地板,但是只能用于室内篮球场等,没有那么大面积的建筑设施能解决跑道的棚盖问题,跑道只能在室外。

  这种情况下,地方政府在教育上投入逐渐增大,经费已经不是问题,很多学校纷纷上马塑胶跑道工程。因为塑胶跑道既实用又美观,成了学校的标配。现在城区学校基本已经全部配备,胶东乡镇中小学也都已经建成使用。

  记者:塑胶跑道生意如此火爆,去年你为什么退出不干了?

  李强:虽然这项工程比较火爆,但是竞争太激烈,根本没法干了。和那些新入行的小公司竞争,打价格战,就必然要在材料上做手脚,去赚些黑心钱。正是因为市场如此混乱,竞争无序,我从去年已经不再做任何跑道业务了。

  专业资质取消后小公司搞低价竞争

  记者:塑胶跑道是废旧轮胎惹的祸吗?

  李强:废旧轮胎无毒,胶水粘合剂有害。这次“毒跑道”事件,最冤枉的可能就是废旧橡胶轮胎了。塑胶跑道底料要用塑胶制品,由于新橡胶颗粒价格太高,校园跑道工程基本都是用废旧轮胎。其实废旧轮胎粉碎成小颗粒不会产生毒害。问题出在哪里呢?主要是胶水、粘合剂,或者混入了其他塑料制品,包括旧皮革、旧塑料等,这些废品在粉碎挤压粘合成型时,不良公司会用低劣质量的粘合剂,长期持续挥发,会给孩子们身体造成很大毒害。

  记者:跑道有毒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李强:我个人认为,跑道有毒是从取消建设资质开始的。山东省具备一级体育场地设施工程专业资质的企业也就六七家,二级有二三十家。但是从2014年开始,国家慢慢放开了这方面的要求,以前做建筑、装饰、绿化的公司和包工头,也都纷纷加入进来了,鱼目混珠,萝卜快了不洗泥。他们没有任何经验,闭着眼就干。出现“毒跑道”工程,基本都是新入行者,或者老公司转包给了新手造成的。

  记者:塑胶跑道工程不是都要招投标吗?怎么会控制不住?

  李强:所有跑道工程都会进行招投标,但塑胶跑道工程多数都是价格竞争,也就是说低价者优先。有的即使有中间标准价格,但中标者还是低价投标人。不像那些重大建筑项目,对投标者进行综合打分,对企业信誉有要求。

  有些参与投标的企业,为了拿下工程,再低的价格都敢报。例如,进口的塑胶跑道要两三千元一平,预制型也要三四百以上。最为常见的是渗水型塑胶跑道,每平方米的成本一般在170元左右,但是有的公司报价居然压到七八十元,连材料成本、人工成本都不够,只能靠偷工减料来降低成本。

  政府放权是对的,但不能放弃监管

  记者:塑胶跑道有国家标准吗?怎么要求的?

  李强:针对“毒跑道”事件,一些企业说跑道上方的挥发气体没有国家标准,其实这是很可笑的说法。任何产品再没有标准,也不能有毒。体育健身本身就是为了强身健体,如果因为锻炼中了毒,这算什么事呢?

  事实上,跑道材料有多项检测要求,包括苯等有毒成分和重金属含量,要做将近10项内容检测。如果“毒跑道”通过了有关检测,那肯定是有关方面做手脚了。

  记者:你觉得塑胶跑道应该怎么管才好?

  李强:“毒跑道”引发全社会关注,教育部已经叫停了在建和拟建塑胶跑道,重新对其招标过程及相关合同进行审查,还将协调有关部门完善相应的标准。这些都是很好的办法,关键要得到认真贯彻落实。

  我们的市场经济还不成熟,包括招标投标都存在很多漏洞,建设领域腐败高发,大家都心知肚明,我们很多事情容易一抓就死,一放就乱。我觉得政府取消相关专业资质的放权是对的,但是不能因此放弃监管。希望“毒跑道”今后不再出现,也希望所有人守住做人底线,不要去赚黑心钱。

责任编辑:武计苹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