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科重组失败成定局?业内称万科A复牌后2个跌停板

万科的“逼宫”大戏正在上演,到底是谁的万科?这场交锋正在一步步迈向生死决斗,然而,不管是何种结局,复牌后的股价下跌已经是在所难免。业内人士预计,万科A复牌后至少2个跌停板。独董华生三爆料,万科争夺战越发清晰。

  万科的“逼宫”大戏正在上演,到底是谁的万科?这场交锋正在一步步迈向生死决斗,然而,不管是何种结局,复牌后的股价下跌已经是在所难免。业内人士预计,万科A复牌后至少2个跌停板。

  如下图,目前万科港股上市公司万科企业正在交易中,股价比万科A股低很多。

王石万科重组失败成定局?复牌后2个跌停板在所难免

  万科6月12日与深圳地铁联合举办轨道交通与城市发展论坛,双方签署了深化战略合作备忘录。万科董秘朱旭透露,万科预计6月18日之前提交引入深圳地铁成为重要股东的重组预案,深交所最长需要10个工作日审核预案,以此推算,万科最晚会在7月初复牌。他还强调,提交重组预案后,万科不会再申请继续停牌。

  所谓一山不容二虎,华润、宝能都想当老大。华润想逼退宝能,继续做第一大股东,宝能又想逼退深圳地铁,双方的最终诉求不仅不一致,还存在一定矛盾。现在竟然一起反对万科重组方案,是因为深圳地铁进来之后,把双方的事情都搅黄了。到底是谁的万科?这场交锋正在一步步迈向生死决斗。

  不少市场人士认为,这种错综复杂的局面,反而给万科提供了回旋空间,其管理层可以合纵连横,通过向一方示弱结好,实现制约另一方的目的。因此,万科三方之争的结果,目前尚难预料。业内人士指出,为避免出现“多输”的局面,有必要出现协调人,疏通各方关系,也可避免万科复牌可能带来的市场“踩踏事件”。

  6月27日,万科内部信指出,万科被举牌,外界可能理解为公司控制权之争,尤其是股东与所谓“内部人控制”之争。可以明确地说,我们不同意这种说法。所有权和经营权分离,是现代企业的最基本特征。一支优秀的团队是资本争夺的资源,而不是排斥的对象,我们不是资本的奴隶,过去不是,未来也不是。毫无疑问,股东是企业的所有者,管理团队和股东争夺公司所有权是荒谬的。

  自从2015年7月,宝能系旗下钜盛华、前海人寿接连两次举牌万科,耗资近160亿元取得了万科10%的股权,一举成为了万科的第二大股东。从此,万科控制权争夺大战便浮出水面,一场“逼宫”大戏也逐渐上演。

王石万科重组失败成定局

  王石的结局似乎已定

  6月26日上午,王石通过微信公开指责“曾经依靠和信任的华润,与恶意收购者联手否定万科管理层”,并表示“现在还不到谢幕的时候”。就在当日晚间,宝能系甚至祭出最强杀招,提出罢免王石,罢免万科整个董事会。

  “宝能系”罢免王石董事职务的其中一个理由是,在2011年至2014年间,王石长期脱离工作岗位外出游学,却依然在未经股东大会事前批准的情况下从万科获得现金报酬5000多万元。

  业内普遍认为,华润与宝能已经确认联盟,双方合计持股比例已经达到39.6%,在股东大会上通过议案的可能性很大。有消息称,华润也向万科提出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的议案,并提名现任华润置地总经理吴向东担任万科董事长一职。不过,华润集团对外否认了这一说法。

  王石再度发声表示:“人生就是一个大舞台,出场了,就有谢幕的一天,但还不到时候。”王石旧部、已经出走的毛大庆在朋友圈跟发了这样一条内容:“这个社会要进步,必须学会‘不以成败论英雄’。”似乎也预示着结局已定。

  独董华生三爆料,万科争夺战越发清晰

  6月27日,万科独董华生第三次在上海证券报发布评论文章,题为《没人能够一手遮天》。该文章称,华润本来是万科的第一大股东,而宝能是不请自来抢万科第一大股东的,本来这两家应当是利益相反、冤家对头,后来的事情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人们不禁要问,华润方面与宝能有这么多接触密谈,被指存在关联和交易,是否已经涉嫌形成关联和一致行动人关系?因为按照这个思路去探究,许多原来不清晰和不可理解的现象的确有了合理的解释。

  华生认为,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华润方面在董事会上也承认,华润与宝能本来就有若干重要项目合作与关联,在网络上广为流传的华润前海中心项目的合作方就是宝能,并说华润为此向宝能提供了大量的资金优惠和融资。该传言至今尚未得到华润方面和宝能的澄清和反驳。因而有人推测华润一些人本来就对万科这种与国企格格不入的治理方式和作风看不顺眼,怀疑宝能与华润管理层也许很早就有默契。宝能入局举牌,华润方面表面上半推半就,或坐视不救,或做点表面文章,不断否决万科管理层提出的各种自救方案。当兵临城下,火烧眉毛之际,还对万科管理层决定紧急停牌加以指责。后来眼见宝能离成功收购只剩一步之遥,干脆亮出底牌要万科管理层接受宝能入主的现实。只是由于万科管理层的顽强阻击和工作,加之宝能借助保险和杠杆资金吞并万科的企图也许触碰政策红线,被迫收敛。而此时万科管理层又运气极佳地找到了深圳地铁这个独占天时地利、背景强大的同盟者。若让其成功,显然某些人的计划就要泡汤。

  6月25日,华生在上海证券报发表《我为什么不支持大股东意见(中)》文章指出,“宝万之争”之所以会演变为“华万之争”,缘于以王石为首的万科管理层对自己原来赖以生存的生态即与华润集团的关系处理长期失当,埋下了动摇万科治理结构的根基。华生认为,整个事件确实并非因万科而起,只是因为野蛮人敌意收购,万科被迫防守反击,当原来的第一大股东华润无力或不愿进一步支持时,万科才去寻找新的同盟者。对于万科管理层来说,他们的诉求始终比较一致,从光明面说,是为了继续保持在一个规范的现代公司治理框架下自主经营的独立性;从阴暗面讲,是管理层想保持自己对公司运行长期以来的实际控制权。该文章认为,传有人放话,华润主导万科后王石必须走。

  6月24日,华生在上海证券报发表《我为什么不支持大股东意见(上)》文章称,在宝能举牌以后,万科董事会一直没有就宝能举牌举行过任何正式会议进行讨论,我认为是不应该的。同时,华生表示万科现在进退两难又大限将至,我还真没遇到这么尴尬的局面,心里真恨不得骂人了。该文章称,华润反对意在恢复第一大股东地位。

责任编辑:王飞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