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诗人余秀华《我们爱过又忘记》:与自己毫无关联

26日下午,余秀华带着她的新诗集《我们爱过又忘记》来长沙“步步高梅溪新天地”作宣传推广。40岁的余秀华苦笑着说,诗集的这些情诗跟自己的情感毫无关联,她甚至从未读过言情小说。

  “我偶尔会网购,但衣服不多,一般每件的价格不超过300元。”农妇诗人余秀华说。

  26日下午,余秀华带着她的新诗集《我们爱过又忘记》来长沙“步步高梅溪新天地”作宣传推广。在与媒体座谈时,记者们对她身着的中式风格长裙产生了浓厚兴趣。余秀华表示,这件衣服便是网购而来,只花了216元。

  有记者留意到,在之前一天的诗集签售会上,余秀华身上的衣服只要100多元。不少媒体对此纷纷感叹,成名以后,余秀华依然保持着节俭的本色。

农民诗人余秀华《我们爱过又忘记》:与自己毫无关联

  余秀华出生于1976年,系湖北钟祥市石牌镇横店村村民。因出生时倒产、缺氧而造成脑瘫,使其行动不便,高中毕业后赋闲在家。余秀华从2009年开始写诗,主题多关于她的爱情、亲情、生活感悟,以及她的残疾和无法摆脱的封闭村庄。

  让余秀华一夜成名的,源于她的诗作《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你》,一度引发社会热议。旅美女性主义学者沈睿将余秀华比作艾米莉·狄金森,后者被称为美国传奇诗人。

  对于诸如“农妇诗人”、“草根诗人”、“农民诗人”、“诗歌界网红”等各类标签,余秀华十分淡然,“都无所谓啦!”

  意外“走红”后,余秀华并未像外界所担心的那样,渐渐隐没。这一年多来,余秀华变得更忙了,也更自由了。

  忙的原因当然是她的曝光率愈加高了,需要参加的活动变多了。《我们爱过又忘记》是继《摇摇晃晃的人间》《月光落在左手上》之后,余秀华个人的第三本诗集。后两本诗集取得了不俗销量。

  为了新诗集四处宣传,配合书店、出版社参加各种活动与采访,余秀华似乎早已习惯。

  这是现实所需,亦是生活所迫。余秀华说,她没有其他经济来源,主要依靠稿费收入。作为家中的“顶梁柱”,除了自己的日常开支外,还要照顾生病的母亲及在念大学的儿子。

  去年12月,余秀华拿到了离婚证书。与丈夫离婚,被余秀华看作是一种解脱。她认为,她自由了。

  在当天的媒体提问环节中,很多人都好奇,《我们爱过又忘记》是一本以“情诗为主”的诗集,在余秀华称之为糟糕透顶的婚姻中,她这些诗歌中的主人公是否有原型?灵感又来自哪里?

  40岁的余秀华苦笑着说,诗集的这些情诗跟自己的情感毫无关联,她甚至从未读过言情小说。

  而今,处于“单身”的余秀华是否有新的情感动态?外界的关注很快在她口中得到了否定的答复。她说,目前生命里尚未出现新的追求者。

  即便如此,余秀华却十分满足当前的生活状态。

  对于媒体问及阅读习惯的问题,余秀华说,她喜欢读名著,常在手机上看电子书,“也算是低头一族”。但不论读什么书籍,余秀华认为,思考至关重要。

  短暂的繁忙之后,余秀华将“变回原形”,重返家乡。可正在筹划新农村建设的横店村,不久会变成另一番模样。

  “我成名后,跟村里的其他百姓一样,没有什么特殊化。”余秀华说,经过迁村腾地后,失去土地的她只能把所有的依靠都寄托在诗歌上了。

责任编辑:武玉婷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