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工场李开复谈人工智能 机器人会导致人类失业吗

近日,在“人工智能时代,引爆人机共生新生态”高峰论坛上,斯坦福大学人工智能与伦理学教授,畅销书《人工智能时代》作者杰瑞·卡普兰,创新工场创始人兼CEO李开复等一起探讨了人们关注的“人工智能时代”的热点话题。

        以前总觉得类似机器人可能会夺走人类的工作,甚至会控制人类,最终夺取这个星球等议论,只是科幻迷们的自娱自乐,离现实还很遥远,但在围棋高手李世石和AlphaGo人机大战中失败;日本开发的人工智能会写小说,还去参加创作比赛通过初赛等新闻不断曝出后,很多人才意识到人工智能逼近意味着什么。

  近日,在由湛庐文化、创新工场、清华管理评论主办,驭势科技协办,中国人工智能学会指导的“人工智能时代,引爆人机共生新生态”高峰论坛上,斯坦福大学人工智能与伦理学教授,畅销书《人工智能时代》作者杰瑞·卡普兰,创新工场创始人兼CEO李开复,驭势科技联合创始人兼CEO吴甘沙及清华大学教授陈劲一起探讨了人们关注的“人工智能时代”的热点话题。

  失业将是人类的最大挑战

  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人工智能非常聪明,聪明到可能会夺走人类的工作,甚至会控制人类,最终夺取这个星球。还有一种观点把人工智能视为人的奴隶,然而杰瑞·卡普兰并不完全同意这些观点,他认为,人工智能是人类生活过程中工作流程不断自动化的一个延续。

  一场AlphaGo的人机围棋大战似乎让全世界进入了人工智能的元年。很多人在讨论甚至担忧:我们人类会不会毁灭?是不是像科幻小说中那样,机器人会有意识,它能够保护自己,因此就会伤害人类。李开复觉得这只是一个假设,可能发生,也可能不发生。我们今天还没有足够的科学理论来做一个客观的、确定的判断。

  在他看来,今天的人工智能,再智能也还是人类的工具。“因为它是在我们的操控和指引之下,才学会了下围棋。今天我们面临的一个机会和挑战,是我们能不能好好地驾驭这样一个工具,而不是说很恐惧它明天就成为我们的主人。”

  李开复认为与其考虑未来人工智能会不会奴役人类,不如先考虑人工智能是否会导致未来10-15年大量人群的失业。虽然人工智能的发展也会促进新工作的产生,但产生的工作肯定远远少于失去的工作,所以是人类面对的很大的一个挑战。

  他提出一个大胆的假设:未来带有“中介”或“助理”两字的工作,首先会被消灭。很多重复性的、数据性的、客观性的,可以衡量的,可以计算出来的东西,基本会被取代。10至15年之后,世界上绝大部分的工作,或许过半数的人类可能都要面临工作部分或全部被取代。
                      创新工场李开复谈人工智能 机器人会导致人类失业吗

  “把人类和机器智慧进行对比,就好比我们让一匹马和一辆车来比谁跑得更快。”杰瑞·卡普兰说,但是担心人工智能未来会导致人类完全失业是没必要的,当人们使用搜索引擎时,人工智能很快就能给出需要的答案和结论。在短时间内阅读大量网站和图书信息是任何一个人都做不到的。但这并不是说搜索引擎在完成这个工作的时候,就显得人类无能了,这只能说明人类与机器各取所长。

  的确,在很多地方,比如证券交易所、农场,已经有大量的机器人出现了。杰瑞·卡普兰认为,这并不是因为它们很聪明,而是因为成本更低、生产效率更高、生产的产品质量更好,而且不会犯错。但是人工智能只是按照人类的设定,自动化的程序去“工作”,所以确切地说,越来越多的工作是由人类与人工智能一起配合共同完成的。

  什么样的工作会快速被机器人或者人工智能所取代呢?杰瑞·卡普兰认为,一些低技能的、单一的、重复的工种很快会被人工智能取代。但一些工作环境比较复杂,需要实时地提出解决方案,并快速地适应社会变化,这样的工作是安全的。

  人机共生中寻找自我价值

  杰瑞·卡普兰在他的《人工智能时代》中也提出了如何构建一个适用于人机共生的新生态:在这个生态中,机器人犯罪了,我们知道该如何去惩罚,也知道该如何让自己置身事外,不受牵连;在这个生态中,我们的企业、教育与个人知道该如何建立一个有益的绿色闭环,以帮助将近半数的失业人员再就业;在这个生态中,我们知道社会里企业的形态、竞争机制甚至社会保险制度会面临什么样的选择,又该如何做才能让社会经济良性运行。

  在未来10年,杰瑞·卡普兰认为人类要应对人工智能带来的最重大挑战,应该就在劳动力的变革和整个社会财富的分配方面,这将极大地影响社会的稳定。

  技术性失业所产生的失业劳动力不能被很好地安置,也会引起严重的社会问题。不论是中国政府,还是美国政府,两国不仅要完善整个教育体系,还需要为社会提供越来越多的基于职业技能型的培训,来安置这些失业人口和一些随着技术性失业而导致无法就业的人群。

  我们究竟要对未来乐观还是不乐观呢?李开复觉得可能是50%对50%。50%的人非常同意卡普兰教授的看法,人工智能产生更大的经济价值,而且让我们从重复性工作中解脱出来,做那些我们更有兴趣、有天赋的事情。

  另一方面他也很担心,现在的年轻人在虚拟社会里长大,遇到工作不好找,金饭碗也不在了,要成为顶尖画家、记者太难时,很可能会选择躺在沙发上玩VR游戏,这可能是人类面临的不好的结局。

  因此李开复提出教育方式也要适应人工智能时代,过去父母期望孩子找一份安稳的工作,而这些工作往往都是重复性劳动。如果现在还这么去教孩子,其实就害了孩子,因为重复性的工作是最快速被取代的。

  为了迎来人工智能的黄金时代,杰瑞·卡普兰建议决策层在设计经济和社会政策的时候,应该更多地考虑如何去面对这些挑战,才能真正让全人类享受人工智能时代的璀璨之光。最终,在新生态中,机器人做的将是机器人该做的,而人的价值自有它的去向。

责任编辑:武计苹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