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山东 > 正文

济南外来娃上学开居住证明 被强收卫生费否则不盖章

今年5月27日,按照天桥教育局的相关要求,张先生前去所在社区居委会开具居住证明,却被工作人员索要500元卫生费。张先生告诉记者,自己当时感到非常纳闷,只是简单地盖一个章,为什么费用会这么贵呢?

  又到了孩子报名入学时,不少父母为此操碎了心,暂住在济南市天桥区北辛社区居民委员会的外来务工人员张先生一家更有体会:今年5月27日,按照天桥教育局的相关要求,张先生前去所在社区居委会开具居住证明,却被工作人员索要500元卫生费。“我只是盖个章而已,为什么外来务工人员子女上学需要交这笔钱?”张先生感到非常不理解。

济南外来娃上学开居住证明 被强收卫生费否则不盖章

  张先生出示的收据,他本想盖个章却被收了500元。

  居民反映 开居住证明被要求交500元

  2015年10月,张先生和李女士夫妻二人带着孩子从河北老家搬到济南市天桥区北辛社区居民委员会附近居住,“我们二人租赁的当地村民的房子,平时主要靠做小生意为生。”李女士告诉记者。

  到今年5月份,孩子已经到了入学的年龄,按照天桥区教育局的相关规定,像李女士家这种外来人口子女入学的,“必须提供居住证明,并由当地居委会盖章。”李女士称。

  5月27日,按照规定要求,张先生带上了身份证和复印件、暂住证以及房东出具的证明信等资料,前往药山街道办事处北辛居委会去咨询盖章。

  “对方说盖章可以,但要交500元钱。”张先生告诉记者,自己当时感到非常纳闷,只是简单地盖一个章,为什么费用会这么贵呢?于是他就咨询当时的工作人员,但工作人员称如果张先生不缴纳500元钱,无法为其盖章。

  由于事关孩子上学大计,张先生选择了息事宁人,当场缴纳了500元钱,然后领到了一张收据,事由一项写着“卫生费”,并盖了当地居委会的财务专用章。

  “我们夫妻外出打工也不容易,为什么盖章收费这么贵?”张先生告诉记者,事后他越想越生气,咨询了其他几位外来务工人员,得知他们去开证明时,都被收取了所谓的“卫生费”,只不过有的是500元,有的是300元。收费事由和所办事项并不挂钩,且收费金额也不统一。“我们住了才一年,却交了500元卫生费。”李女士告诉记者,她认为这非常不合理。

  居委会回应 外来人口产生大量垃圾要清运

  只是去开居住证明,为何被要求交卫生费呢?22日下午2点,记者来到药山街道办事处北辛居委会。2点40分左右,负责为居住证明盖章的工作人员前来上班,记者随后以学生家长的身份前去咨询,对方明确告知除相关证明外,另外还要缴纳500元卫生费。

  记者随后咨询为何需要缴纳这么多卫生费,“这是村里规定的,我们也没办法。”该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而对于有人交了500元,有人却只交了300元,该工作人员称是有人托了关系才少交的。

  “这是由我们村的两委会表决的。”随后,记者联系上该居委会办公室另一位工作人员,据她介绍,村里常住人口只有1000人,外来人口要多出五六倍。这些外来人口到来后,产生了大量垃圾需要人力清理,“我们只收他们500元的卫生费,感觉还是少了的。”该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对于其职务以及姓名,对方表示不便透露。

  记者探访 药山街道办多个居委会收这笔钱

  这种收费情况是否属于个例呢?记者随后联系上同属药山街道办事处的黄岗社区居民委员会,“外来人口要开居住证明,还是需要交卫生费的。”该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大约是500元。

  此外,记者又分别联系了王炉、太平庄社区居民委员会,这两个社区居委会也存在开证明需要交卫生费用的情况。

  记者从该社区几位外来务工人员口中得知,大约从2013年开始,这几个社区居委会就收取这项费用了。

  “我们感觉是被歧视了。”租住在北辛庄北的杨女士告诉记者,他们后来联合了几位外来务工子女家长前去讨说法,但没起到任何作用,对方仍然照收不误。

  街道办表态 村民自治行为,我们不好干预

  “村两委属于村民自治组织,北辛庄虽然属于我们街道办管辖范围,但我们不好用行政力量干预村两委,仅有指导权。”22日下午4点,记者联系上药山街道办事处负责宣传的工作人员。工作人员得知情况后表示,收取卫生费用一事既然经过该村村两委同意,也就是经过了全村的表决,药山街道办方面无法过多干预。

  记者又从曾有过街道办工作经验的关女士处得知,从严格意义上讲,居委会就是服务性的群众自治组织,最大的作用是发挥服务职能,其中最突出的表现就是完成各项审批,从而服务社区居民。

  “但北辛居委会属于村改居委会。”关女士告诉记者,因此,他们还保留有村两委,并由于历史遗留问题,这类村改居委会大都财务独立,所收取的相关费用也会留在本居委会内,“这和城市社区居委会是不同的,城市社区居委会有专门的拨款。”关女士告诉记者。

  市物价局 一年500元卫生费涉嫌变相收费

  “500元单纯作为卫生费,价格确实过高。”济南市物价局行政收费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该村村民自治行为的收费,严格意义上讲并不属于行政收费管辖范围,但单纯从卫生费用角度出发,该费用过高。

  按照1997年济南市物价局、财政局、环卫局下发的《关于确定济南市城市环境卫生收费标准的通知》(济价费字【1997】103号)规定,“在市区即便是开放小区,一个月的卫生费也只是6元而已,一年也不过几十元。”该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类似张先生家,住了才一年却被要求缴纳500元卫生费,确实价格过高。

  “我个人认为,一年500元的卫生费确实不合理,涉嫌变相收费。”该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律师说法 村规民约不能超出法律范围

  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永明认为,一般来讲,在没有物业管理公司的情况下,社区居委会是可以对卫生费进行征收的,但必须符合两个条件:一是事先把收取费用的标准告知全体业主;二是需要经物价部门批准。

  而具体从该事例来看,如果该卫生费是经过北辛居委会两委同意的,且确实经过了民主的议事程序,那么外来人口是需要尊重当地居民的决定的,但如果该村规民约确实与国家现行法律法规相抵触,超出了国家法律的范围,那么村规民约就需要遵从法律。

  社会学家 政策不完善很容易被利用

  山东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社会学教授王忠武认为,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人难免会产生逐利意识,追求利益最大化,外来人口租住在该社区,挤占了原来居民的部分公共利益,因此该社区部分常住居民难免会将收费的主意打到外来人口的身上,有时这是难以避免的。

  “我国的外来人口政策在细节方面有待完善。”王忠武认为,外来人口作为一个庞大的社会群体,牵扯在外生活、上学、工作等各方面的问题,在细节上如果不能做到有法可依,有章可循,很容易被人变相利用。

  因此,王忠武认为,应该将外来人口生活、上学、就业等各方面上升到法律层面,使得宏观政策更加完善,这是保障外来务工者的根本途径。

责任编辑:武玉婷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