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泰电气300372欺诈发行信披违规 处罚力度还不够

以欣泰电气(300372)欺诈发行案为突破口,深入探索健全完善现有的退市制度并强化退市制度执行力度,真正打通上市公司退市渠道,降低欺诈发行及重大信披违规事件发生的概率。同时,借助《证券法》大修机会,研究引入集体诉讼制度,以切实有效保护投资者权益。

  财务舞弊(或财务造假)被称为资本市场的“毒瘤”。稍早时候欣泰电气欺诈发行上市及信披违规案就是一起典型的财务舞弊事件,它除了具备一般财务舞弊案件的基本特点之外,还因其发生在注册制改革大背景下而具有特殊性。为此,笔者建议,借此契机,力争在完善退市制度设计并强化执行、加大中介机构特别是个人主体责任及惩处力度、引入集体诉讼制度最大限度地保护投资者利益这三方面实现新突破,以期建立起设计合理及运行高效的配套制度,切实做到以信息披露为中心,为日后全面推行注册制改革奠定良好基础。

欣泰电气300372欺诈发行信披违规 处罚力度还不够

  欣泰电气存在两大问题:一是虚构收回应收账款,通过外部借款,使用自有资金或伪造银行单据的方式,在年末、半年末等会计期末冲减应收款项,大部分在下一会计期初冲回,致使IPO申请文件中财务数据存在虚假记载,造成欺诈发行上市;二是上市后继续虚构收回应收款项,财务数据持续虚假记载;信息披露重大遗漏,2014年报未披露实际控制人以员工名义从公司借款6388万元供个人使用的重大关联交易事项。

  证监会下发给欣泰电气的行政处罚决定仅是事先告知书,并非正式行政处罚,即监管机构对欣泰电气的处罚尚未最终完成。现在欣泰电气已停牌,据证监会前年发布的《关于改革完善并严格实施上市公司退市制度的若干意见》(简称退市意见),如证监会行政处罚不被依法撤销,且不能重新作出因欺诈发行上市与重大信披违规而采取行政处罚决定的,自做出上述行政处罚决定之日起一年内,证券交易所应终止欣泰电气股票上市交易。因此,现在决定欣泰电气是否退市的关键,在于证监会行政处罚被依法撤销的概率。笔者仔细分析了欣泰电气收到的《行政处罚和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欣泰电气财务造假证据确凿,事实清楚,且证监会的行政处罚依据充分合理,定量处罚与定性处罚结合得当。据此判断,对欣泰电气的行政处罚不太可能撤销,欣泰电气很可能将被强制退市。

  退市制度是资本市场中的一项基本制度。而自沪深股市运行20多年以来,虽然证监会、上交所与深交所发布的不少关于退市的办法与方案,但这些制度标准不清晰,可操作性差,致使沪深股市退市率极低,出现了“上市难,退市更难”的怪象。

  2014年,证监会发布了《关于改革完善并严格实施上市公司退市制度的若干意见》,将退市分为主动退市与强制退市,明确指出对欺诈发行公司与重大信息披露违法公司实施强制退市,同时鼓励上市公司依据《证券法》和证券交易所规则主动退市。这份被称为“史上最严退市新规”发布实施后,*ST二重为主动退市,*ST博元因重大信披违规而退市,欣泰电气将会因欺诈发行而退市,市场各方正拭目以待。

  虽然有了退市新规,但我们要清醒地认识到,我国尚未建立起真正的退市制度,退市制度设计还不够完善不够合理,执行不够有效。笔者建议,不妨就以欣泰电气欺诈发行案为突破口,深入探索健全完善现有的退市制度并强化退市制度执行力度,真正打通上市公司退市渠道,降低欺诈发行及重大信披违规事件发生的概率。

  作为欣泰电气IPO保荐机构的兴业证券(601377,股吧)也已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其所负责的20个IPO项目恐将全部暂停受理,后续会如何处罚兴业证券?如果对保荐机构的处罚能体现出监管机构“依法监管、从严监管、全面监管”监管思路,对公司IPO欺诈发行中券商、会所、律所等中介机构加大惩处力度,不再手下留情,舞弊成本远大于其各自的舞弊收益,那会将中介机构与上市公司合谋欺诈发行的动力降低到最小,且不留给其串通财务造假的机会。另一方面,注册制强调事中事后监管,要求中介机构各司其职,归位尽责,这就要求我们在推行注册制之前,不断探索IPO及再融资项目中券商、会所、律所、评估所等中介机构的职责划分及责任承担,建立起配套的激励处罚机制,为日后注册制的有效运行提供保障。

  应该承认,对违规中介机构的处罚,我国现有惩处力度远不及美国。美国萨班斯法案规定,执行证券发行的会计师事务所的审计和复核工作底稿至少应保存5年。任何故意违反此项规定的行为,将予以罚款或判处20年入狱,或予以并罚。我国《刑法》第二百二十九条“提供虚假证明文件罪;出具证明文件重大失实罪”规定:“承担资产评估、验资、验证、会计、审计、法律服务等职责的中介组织的人员故意提供虚假证明文件,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可见,在欺诈发行及信息披露违规的刑事处罚制度设计上,我国与美国存在很大差距,处罚力度太小。

  为确保信息披露的真实性、准确性、完整性、及时性,笔者提议,应考虑在全面修订中的《证券法》中,加大对以券商为首的中介机构特别是个人主体的违规处罚力度。一方面,进一步明确券商、会所、律所、评估所在承销保荐项目中的职责范围,出台细化的制度文件,严格中介机构的职责划分,使得中介机构各司其职。另一方面,完善对中介机构的惩处机制,更突出对责任人的处罚。

  另外,投资者权益保护是资本市场的永恒话题,集体诉讼制度已被证明是非常好的保护投资者利益的制度设计。欣泰电气欺诈发行上市及信披违规给投资者尤其中小投资者造成了很大损失,兴业证券已启动了先行赔付机制。但是,仅通过券商的先行赔付机制远远不能达到投资者权益保护的预期目标,尚需建立其他机制。笔者建议,借助《证券法》大修机会,研究引入集体诉讼制度,以切实有效保护投资者权益。

  (作者系中国银河证券与清华大学联合培养博士后)

责任编辑:杨菲菲
相关文章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