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端政党群体性崛起:从英国脱欧公投看欧洲民粹幽灵

6月23日,英国全民举行公投,决定英国是否将继续留在欧盟。《纽约时报》网站发表的社论指出,围绕公投的争议清晰地显示出,在英国涌动着一股民粹主义潮流。然而这并非是应该的个案,有证据表明,这股民粹主义潮流近来已经席卷欧洲多国。

  6月23日,世界紧张地注视着英国。这一天的全民公投将决定英国是否将继续留在欧盟。美国《纽约时报》网站发表的社论指出,围绕公投的争议清晰地显示出,在英国涌动着一股民粹主义潮流。

  极端政党群体性崛起

  事实上,这股民粹主义潮流近来已经席卷欧洲多国。

  本周,口号是“反精英、反欧盟、反难民”的“五星运动党”在地方选举中拿下罗马、都灵两大重镇。媒体分析指出,“五星运动党”已经在全国范围聚集人气,成为意大利最大的反对党。分析普遍预测,“五星运动党”的胜利不仅对意大利今年10月举行的修宪公投有所冲击,还会为2018年的总统大选带来一定变数。

极端政党群体性崛起:从英国脱欧公投看欧洲民粹幽灵

  上个月刚刚结束的奥地利总统大选被外界称为“政治惊悚片”,先是自“二战”结束以来一直稳坐奥地利总统宝座的中左翼社会民主党及中右翼的人民党两大传统政党在第一轮选举中遭淘汰出局。接着,反欧盟、反难民的极右翼自由党候选人诺贝特·霍费尔代表的民粹势力不断上升。最终,亲欧派的绿党以0.3%的微弱优势险胜。分析指出,极右翼在奥地利崛起已成为事实。

  在法国,距总统大选一年,几乎所有民调都断定极右政党国民阵线党魁玛琳娜·勒庞将进入“决赛”。德国近期民调则显示,尽管默克尔交出经济、就业双佳的骄人答卷,支持反移民政策的“德国选择党”仍然成为德国最受欢迎的政党。

  此外,西班牙大选也将在6月26日举行。近几日公布的民调显示,激进左翼社会民主力量党已升至第二大党。还有仍在危机之中的希腊,“反紧缩”的人气将“极左”推向执政的前台。

  多重因素混合交织

  是什么原因助长了欧洲民粹主义的崛起?

  “就内部原因来说,西方制度的选择和设计很难解决今天他们所面临的困难和挑战,甚至会产生一定的反作用。”中国人民大学欧盟研究中心主任、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王义桅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民主制度选举给了民粹主义兴风作浪的机会。公投制度使民粹主义得以趁机发泄对社会的不满。”目前,欧盟推行的紧缩政策造成大量的社会政治问题,而欧洲的议会选举已经成为民粹主义裹挟民意对抗传统政党的战场。

  其次是外部变化。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教授史志钦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民粹主义泛化的直接原因是欧债危机的爆发。经济形势不明朗使得欧洲各国均产生了强烈的“疑欧情绪”。加上恐怖袭击与难民问题所引发的一系列社会矛盾,传统政党应接不暇。王义桅还指出,西方民众将对全球化甚至对现代资本主义的不满发泄到本国政府身上。

  此外,欧洲民众厌倦和反感传统政党日益精英化,不断的腐败丑闻让民众对政府产生质疑。而极端政党善于运用新媒体来扩大自己的影响力,以“表达民意”之名,行“民粹主义”之实。

  必须警惕和重视

  专家指出,自19世纪后期至今,每当社会遇到明显的发展困境之时,民粹主义便兴风作浪,对各国的现代化进程和世界历史进程造成不可忽视的影响。在新型恐怖主义的背景下,民粹主义抬头,其危害必须引起足够的警惕和重视。

  史志钦表示,极端政党势力的崛起将迫使欧洲各国政府出台一些政策来迎合“民意”。“欧洲政局的调整和改革迫在眉睫。能否遏制住民粹主义极端政党取决于欧洲的发展以及内部问题的解决程度。极端政党的存在加剧了欧洲政治的不确定性。”不过,史志钦对欧洲未来还是怀有信心,“极端政党不会取得大势。从奥地利总统选举的结果来看,民众虽然在民调时表达不满,但在投票时还是理智而冷静的。”

责任编辑:徐睿明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