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遇上西雅图之不二情书:一个新故事 两个旧情人

说《北京遇上西雅图之不二情书》是爱情片没错。有些零散的片段和跳跃的蒙太奇,有些矫情和做作。但是这的确是一部年轻了能看的懂、中年人能看入心的影片。只是,吴秀波还在,汤唯还在,却没有西雅图和北京。只是,一个新故事,两个旧情人。

        文/曹荣梅
  我是因为看了《北京遇上西雅图》之后才期待《不二情书》的。也是因为吴秀波和汤唯才决定去看《不二情书》的。

  刚上映的几天,带着三岁的儿子买了两张票和一份大桶的爆米花,准备在孤独的心境下看一场爱情电影。不巧的是,儿子不喜欢,电影开场十几分钟,还没弄明白吴秀波和汤唯在电影中是什么身份,我就被迫带着儿子和大半桶爆米花离开了影院。之后这几天,还是念念不忘。

  终于,偷得一个时间,没有吃午饭,自己窝在电影院的角落里,看了一场被很多人视作柏拉图式爱情片的电影。电影结束后的几个小时,依然内心是纠结的。

  说它是爱情片,没错。

  只是,与《北京遇上西雅图》不同的是,《不二情书》是多个片段组成的,有些零散,这也是电影上映以来常被诟病的一方面。其实我也不喜欢它的蒙太奇,看似文艺的背后,着实有些矫情和做作。尽管影片中娇爷红色皮衣亮相的时候,我认为这是一个干净利落的故事,看到最后,才觉实则不然。

  还好,这没有影响影片走入我心。

  娇爷和大牛因为一本书《查理街84号》开始了互损、挑衅,成为笔友,之后便互相敞开心扉,影响了彼此,温暖了彼此。在通信的过程中,从小遭遇父母离异像刺猬一样将自己包裹起来的大牛,和曾为了父亲提着砍刀抡遍街巷又在赌场做公关谋生活的娇爷,成为彼此生命中本就不多的陪伴。

  实话讲,片段的凌乱和拼凑感,是让我有些跳戏的。但之所以被人认为是这是一部年轻人看的懂、中年人看入心的影片,可能正是因为影片过于零散的情节和跳跃的蒙太奇之后,给人以回味起来有笑也有泪、想再看一遍的感觉。《不二情书》讲述的爱情,是薛晓璐一贯的精神恋爱表达方式,娇爷和大牛一直在说着海莲和法兰克的书信情缘,两人也用书信这种传统的方式诉说着、被安慰着。

  两人失去联系时,多次的擦肩而过,让人想骂。

  有人说这是影片最拙劣的一种表现方式,但我觉得,所谓艺术,应该是有意味的形式,在影片中种种琐碎的镜头面前,意味,不觉绵长起来。娇爷和大牛最后的相遇,或者说第一次相遇,像一个结束,也像是一个开始,故事像没有讲完一样,但又让人觉得,这已经是一个美好的结局。之后,不论是“滚床单的热闹”还有“滚钉板的惨叫”,都是情书之后顺理成章的延续了。

  最先让我掏出纸巾的其实不是娇爷和大牛。而是,爷爷和奶奶。这应该是影片零碎的片段中,最能让人走心的一段。70年前,没有婚礼,没有一纸证书,爷爷几头驴就把奶奶娶回了家,从四川到上海,从上海到美国。八十岁的奶奶依然娇羞,八十六岁的爷爷依然满是怜爱。大牛为爷爷奶奶补办婚礼的那几个镜头,让人动情,甚至连我也想,等到八十岁时,可否有男人对我说那样的话。爷爷说,我脾气不好,你要是到了那一头,愿意的话,就等等我,如果你不愿意,你就找一个脾气比好我的。爷爷是笃定不爱运动的奶奶会先走的。但是,最终,爷爷的骨灰被奶奶亲手捧着撒到家乡的河水中。




  除了爷爷奶奶的爱情,此处还表达了漂泊在外的老夫妇,心系国度故土的情感。虽然微妙,但并不牵强。

  《不二情书》是有缺憾的,尽管大叔吴秀波让我很是期待,看完后也被感动了。

  吴秀波还在,汤唯还在。但是,没有西雅图,也没有北京。

  这是一个嫁接的并不太流畅的另一个故事,尽管依然与爱情有关,与文艺有关,与生活有关。

  不得不说,爱情的表达方式,都是大同小异的套路而已。

  听说电影结束后有彩蛋,可惜我走的急。我走出影院时依然在回味电影中有点“二”的娇爷和大牛,但是走出影院后,看到那么多的情侣脸上都写着“滚床单的热闹”,我似乎有些失望。

  是的,电影让人心生感动,从欲求不满到春光乍泄,从嬉笑怒骂到温情收场。但也只不过是电影。幸好,艺术这种有意味的形式,是在影片中体现了的。

  我喜欢情怀,所以,对于爱情这回事,可以脱下外套,享受两人孩童般的呢喃。可是,在”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的爱情中,我还是愿意选择娇爷和大牛一样,走遍世界寻找彼此并且一定要遇见的那种疯狂。

  一个新故事,两个旧情人。

  现实和电影都是一样。看过而已。感动过而已。(齐鲁财富网)

责任编辑:曹荣梅
免责声明:齐鲁财富网发布文章来源于互联网或部分原创,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并不代表本网站立场,也不对任何第三方构成投资建议。本网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或违规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竭诚配合删除。邮箱:2500210576@qq.com 联系电话:0531-55562781。
加入收藏

研究报告

会议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