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鹿集团陷兑付危机 金鹿财行不良资产交易平台上线

《中国经济周刊》在4月11日刚刚报道了中晋系涉嫌非法集资被立案调查事件,近日又先后接到了不同的投资者对快鹿系、融宜宝两家公司的投诉:到期不能对付、发生挤兑事件等等。金鹿财行“不良资产交易平台”测试上线,一方面给投资人处理资产提供变现的流动性支

  进入2016年以来,连续发生的多起与互联网金融有关的非法集资案,不仅有损于上海多年来精心建立的规范的金融市场形象,也为互联网金融创新带来了不确定因素。

  《中国经济周刊》在4月11日刚刚报道了中晋系涉嫌非法集资被立案调查事件,近日又先后接到了不同的投资者对快鹿系、融宜宝两家公司的投诉:到期不能对付、发生挤兑事件等等。

  就在市场连续爆发涉嫌非法集资案的同时,上海市政府于4月5日紧急出台了《本市进一步做好防范和处置非法集资工作的实施意见》。这一被行业称之为“严打20条”的重拳,能否遏制新的非法集资案发生?

  快鹿集团陷兑付危机

  董事长徐琪:资金缺口每天增长1亿

  徐琪从4月6日“临危受命”接替施建祥任上海快鹿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快鹿集团”)董事局主席,至4月14日召开首场兑付工作进度媒体发布会,不到10天时间瘦了8斤。每天只睡3小时的他,这几天一直被女儿“嘲笑”是熊猫眼。

  他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3月份,快鹿集团旗下的金鹿财行以及当天财富爆发投资人围堵挤兑,当时的资金缺口每天也就100万~200万元。他提出了两套方案,但由于当时只是“董事长助理”的身份,方案被否定。后来“撕口”越来越大,资金缺口成了“喇叭口”,目前每天资金缺口以1个亿的速度在增长,这样的势头将持续至5月中旬。

  消失的票房:一场电影引发的快鹿系兑付危机

  《叶问3》今年3月上映,仅3日即被爆出大量票房作假,电影局查实不实票房近1亿后,“快鹿系”内各公司指望的30亿票房成为泡影,《叶问3》票房最终锁定8亿。假票房事件旋即又牵出快鹿集团和其实际控制人施建祥,其管控的相关金融平台等也相继爆发兑付危机。

  走马上任不到半个月的快鹿集团董事局主席徐琪惋惜地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如果集团当时采纳了我的方案,就不会是现在这个局面。”

  4 月6 日下午,上海快鹿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在上海召开发布会,会上确认徐琪担任集团董事局主席兼总裁。

  金融与电影让施建祥及快鹿集团迅速成名并壮大,通过一系列的资本运作,快鹿系创办及控制了多个融资平台,进军影视业野心膨胀,更让施建祥喊出了所谓的“互联网+ 金融+ 电影”模式。这个模式没有带来预想中的辉煌,却换来了快鹿集团上百亿的兑付危机。2016 年4 月5 日,快鹿集团发布任免通知,同意施建祥辞去快鹿集团董事局主席。

  辞任后身在香港的施建祥并没有因此停止发声,他发表公开信称:愿意将个人数亿的资产和部分现金借给当天财富和金鹿财行去设法维持运营,以确保企业的正常运行来完成对投资者的兑付。

  然而,4 月8 日,快鹿集团在其官网发布公告表示:该信件中的一些措辞及表述,可能会给一些媒体朋友造成困惑,信件中的内容仅代表施建祥的个人观点,不要将其解读为快鹿集团的官方声明。

  据了解,当时还是施建祥助理的徐琪给出的第一套方案是让大客户兑付延后,让中小投资者尽快兑付成功,以稳定民心;第二套方案是建议将当天财富关闭,由金鹿财行负责兜底。

  在徐琪的两套方案被集团否定后,快鹿系多米诺骨牌效应显现。除金鹿财行、当天财富之外,上海翎秀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上海魔环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上海极驼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上海当天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易联天下(上海)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上海基冉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等均是上海快鹿投资集团的“战略合作伙伴”。上述平台都已不同程度地遭遇了投资者的挤兑。

  4月2日,有网友发现自己在快鹿系的 “东虹桥金融在线” 平台购买的理财产品到期未兑付。

  根据快鹿集团在4月6日新闻发布会上发布的“快鹿集团所属资管产品收益权兑付草拟计划”内容,相关的兑付工作最快在今年7月1日,最迟在10月1日启动;全部兑付将在2018年3月31日前完毕,所有兑付延迟期不会超过产品合同兑付期后的14个月;兑付的原则是按照原来购买理财产品的到期日为序,连续4个月兑付完毕;兑付利息在合同期内按照合同规定利率执行,在延长期内一律按照年化6.0%利率执行;公司将提供资产交易平台服务,让理财产品持有人可以“登记—交易—交割”所持产品,并协助完成各类手续。

  在该新闻发布会上,快鹿集团表示,将要成立一个兑付工作小组,小组成员包括主要领导班子、第三方会计事务所和律师事务所、客户代表,定期向社会公开进展让投资者放心,新任董事局主席兼总裁徐琪在该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要快速筹措一笔资金,应对特殊情况投资者。未来3~6个月开始启动再兑付,处置资产,筹备资金。

  4月7日起,快鹿集团关联公司东融在线、魔环金融、趣逗理财也被曝逾期陷入兑付危机。

  电影还有20部可卖

  徐琪:买方开价只是我心理价位的60%

  眼下,快鹿系是暂停兑付、盘核资产、处置资产的阶段,徐琪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坦言,此次危机事件后,对快鹿系的资产感兴趣的企业很多。

  据徐琪介绍,对快鹿系资产感兴趣的,“包括神开股份、九鼎股份、中科招商,感兴趣的特别多。还有对电影感兴趣的,因为我们还有21部电影,拍摄有的已经接近尾声。目前价格都不是我想要的价格,对方出的价格是我期望的60%左右。”

  “市场信息传播很快,‘中科招商’复牌后价格是下跌的,当天下跌了40%多,背后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市场上知道我们手上有,第二知道我们可能会抛出去,市场上有预计值就会把价格拉低,但当我一个星期、两个星期都不抛的时候,价格就会慢慢回复到正常位置,处置资产也是考验参与决策运作的心理素质。” 他说。

  快鹿目前正在寻找国际战略协作者,“一个是类金融服务,海外金融机构很感兴趣,希望我们的销售网络及客户资源可以将他们的服务渗透进来,本月27日就有知名投行约我们在北京见面,还有其他电影投资商也在联系我们,价格合适我们一定卖,除了《大轰炸》我们不卖,其他20部电影都可以卖。因为《大轰炸》这个电影合作团队都是国际上一流的演员,我们投了8亿元,目前已为这个电影筹集资金5亿~6亿元左右。” 徐琪表示。

  “与兑付风波无关”

  金鹿财行“不良资产交易平台”测试上线

  徐琪告诉记者,这几天在公司每天都要接待投资者,就算是10万以下的投资人,他也会亲自接待。“如果把投资人意见处理好了,集团的利益自然会得到保障。投资者急躁情绪还很严重,他们总希望明天就能解决问题,但是这笔钱在短时间内真的很难解决,我们也在拼命赶时间,比如补充协议在法律层面全部起草完毕,马上要给已经到期的投资人。”他说。

  据了解,这个补充协议针对的是近期要急用钱的快鹿系客户,“第一是与生命健康攸关的排在第一位,前提是产品必须到期,必须是客户本人,或是夫妻关系,或是老人购买的他的子女生病;还有一种是次危机,比如3月31日前有买房协议,如果不给他钱会导致巨额违约。”徐琪透露,自4月13日起的两周内要把50亿元资产包全部公布,“资产清单已经出来正在和会计师事务所沟通,他们需要一定时间来确认这些资产的可行性和真实性。估计会在4月25日公布。”

  “我们眼下在做二级交易转让市场,并不是因为此次兑付危机而设置的,早在去年八九月份,公司领导层就已经在规划2016年要推出二级市场,一方面给投资人处理资产提供变现的流动性支持工具,另一方面金鹿可能会和金融机构、类金融机构合作,把交易主体引向机构的方向。推出的时间节点实质上也是市场的需求,前段时间,那么多客户来到金鹿财行,我们所有员工都参与与客户的沟通,登记需求时了解到客户愿意折价以增加流动性或是损失利息来将资产放到市场,通过市场风险定价来把资产转出去。与固定收益市场上面其他的债权交易模式是一样的。”金鹿财行品牌管理中心总经理张嘉艺介绍,目前针对兑付工作,特别开发了债权转让的模块。

  “做了一个资产交易平台,以前不良资产都在机构手上,个人持有到期未兑付的不良资产,怎么样在交易平台上进行交易,我们在完善平台的功能,尤其是交割的流程,这是一种挑战,怎么确保它的真实性,交割后怎么很快速地回款,这对中国很多金融产品也是一种摸索。”他说。

责任编辑:王飞
免责声明:齐鲁财富网发布文章来源于互联网或部分原创,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并不代表本网站立场,也不对任何第三方构成投资建议。本网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或违规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竭诚配合删除。邮箱:2500210576@qq.com 联系电话:0531-55562781。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