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经济 > 人物 > 正文

徐小平:融资的冬天即将到来 烧钱的公司能否撑住

徐小平说,任何一个创业者说了不能兑现的话,说了夸大的话,名不副实的话,是被鄙视的,是不对的,徐小平也表示,创业者中踏踏实实做产品、服务的人最终能胜出。做人做事最伟大的东西、最终极的价值还在于人格。尤其在这样一个时代,产品其实是很容易弄出来的

  徐小平说,任何一个创业者说了不能兑现的话,说了夸大的话,名不副实的话,是被鄙视的,是不对的,但是,我觉得一亩田也许犯错误了,也许不是每个月100亿的GMV,也许他一个月有10个亿、20个亿,哪怕是1个亿,是不是一个伟大的尝试?是不是一种值得尊敬的努力?

  他在媒体上的某些数据,把水分挤掉,哪怕只有10亿的GMV,我觉得也是中国农业效率的巨大的提升,农民兄弟出产的了不起的保障。

  无论是一亩田还是两亩田,也许你回去来一个三亩田,无论多少亩田,中国农业从一个遥远的地方,5000多米以外有这么一块田,种了神秘的米和神秘的果实,就能在北京的家里看到了、下单了,这种趋势是毫无疑问的,是伟大的。我说一亩田的尝试很伟大,因为我们正在成功地实现这个梦想。

  徐小平还提到了一些“敏感的东西”,他说“有一个青年朋友说我要给大家很多钱,后来又没有给,搞得我也很失望。”徐小平告诫创业者,要自己尊重自己,尊重合伙人、团队和最宝贵的用户。面对外部世界的时候,心中可以把目标设得很高很高,未来可能像喜马拉雅山一样高,蓝天一样宽广,但你做了多少就是多少。

  以下是徐小平演讲,由编辑整理:

  我觉得O2O这个事其实没有什么可说的,它是一个很古老的东西。你想想满大街的电线杆子,治疗性病、办假证就是最早的O2O,贴电线杆子上就上线了,一找他们O2O就完成了。而且这里面蕴含着无限的商机,假如说在座的谁开发一个App,你跑一天,把北京所有的电线杆子上的这些信息搜集起来,那每一个商家都不要去贴电线杆了,O2O就完成了,交易就更加安全、更加隐蔽了。当然,不能不合法。

  O2O这件事就是把电线杆上的广告,现在变成是在应用上和网上贴广告,所以从这个角度讲,我觉得O2O其实刚刚开始,风还没有起来。中国古语说“酒香不怕巷子深”,其实他只是没有在线的手段而已,只好往电线杆子上贴,其实每一个卖酒的怎么不想多卖一点呢?所以从这个角度讲,今天我们所看到的O2O,只不过是把传播、分享的这个环节,多了一个维度,有了一个手段而已,所以我的乐观主义精神倒不是乐观,而是从我们商业文明的角度来说,真的是刚刚开始。当然,任何事情都会有摸索,有试错,有问题。但是这个问题我觉得只能在继续新的测试中来进行或者是来解决,最终我们找到最有效、最有效率的方法来完成最终的商业传播和信息的分享。想想整个互联网时代最伟大的企业Google至今为止赚钱的唯一手段几乎就是广告,所以过了那个时候甚至在O2O名字起来之前,它已经是O2O了,想一想是不是这样?

  一亩田是伟大的尝试

  王老师讲跟创业者谈话带来了活力,我不知道王老师从哪个角度,我主要从他们创造力的角度,解决问题的角度,看到社会的缺陷、低效率不足的地方。这些问题给我们带来了智商的挑战,以及对可能出现的财富的幻想,虽然最后总是绝望而去,但至少每一次我们总是有巨大的希望。

  举例说明,一亩田在负面新闻出来以后,我专门跟他聊了一次。各位创业者,我觉得一亩田也许犯错误了,也许不是每个月100亿的GMV,也许他一个月有10个亿、20个亿,哪怕是1个亿,是不是一个伟大的尝试?是不是一种值得尊敬的努力?任何一个创业者说了不能兑现的话,说了夸大的话,名不副实的话,我是鄙视的,我觉得是不对的,这个真的很不对,但是就从他所试图创造的价值以及他可能在媒体上的某些数据,要把水分挤掉,哪怕只有10亿的GMV,我觉得也是中国农业效率的巨大的提升,农民兄弟出产的了不起的保障。

  所以无论是一亩田还是两亩田,也许你回去来一个三亩田,无论多少亩田,中国农业从一个遥远的地方,5000多米以外有这么一块田,种了神秘的米和神秘的果实,就能在北京的家里看到了、下单了,这种趋势是毫无疑问的,是伟大的。我说一亩田的尝试很伟大,因为我们正在成功地实现这个梦想。

  坦率说,当然一亩田的故事出来以后,我无法核实真假我说的这个话是中立的,但反复地讲,一个令我惊讶的数字是真的还是假的,他说是真的,我看着他天真的眼睛和纯洁无暇的笑容我说是真的。我们一如既往地作为一个基金我们做了我们能做的一切,就是告诉我们投的项目也就是所有的创业者,没必要做假,作假不好,而且这对你后续的融资、招人都不是什么好的影响。

  创业者所谓的浮躁的问题

  其实做到最后是踏踏实实做产品,踏踏实实做服务的人最终能胜出。我的人生经历了很多时刻,突然看见有一个人走在我们的前面,五倍十倍于我们的成长,这时候是人都会焦躁,都会担心,我也学他到电视上去,也做一点超常发布,这个是人之常情。但是我觉得做人做事最伟大的东西、最终极的价值还在于人格。尤其是在O2O这样一个时代,你的东西其实很容易被弄出来的。

  我努力地说一些不太敏感的东西,比如说有一个青年朋友说我要给大家很多钱,后来又没有给,搞得我也很失望。这个东西难以理解,我只能解释说年轻人荷尔蒙比较多,没有地方燃烧。我觉得在座的都是创业者,你们有可能作出一些了不起的事情来,你自己要尊重你自己,尊重你的合伙人、你的团队、你最宝贵的用户,你们花钱、花时间来弄你的东西的话,其实最伟大的营销、最伟大的推广就是踏踏实实地把产品和服务做好,这是目前出现的关于诚信的问题。坦率来说我比较忧虑,这是一个最根本的价值观,这与法制无关,跟冬天还是夏天没有什么关系,这是你自己一如既往地做人的一个季节,做人的一种温度或者是节奏。

  我想借此机会呼吁所有的创业者们,面对外部世界的时候,你心中可以把目标设得很高很高,你的未来可能是在像喜马拉雅山一样高,蓝天一样宽广,但你做了多少就是多少,这个其实都是不用讲的。但怎么就出现了这些事?我觉得不是浮躁,我觉得这是最基本的一种价值观的传播。我曾经说过一句话,做事可以失败,做人不能失败。我们有很多的项目创业者认真地做事,资金流周转不过来,只要不是因为做人的品格导致的,我们总是会支持他,因为说得具体一点,说得实在一点,既然你都做到了今天了,有那么几十个人跟着你做,无非是最后再坚持努力之中你就能扭转过来了。

  冬天还是春天

  “你要做O2O,你的那两个O在哪里,如果你没有那两个O,你就是2”——这是功权今天最伟大的发明。你做这件事的合理性、全面性、必然性是什么?一个从来没有做过教育的人要做教育O2O,一个从来没有做过饭的人说要做伟大的做饭O2O,我说你到我家来做一次饭,这个饭我觉得OK,我就给你投钱,他到今天都没有来,我都饿死了,饿了么?饿死了。这种人是极端,是今天创业者里面的极端,真的是一无所有,剩下的不是野心,那是一种虚妄,是一种幻想和幻觉,幻想到最后就是幻觉。

  但是,就从整体的社会有没有冬天,有没有资本的问题,我觉得跟在座的各位没有关系,大家不要介意这些东西。你想一想08年刘强东融资想融一点多亿美元的估值,这是一个寒冬,最终是4、5千万融出去了,多稀释了百分之十几的股份,但是又怎么样呢?对整个京东的事业、对他本人的梦想、对这个社会的服务没有任何的区别。而且说得不好听,站在革命者的立场说,强东要那么多钱干吗呢?但就从这个角度讲,只要你的产品好、服务好,你的生意最接近商业的本质,再寒冬的时候你也能找到钱。泡沫和冬天挤去了华而不实的东西,虚幻的东西,留下的是坚实的创业者。你是不是一个坚实的创业者,是不是身边的人愿意用,你愿意卖给你的亲人,如果你真的给你的朋友和亲人提供了有价值的东西,我觉得资本不是问题。

  我有一句著名的话叫“VC的冬天是天使的春天”,其实从创业的角度中国也才刚刚开始,远远没有过热。真的,我们有多少东西,包括现在再回去说一亩田,就算一个月100亿——我相信它一个月若干亿是有的——请问中国农业需要多少个一亩田,需要多少个100亿,这个简直是海洋一样的。所以我想表达的基本观点是,无论春夏与秋冬,你是谁?你想做什么?你是不是信你做的这件事是有价值的?如果你真信这个东西,你管环境怎么样呢。

  所以对于大部分早期的创业者最最重要的一个思考是,什么是商业本质。商业本质就是投入与产出,没有其他的,当然有一些是我投10个亿,产生100亿,我投100块,赚回120块。我们的俞敏洪老师创业连100块都没有,他就到街头去说想学托福吗?我教你,就投入了一天的劳动,所以商业的本质就是投入与产出比。

  所以这个资本的寒冬让人们重新思考商业的本质,这实际上是巨大的好事,它迎来的必将是中国创业环境的更加成熟,创业思维的更加真实,最终让在座的创业者们能够更加有把握地、有信心地、有依据地踏上自己的创业之路。

  【问答环节,由编辑整理】

  问:融资的冬天即将到来,这种大规模烧钱的公司会有多少熬不过去?

  徐小平:这个问题你不要问,你又没有融到大规模的钱,如果你钱很多我教你怎么花,我们讲了一句话叫替古人担忧,替作古的人担忧,他死了你替他愁什么,你有钱了着什么急啊?我觉得新东方很自豪地说我们没有融过一分钱,我们上市前给了2500万美金,我们也没有花,资金也不知道去哪儿了,老俞也不告诉我,但就靠我们的体力、激情我们做出了一个伟大的教育公司。这个当然是一个模式了,但还有一种模式呢,同时间的百度就是靠融资才慢慢地走到了现在,当然百度可能烧的钱不像阿里和京东那么多,我认为这是资本的伟大,资本是什么?不就是过去的劳动积累的东西嘛,所以资本也是一种劳动啊,我甚至觉得投入人海战术比投入钱海战术更好。我还说过一句话,你去烧吧,你担心什么,反正出钱的人都是有钱的,你就让他烧,这也是一种解决贫富问题的方法。

  问:投资人是不是放慢了投资的节奏,现在放钱是不是比以前更谨慎了?

  徐小平:确实这个我能感受到,尽管我高调地认同、高调地鼓励更多的创业者去拥抱机会、拥抱风险,但投资人这种节奏是慢的,我们内部也在讨论要不要标准再提得高一点,项目再审得严一点。我们除了在投资我还是觉得要承担一些社会责任,一些项目确实看上去可能不会赚很多钱,但有社会价值、有文化价值,也有王强读书人的那种情结我们也还是会投的,有些项目我们明明看着同行投了会赚很多钱,但我们不投,这是我们的风格和价值观。

  但目前整体投资界还是谨慎一点。西方为什么经济危机?我看过《纽约时报》的一句话,他说“经济是发展的,有时候快有时候慢,慢就是经济危机,不可能总快,所以这个东西很正常“,目前融资也是这样的。当然我对创业者们的呼吁还是要提高你的内功。举一个例子,有一个很好的项目,但他不会说服投资人,或者投资人问几个问题他就紧张好像是做假,好像是在刷单,这是中国创业者的素质寒冬,以后会更加地健壮,就会给创业者每个人产生一种作为创业家的能力的提升。

  我这儿卖弄一下,讲一个故事,前几天我去华大基金参观,他们从2005年的《自然》杂志上,竟然发现了藏族人有爬山基因,叫EPS1,而90%的汉人没有,他就解释了为什么每一个登山英雄上去,总是有一些藏人和尼泊尔人跟着。他们说他们成功了,同时登上去的还有10个尼泊尔的后勤人员。终于明白了,原来人家有登上基因。但创业者有没有创业基因?他说没有,很不幸,每个投资人都100万买一个配方。可是全球的CEO测下来有几个共同点,睡得少,比如我就睡得很少;精力足,比如说我的精力也比较足;然后敢冒险,冒险是不是基因我不知道,但他们的体能和耐力比较强。所以这个是许多创业者的一些共同的东西,其实对创业者们是有好处的。大量的融资到处是钱你也不出去找钱你就对不起自己,也对不起竞争对手。但现在他也找不到钱了,你也找不到,干吗?就在家里好好地做你的商业计划,然后好好地打磨你的产品。

  问:现在是好是坏,什么时候好回去?

  徐小平:比起最坏的时候还挺好的,很有哲学意味的,今日中国的经济是从08年、09年过来的,那个时候可能很多人或没出生,起码还没有创业,08年、09年资本的严冬太残酷了,但诞生了刘强东这样的人,你想想马云也是那个时候存活下来了,包括我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投资的,李开复的创新工厂是09年开始的,寒冬NO,该发芽的种子总会到了季节就发芽,我都不好意思说那些心灵鸡汤了,大家都知道的。

  问:BAT巨头等都布局在O2O,应该用什么样的场景来吸引用户?

  徐小平:我讲一个故事,阿里巴巴有大量的商家要把产品翻译成英文,卖到国外去,最近他们收购的一家真格基金投资的公司,是一个翻译的公司,他把中国千万个上过新东方、学过英语的那些人聚拢过来,让上新东方花了很多钱的人用英语赚钱,发布一个任务你可以从中抢单、分配单子。阿里把它收购了,被收购了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个很好的创业,赚了很多钱,从创业和价值来说就是成功的。所以你想做东西你不要问我,你就问有没有公司与个人要真正地用你的服务,我认为众包这件事肯定是未来,因为互联网使得我们有机会众包,有了这种模式。

  我跟大家分享一个深水的东西,比如说美国的Wework,一个办公室放张桌子,先是融资50亿美金估值,最近又有消息说100亿美金了,这是不是很荒唐,最近我们有人去了一趟,极其入迷,已经不是一张桌子了,而是一个家,是一个生活状态,每个礼拜五各种各样的电影、可乐,它的生意远远超过星巴克,很多人要到星巴克协作,可是Wework可以做更好的事情,但只有在互联网时代共享经济的时代才有可能做这样的东西,它使得创业者的门槛一降再降,降到了你只要有1000块钱都能做众包。所以做众包平台或者是O2O,你的思维方式应该是这件事有没有用,你不要问别人,你自己信不信,一定要创造价值、一定要有用。

责任编辑:袁帅
免责声明:齐鲁财富网发布文章来源于互联网或部分原创,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并不代表本网站立场,也不对任何第三方构成投资建议。本网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或违规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竭诚配合删除。邮箱:2500210576@qq.com 联系电话:0531-55562781。
加入收藏

研究报告

会议活动